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官員拒飲水泉澳邨食水 建制派阻裝濾水器

官員拒飲水泉澳邨食水 建制派阻裝濾水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沙田區議會昨日(7月23日)討論水泉澳邨食水樣本含鉛事件,新民主同盟區議員丘文俊在會議開始前及席間,多次要求政府代表及各區議員飲用水泉澳邨食水,只有署理天文台台長劉心怡、民建聯鄭楚光及公民力量龐愛蘭願意喝下,水務署署理總工程師陳子浩更完全無視丘文俊,把水樽迅速收起。政府代表在會上強調市民應該相信科學,更指政黨所做的抽驗方法不一,有可能出錯。丘文俊動議為水泉澳邨加裝濾水器,新民黨鄧永昌提出修訂,改為為全港公屋驗水驗喉,建制派和泛民議員一度爭拗。在表決最後一項動議前,建制派「拉隊走人」致會議最終流會。

政府代表拒飲水泉澳水

丘文俊在會議開始前,舉手要求出席官員及議員試飲水泉澳邨食水,希望他們了解居民的苦況。主席新民黨何厚祥認為建議不合議程,丘文俊的提議最終因未能獲過半數議員同意而被否決。

參與會議的署理天文台台長劉心怡簡介天文台工作時,丘再次舉手表示劉作為政府代表,應該飲下水泉澳邨的食水,挽回公眾對政府的信心。劉心怡大方喝下食水,羸得全場掌聲。

在討論水泉澳邨鉛水事件前,丘文俊再次走到官員前為他們提供「鉛水」,但不論房屋署、衛生署或水務署代表均無動於衷,水務署署理總工程師陳子浩更在丘離開後,立即把放在他跟前的水樽收到枱下。丘文俊事後向獨媒表示,對官員不肯喝水十分失望,「水務署真係好蠢好無風度,你一邊話啲水無事,但又唔敢飲,其實係咪心虛?佢哋嘅行為正正係出賣緊佢哋。」他認為政府官員應該要有量度,並稱讚與事件無關的劉心怡有承擔。

batch_19954312442_c5f3500770_k
民建聯鄭楚光

鄭楚光豪飲半支鉛水 龐愛蘭:皮蛋都有鉛

會上,公民力量龐愛蘭及民建聯鄭楚光均主動問丘文俊拿「鉛水」來喝。本身是藥劑師的龐愛蘭指,成年人每星期可以攝取不多於22微克的鉛,又稱中國很多食物如皮蛋、一些蔬菜均含鉛,著市民無須擔心。她認為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出源頭,並杜絕建築商使用含鉛的材料及焊接物。

鄭楚光則希望水泉澳邨居民放心,認為議員會主動飲「鉛水」即代表水是沒有問題。「當區議員都敢飲啲即係代表無事可以飲,我反而擔心丘文俊無煲滾就飲!」討論尾聲時鄭又突然要求飲「鉛水」,站起來把半支水喝掉,指居民應該相信政府,繼續飲用家中食水。

batch_19774003970_575a9b723d_k
水務署署理總工程師陳子浩

水務署:水車駛走免引起恐慌

丘文俊在發言時指,水泉澳邨附近由於沒有商場,不少居民要到市中心買水,有些更要到鄰邨的公廁拎水,情況慘不忍睹。丘表示曾先後寫過4封信予政府,要求他們派人驗水和跟進,惟一直沒有得到回應。他又批評水務署一直不肯派水車入邨幫居民,在第一日公佈驗水結果的時候,水車入邨不足1小時突然離開。

水務署陳子浩承認當日訊息混亂,但表示當日僅得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會召開記者會,事前仍未不知道哪一條邨受影響,唯有先做好「緊急應變」;他強調水車當天並沒有入邨,在知道只有一個空置單位的樣本超標後,便下令水車撤走,以防引起市民恐慌。

batch_19773998130_bc12ada1af_k

建制派修訂動議「關心全港」

討論完畢後,丘文俊及容溟舟分別提出三項臨時動議。丘文俊要求政府立即為水泉澳邨居民加裝濾水器,新民黨鄧永昌指丘「太自私」,不考慮全港居民,逐提出修訂,要求政府盡快為全港公屋驗水驗喉,並為市民提供免費驗血和診療服務。丘文俊斥鄧永昌「唔識字」,「修訂」英文是「amendment」,而鄧提出的「修訂」與原本的內容完全不同,建議鄧另提一個新動議。「你再提一個新嘅我哋泛民一定支持,但係點解你要咁樣食咗我個動議?」容溟舟批評建制派「冇著數就關心全港市民,有著數就話關心自己個選區」。

然而,主席何厚祥認為兩個動議的原意「沒有背道而馳」,接納鄧永昌的修訂,修訂後的議案在建制派護航下成功通過,原本具體的動議變為空洞的建議。丘文俊向獨媒表示,相信建制派是害怕泛民做實事,認為會影響年底區議會的結果,他對建制派搞對抗表示失望:「口講關心沙田居民,但點解唔俾個動議過?」

第二項動議亦出現類似情況,鄧永昌又要求在動議內容中加入自己選區的美田邨和豐和邨。泛民得悉建制的無理修訂後決定與他「玩到底」,容溟舟及民主黨麥潤培先後提出修訂動議。建制派最後「讓步」,動議改為協助全沙田的公屋及租置單位。建制派議員在通過此動議後,疑不滿泛民的反擊而「拉隊離場」,會議最終因為法定人數不足流會。

記者:陳裕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