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前線人員唔識少數族裔文化 家暴受害人求助無門

前線人員唔識少數族裔文化 家暴受害人求助無門
廣告

廣告

(左起)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港大法律學院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總監紀佩雅、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Linda Wong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處理家庭暴力及性暴力的策略和措施小組委員會今早召開會議,討論有關少數族裔家庭暴力及性暴力問題,各方團體及眾議員均批評支援不足,未有照顧語言、文化上的差異,政府提供的指引不足等,促請政府檢視現行措施。會議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聯同關注家庭暴力的人士舉行記者招待會,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總監紀佩雅(Puja Kapai)早前完成對24位在香港的少數族裔家暴受害者的研究報告,曾遭受家庭暴力的印度裔婦人Umea亦在場分享其經歷。

在早上的立法會會議,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指出縱然已制訂有關種族平等的指引,但實踐方面並未有監管,反映政府在前線支援上不足。民主黨何俊仁、工聯會鄧家彪亦提出語言差異阻礙少數族裔獲保障的機會,加上在傳譯方面的措施質素參差,以致受害人在多重語言翻譯下無法獲得真正幫助。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蕭偉強表示,樂意檢視有關指引。

前線人員缺文化敏感度 促加強培訓

記者招待會上紀佩雅(Puja Kapai)指出前線工作人員,包括社工、警員、醫護人員、庇護中心員工等,缺乏文化敏感度,她指即使香港具有關保障少數族裔的設施,但由於前線人員對少數族裔的認知不足,亦未有深入了解該文化帶來的家庭、性別等問題,甚至是他們本來存有對於有關人士負面的印象,結果導致支援未能針對問題,少數族裔未獲得有效援助。

她亦批評香港提供的指引、傳譯服務未能物盡其用,據悉政府設立的傳譯服務使用率偏低,當中視像傳譯服務使用率為零。她促請政府把以上設施效用最大化,又希望政府能加強宣傳,令受害者能及早了解自身權益並解決問題。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Linda Wong表示,警務人員不黯英語亦造成傳譯上的困難,她指報案過程中需經「三重傳譯」,包括少數族裔方言、英語及廣東話,因此落口供過程對受害者來說漫長而艱辛,往往需時接近十多小時,又不斷被揭瘡疤,甚至警員會以不友善的態度對待她們,令受害者卻步。

12113048_10208073337377778_271612674_o
家暴受害人Umea(中)

受害人開腔訴說經歷 獨立生活過渡困難

印度裔家暴受害人Umea分享其經歷,她與丈夫在香港同住的7年間受到虐待,丈夫會扣起她和兩個孩子的護照,甚至不給他們食物。Umea指她不能回印度投靠家人,因為當地社會保守,離婚者、單親媽媽受到歧視,她的孩子也會被歧視。Umea曾報警求助,警員調查3個月後,指並沒有家暴的情況。事後Umea丈夫變本加厲,更嘲笑她求助無門,最後也是回到他身邊。Umea後來忍無可忍,向社會福利署求助,搬到庇護中心,並申請綜援,另覓居所,幾經波折數年後成功申請離婚。

Umea指自己一直以孩子為首要考慮,曾經擔心離家會拆散家庭,自己缺乏經濟能力,令孩子生活得不到保障。事實上Umea離家後找工作非常困難,她擁有資訊科技碩士學位,能操英語,但在香港仍難以找到工作,即使與科技有關的工作大多能以英文完成,但僱主總以她不懂中文為由,拒絕聘用。Umea認為這是她難以離開丈夫的主要原因。

警員落口供過程不恰當 令受害者卻步

義工Serene分享陪伴巴裔婦女報案的經過,她稱落口供的環境及程序使受害者不好受,例如警員沒有準備獨立房間審訊,過程中有不少巴裔男士出入,令受害者擔心被偷聽,保密問題成疑,怕丈夫知悉其報案而秋後算賬。她又指一般傳譯服務需預約,遇上類似緊急個案時未能應用反映傳譯服務彈性不足,最令人不解的是,警員落口供期間疑引導婦人撤消逮捕要求,服務質素參差。

張超雄總結政府的有關指引及設施在實踐方面未能善用,尤其以語言障礙影響受害者求助行為最為主要,前線人員對受害者的文化背景缺乏認知,亦降低服務使用率及成效。他促請政府當務之急改善制度及服務,同時應修訂法例以界定家庭暴力為刑事罪行。

記者:何哲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