保育

拒絕不可持續的發展 反對開放嶼南路

廣告
拒絕不可持續的發展 反對開放嶼南路

廣告

拒絕不可持續的發展
反對開放嶼南路
抗議政府違反民意

梁振英違反民意 一意孤行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5年施政報告中表示將全力檢討現時大嶼山南部封閉道路及發放通行許可證的安排,以配合大嶼山短期的經濟及社區發展。不過根據守護大嶼聯盟(下稱嶼聯)於本年5月至6月期間所進行的調查數據,1,929位受訪者之中,有三成多被訪者未聽過政府有計劃開放嶼南路,更有超過85%表示反對取消大嶼山南封閉道路及發放通行許可證的安排。被訪者反對開放嶼南路禁區原因包括:

  • 嶼南路原是因建水塘而建的道路,當時並非要應付大量人流使用,所以道路的設計低於標準;
  • 南大嶼屬於鄉郊地帶,嶼南路更設於海岸保護區及郊野公園之間,道路的設計根本不可應付大量車輛使用;
  • 由於大量重型車輛使用道路,道面也經常破損,一方面造成危險,另一方面增加維修工程,做成交通阻塞的惡性循環;
  • 區外司機不熟識大嶼山的道路狀況,易生交通意外;
  • 南大嶼居住人口已不斷上升,車輛亦相繼增加,區內的泊車已嚴重不足,增加區外車入南大嶼令問題更嚴重
  • 東涌新市鎮擴展人口增至20多萬,屆時會引入大量車流;
  • 大嶼山有數十只牛隻會沿嶼南路覓食,區外司機不熟牛牛特性,會對牛牛做成傷害

委員會保駕護航 漠視民意

政府非旦沒有就開放嶼南路進行公眾諮詢,而且更透過充滿利益分臟及裙帶關係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提出局部開放嶼南路,建議在首階段「放寬每日進入嶼南的旅遊巴士數目上限由30部增加至50部」,和「在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容許50部私家車進入嶼南道路」。為解決泊車位不足的問題,委員會竟然表示透過收回短期租約農地以增加泊車位。進一步破壞鄉郊環境。

「補飛」諮詢 懶理民意 公眾在諮詢過程中被滅聲

在嶼聯及一眾關注大嶼山發展的民間組織及環保團體反對開放嶼南路的勢頭下,運輸處竟然只向36個團體收集對道路開放建議的意見,並需於七月二十二日前回覆。根據離島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小組第33/2015號討論文件第13段,「運輸處就上述建議諮詢有關持份者,包括旅遊業界、運輸業界及環保團體等,並會在考慮及平衡各方面的意見後才作決定。運輸處會爭取在今年內落實有關建議。」換言之,一般市民並不在有關當局的諮詢對象中。

滿足「一男子」旨意 不惜違反程序公義

根據2007年的「經修訂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第5.4段:「鑑於南大嶼的整體保育目標、地形以及交通配套和基礎設施容量,專責小組認為應避免在南大嶼進行大型的康樂及旅遊發展,亦不適宜進行大規模的地盤平整或建築工程。」很明顯,當時南大嶼的發展方向是重視保育及維持原有鄉郊文化及景貌,同時考慮到交通配套及基礎設施的容量,並不建議南大嶼進行大理的旅遊發展。而開放嶼南路的建議,很明顯違背當年訂定的方向,這個發展方向上的改變,並沒有經諮公開諮詢,都是一男子說了算。

根據申請嶼南路通行証的條件,只限於居住於大嶼南區的居民、有工務、工程、工貿車輛及紅、白二事,其他理由,包括休閒或康樂活動,多數不被接納。因為考慮到嶼南路的道路符合標準的設計、負荷能力等因素。開放嶼南路的建議,因違反限制道路使用的原則,容讓一些在平日可以消閒的人士,自駕遊地進入大嶼山作消閒娛樂活動。竟究嶼南路是為誰開放呢!是否為配合港珠澳大橋通車及「粵港自駕遊」舖路呢?

倡議「慢活」運動

嶼聯認為政府以盲目的土地開發及擴展基建項目的「盲發展」,繼續利益傾斜於地產霸權及紅色資金,結果只會摧毀了香港可持續發展的條件。現時大嶼山南部維持著道路封閉的政策,不致讓太多的外來車輛和遊人進入區內,可以保存優美的自然環境、豐富的歷史文化、休閒的社區環境,讓人能夠洗滌心靈,重塑人生樂趣。而在大嶼山南部生活的各種動物,如黃牛和水牛,在只有在車輛稀少的環境下,道路才能夠做到「和諧共存」的情況。嶼聯倡議「慢活」運動,拒絕不可持續的發展,反對「盲發展、毀大嶼」。如果嶼南路被開放,日後將有大量的遊人和車輛進入,只會把大嶼南現有的環境特性徹底摧毀!不但動物無處容身,香港人就連可以調劑心靈、放慢腳步的空間也被剝奪。

嶼聯要求明天(20/7)離島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尊重民意及跨物種的公義,以永續為念,維護香港人洗滌心靈,重塑人生樂趣的大嶼山,反對開放大嶼南路的建議。

守護大嶼聯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