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港中大戰觀戰記:主體性以外

港中大戰觀戰記:主體性以外
廣告

廣告

九月三日,和友人去深圳看中港大戰。賽前,各界將球賽的氣氛形容到極度緊張。似乎最壞的情况就是:被認出是香港隊球迷就會在深圳被侮辱是「港狗」,以至被打;如果港隊力保不敗的話更會離開不了球場。在這肅殺的氣氛下,我和同伴穿普通T恤出發。到了深圳地鐵「寶體」站,就見到荷槍(不知道有沒有實彈)的警察。

離開地鐵站,有更多武警和警察的踪影,警犬也被帶出來戒備了。球場旁邊的廣場位置大部分都是封鎖線,只讓持票者進入。在屬於香港球迷區的南看台,便衣警察顯然在座。香港球迷只能由南看台的入口進入場館,而且進場後不得走到主場球迷的區域。有應該是「香港力量」成員的香港球迷抱怨他們的打氣工具被沒收。

官方嚴陣對待,和中國隊球迷的輕鬆氣氛落差甚大。在場外,他們忙於拍照留念,我不見到有人去騷擾穿著香港球衣的球迷。由雙方熱身到球賽結束,中國隊的球迷基本上都是以支持國足為主調,沒有刻意反港的舉動。他們只在質疑港隊拖延時間時報以噓聲。換句話說,香港隊受到的對待跟一般中國隊的對手沒有分別。完場後,我拿着看球時穿上的港隊球衣由球場坐地鐵到福田,當然最後是平安回港。

準備入場時,發現身邊同樣拿着門票和回鄉證的觀眾大部分都不似是平時在旺角場見到的球迷。細聽他們交談,有指寶安區當局有上千張票。而他們似乎是通過各個寶安區的同鄉會(如福永、西鄉、沙井等)拿到票的,而且更有專車接送。過安檢前見到有一群寶安同鄉合照,大叔高呼「中國隊加油」;同行一位大媽就以「香港隊加油」回應。排隊進場時,有人在笑說某位同行者是「黃絲」。他們不似是周融們或者是李思嫣們,而是因為鄉下在寶安區所以有票來湊熱鬧的居港寶安區鄉親而已。奏《義勇軍進行曲》時,整個香港球迷區很平靜,沒有人噓,沒有人高唱。

目測香港球迷區最少可容納四千人。那些寶安鄉親的門票是否之前宣布公售予香港球迷的二千多張票的一部分,我不知道。無論如何,在場的忠實香港球迷只有數十人。大家開賽前不理用繁體字打印的「請對號入座」的告示擠在一起,開始不斷為港隊打氣。大部分南看台的觀眾則靜心欣賞。港隊堅守不失,我這個半熱血球迷和那些熱血球迷一樣欣喜若狂。港隊職球員走過來南看台前,對現場的香港隊球迷來說是整晚最high的一刻。同時,我見到坐在南看台的其它「觀眾」都站起來為港隊鼓掌了。

誰的主場?

上半場,港隊一球不失實在是非常幸運。不但兩度護空門成功,門框更三番四次阻止了中國隊進球。主場的門框不幫主隊嗎?不!大陸都有輿論指深圳是香港隊的半個主場。某程度上這是對的,我們由九龍過來大概比廣州恒大和廣州富力的球員由訓練基地來寶安體育場還要快(國足沒有效力深圳球隊的球員)。改革開放後,由深圳羅湖起到東莞,都已是港商設廠之地和不少普羅香港市民消費娛樂的地方。相對那些特意由外省趕來支持中國隊的球迷,不少香港人,就算鄉下不在今天的深圳市範圍內,對深圳熟悉的程度也要比他們高。

政治足球

國際足球賽是以政區為單位的比賽。因此,它的本質根本就是政治性的,所以也有鞏固國族認同(在香港而言則是鞏固對香港的認同)的功能。那天晚上完場後,香港球迷在向香港職球員致敬時,中國球迷區的球迷迅速散去。但有數千統一穿紅衣,坐在東看台高層的觀眾未有離去,顯然是被組織來的觀眾。他們是否也是寶安區當局組織來的呢?如果確是如此的話,他們和坐在香港球迷區的寶安鄉親一樣才是真正的在地主場球迷。只是那隨意的政治邊界和身上那張由不同機關發出的證件分成了不同類別的人。繼而他們坐在球場的不同位置,也被期望支持不同的球隊。

過關回到香港特區後,當然立即看臉書。連平時完全對足球沒有興趣,可能連「越位」是什麼也搞不清楚的臉書朋友都就球賽發表偉論,主要內容當然是大讚香港隊和奚落中國隊。或許上半場那幾個必入之球進了的話,臉書就會充斥着質疑港隊受政治壓力而放水的訊息。總之,沒有八三一決定,沒有佔領運動,沒有那「有層次」海報帶起的風潮,我那些積極參加社運的非球迷臉書朋友,又怎會如此關心這場賽事?逼和中國隊當然不會帶來真普選,但抗共/中、有關港人主體性的言論仍然此起彼落。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港隊爭來一分的政治意義比起競技意義更大。

較留意足球的人可能會想起八五年的五一九和二○一四年在天河慘敗○比七之役。這是故事的其中一種寫法。另一種寫法則是將這次的喜悅連繫到近年香港隊在亞洲盃和亞運會曾經三次逼和甚至有一次擊敗烏茲別克的往績。再說得遠一點,還有一九九○年香港足總邀請隊射十二碼擊敗愛華頓、一九九一年港聯加時勝阿士東維拉贏賀歲盃冠軍(這兩次都引得現場球迷在完場後衝落舊大球場的草地慶祝)、一九九二年港聯射十二碼勝柏迪遜成功衛冕賀歲盃。此外,還有一九九八年港聯在賀歲盃擊敗「只」是缺少了森莫蘭奴和沙拉斯的智利隊。以上球賽和這次中港大戰共通點是代表香港的球隊對着牌面遠高於己方的球隊時竟然能夠保持不敗。對於包括我在內,長期支持香港隊球迷來說,九月三日晚的狂喜不可能缺乏這一元素。

中共推動的愛國主義惹人討厭,主因不單是它已形同將黨國視為一體,也是因為「愛國」的大旗必然要高於其它價值。近年,香港本土主義大振,而當中的反共/中成分不少。那些非以香港本位的身分認同,或者是難與「中港矛盾」扯得上關係的經驗(就算也是本土的經驗)卻有被邊緣化之勢。這樣的發展也令人窒息。香港球迷多年前已為全外援組成的港聯打氣,海報事件令多元突然在民間變得政治正確。但我們到底是每逢港隊出賽都做九十分鐘的多元文化支持者,還是真的為建設一個沒有歧視、尊重多元的民主社會努力?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