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保育

還記得三年前在海邊執膠嗎?

還記得三年前在海邊執膠嗎?
廣告

廣告

《蘋果日報》昨日報導,在南丫島南東澳灣收購大量農地的發展商,由雅居樂及建旺集團組成的博寮港,計劃重啟四年前被城規會否決的大型豪宅及遊艇會計劃。報導引述離島區議會主席、南丫島南段鄉事委員會周玉堂指「南丫島九成居民都支持,反對嘅都唔係南丫島人,全部反對都係外人、環保人士,唔喺南丫島住,根本無理取鬧。」

這讓我想起三年前一件「小事」。

2012年7月24日,颱風韋森特正面吹襲香港,十號風球高掛。7月23日下午,香港多處其實已吹起颶風,但天文台延至黃昏才掛起八號風球,翌日早上10時許亦「順利」除下八號風球,市民大肆評擊天文台,認為是「李氏力場」作怪。

更大災禍在後頭,颱風期間,一艘在香港南面海域的中海集運貨船掉下7個貨櫃至大海,其中6個貨櫃裝滿由中國石化生產的聚丙烯膠粒,膠粒經海流湧上香港南面各個海灘。政府完全沒有公佈「香港膠災」消息,甚至遭愉景灣居民在8月初揭發事件後,仍然毫無反應。

如今發展商要在南丫島大興土木的東澳灣,便是三年前的膠粒重災區。

8月4日,我走到這個距離我家門30分鐘腳程的東澳灣,看看膠災的情況。「膠災」這兩個形容詞是當時的網民所題,我覺得真的準確得不能再準確。我還記得當時的現場,你不像是走到一個沙灘,而是走在一片又一片雪地。

IMG_7188

IMG_7187

東澳灣一邊是沙灘,一邊是一個淺灘與及佈滿碎石的地方,那處的石頭與石頭之間,都是一片白色,隨手便可以拿滿雙手膠粒,甚至還看到數十袋完整的中石化膠粒。我回家後則寫了一篇文章,以用google map劃了一幅南丫島膠災地圖

IMG_7202

IMG_7196

IMG_7249
圖:那時在世界自然基金會工作的 Andy Cornish 教授,跳入海中視察,看到海床有一隻貨櫃門,還拿走了兩袋作研究。

今日的特區政府,大家以為夠爛了吧,鉛水竟然可以「拉勻一生」,告訴大家飲了也沒甚大不了。當日的特區政府其實同樣爛,環保署及漁護署說:膠粒無毒,隻字不提膠粒會吸收海中毒素,魚類及人體吞食後會食物中毒。環境局、漁護署對海岸生態受影響破壞毫無反應。

香港市民「一肚氣」,決定自發行動,「自己海灘自己救」,數以萬計的市民湧到各大小海灘,以土炮工具清理膠粒。那時,是梁振英上台剛一個多月。

那個周六日,我成了「執膠大使」,除了與鄰居前往「執膠」外,又要接待一些前來東澳灣「增援」的朋友。整個東澳灣人山人海,高峰時估計有逾千人同時「執膠」。

Screen shot 2012-08-05 at 8.50.59 PM

IMG_7271

我還記得一幕。東澳灣的左邊由亂石組成,大量膠粒在石隙間堆積。市民清理膠粒後,裝滿一袋又一袋黑色大膠袋。突然有人高喊要組成人鏈,數百人就迅速放下手上的工作,在亂石堆上列隊,原來是要把最遠處的垃圾袋以人傳人的方式運回沙灘,這隊人鏈,少說也有近300人。

lc0805

群眾齊心下,特區政府掉了大面子。在事件被揭發足足12日後,才由署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聯同四個政策局和七個部門召開記者會,死撐政府沒有低估事件,只是「與公眾溝通不足」。

政府高調記招後,確實曾看到當局派出大隊到東澳灣清理膠粒,不過僅維持數日,清理能力遠不及民間自發「執膠隊」。在傳媒報導漸漸平息後,每個周六日亦持續有市民到東澳灣清理。

那段日子,我倒是沒有看見什麼「九成支持發展計劃南丫島人」加入執膠行列,見到的盡是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外人」、「環保人士」。

我無意怪責誰沒出力誰出力更多,只是南丫島從來不只屬於某些人或發展商,三年前參與「執膠」的香港市民,難道沒有資格反對一個將會把他們曾經花費汗水拯救東澳灣消滅的豪宅發展計劃嗎?

IMG_7214

11752434_1725405131020440_7008768759438549400_n
圖:東澳灣發展預想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