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致劉遵義—我們不需要你拯救

致劉遵義—我們不需要你拯救
廣告

廣告

一眾建制人士在過去一星期利用不同渠道斥責學生於港大的升級行動。昨天,身為前中大校長、港大校委會委員麥嘉軒丈夫劉遵義發表《拯救我們的下一代》一文,以假裝見解中肯的文筆批評學生,狠批學生不配擁有民主,甚至應該對我們這些「被寵壞的孩子」、「暴徒」小懲大戒,令人聯想起劉遵義在任中大校長時狂妄而自大的作風。中大學生會對於劉遵義擺出前中大校長的頭銜而不斷說三道四,但漠視議會暴力、港大校長被架空,實在深感遺憾,並要求劉遵義就抹黑學生道歉。

自雨傘運動後,中共政權為加強統戰學界,瓦解反抗力量,接二連三干預大專院校人事任命。然而,劉遵義無視學生訴求,批評學生為「被寵壞的孩子」、「暴徒」,更公開要求監禁學生,一方面強調法治,一方面擔當道德判官,自摑嘴巴。我們不會忘記劉遵義上任時發表的「茶餐廳理論」--管理大學如開茶餐廳,校長是老闆,有權決定聘請何人,學生則只是顧客,若不喜歡可以不來。劉遵義迄今仍貫徹其戀棧權力、傲慢的作風,撰文否定員生共治精神,認為學生只是校園的「顧客」,無任何權力參與校政,恐怕才是其文中所指「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

本末倒置 助紂為虐

劉遵義絕口不提學生訴求,本末倒置,反過來指責學生為暴徒。當日學生抗議的正是校委會漠視程序公義,一再拖延大學副校長的人事任命,以荒謬的理由拒絕討論任命,這才是真正的暴力。在校內,學生是數目龐大的持分者;在社會,我們一直深信程序公義乃香港一直捍衛的核心價值。大學作為實踐學術自由的一片淨土,任何形式的學術研究、人事任命理應不受到外力包括政權之干擾。如今梁振英不斷利用必然校監制蠶食人事任命自由的空間,是誰在干預院校自主?劉遵義作為前中大校長,不但沒有為港大校長在任命一事上被架空而發聲,更助紂為虐,縱容當權者施行議會暴力,以高高在上的姿態撰文攻擊一眾無權學生,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劉遵義滿口仁義道德,指出良好的民主制度必須輔以對法治精神的尊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程序公義就是法治精神之核心。按照劉遵義的邏輯,陳文敏得到遴選委員會的推薦,早就能按照程序上任副校長一職。其實,港大校委會成員跪在中共君主的膝下,早就把法治精神拋諸腦後。不斷以無稽理由,無視遴選委員會的推薦,不惜撕破自己的面皮,為不法之法作詭辯,誓要阻礙副校長的任命,這都是向聖上獻媚的技倆,所謂的法治,變成了人治。而劉遵義眼中的民主,其實只是當權者為控制異見者的「制度」。在真正的民主下,當權者必須接受民眾的監察。而我們追求的校園民主,是希望學生,老師以及員工,作為大學的一份子,每人也有平等的權利去決定校園發展,監察管理層的一舉一動。而劉遵義口中「並非所有香港人都已經準備好接受民主政制」,大概是指他本人、阻撓任命的港大校委會成員及一眾當權者。

最差校長 當之無愧

劉遵義是中大史上最失敗的校長(另一位非「教育沙皇」李國章莫屬),中大學生絕不會忘記他出任中大校長期間如何作惡多端。劉遵義視大學理念如無物,踐踏中大五十年來所堅守的人文精神及傳統,其惡行多不勝數:推行國際化、矮化中文,違背中大辦學理念;向前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頒發榮譽博士學位,及後一年旋即擔任了中共政協委員;以「政治中立」為由拒絕當年中大學生會擺放民主女神像。又在校園大開民主倒車,取消教務會內的學生議席,將書院院長改為委任制。劉遵義任內多次以粗暴手段強推校政,對中大所造成的破壞難以彌補,無視學生、居高臨下的姿態令人咋舌。「最差校長」這副嘴臉,扮作中立,誓要化身道德判官,指出要立即把學生收監。仿佛吃錯了失憶丹藥,把過去破壞中大的「豐功偉績」忘記得一乾二淨。要數暴力,劉遵義「善用」制度暴力,現今仍擔任中大教務會成員,「不知禮也不知恥」,才真真正正令香港感到絕望。

如斯政治打壓,粗暴破壞大學的體制,腐蝕學術自由的價值,面對制度暴力,學生們只能起來反抗,嘗試以自己一點綿力,重修千瘡百孔、正義被扭曲的社會。我們的未來,不需由任何權貴代為築起,更不需極權看似大恩大德的救贖。我們的未來,只能由我們奪回來。

中大學生會
04/8/20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