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公安入城 兩制玩完

廣告
公安入城 兩制玩完

廣告

律政司長袁國強終於揭開了政府一直迴避的事實:大陸公安要到香港境內執法是「無可避免」,理由是高鐵要實施「一地兩檢」。自從五年前立法會通過撥款直到今天,政府找不到能讓公安在港執法而又符合基本法的安排,但袁國強認為在高鐵通車前必可找到。為何一位特區律政司長擁有「無中生有」的神力?答案不在香港而在北京。

本來基本法是為了保障一國兩制而設計,所以要排除內地人員在港執法的可能,否則公安入城,鄧小平說「香港人生活方式不變」的承諾便煙硝雲散。

袁國強心知公安入城會令公眾嘩然,所以抛出「分階段執法」或「局部執法」之說,試圖糢糊焦點。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加入護航,舉出美加兩國政府協議作例子,容許美國邊防人員在加拿大境內執行「一地兩檢」職務,在加拿大境內只有拒絕入境權而沒有逮捕權,以此作為香港人可以放心的證據。

曾鈺成能言善辯,但用美國和加拿大兩個主權國之間的關係,類比中國與香港之間的關係,不僅政治不正確,更完全脫離現實。

首先,美國和加拿大可以用主權國身份簽訂對等協議,邊檢安排如有爭議,任何一方可以拒絕執行甚至取消協議以保護國民權益。北京政府從不把香港特區視作對等主權,將來一地兩檢在港實施後出亂子,立法會或特區政府可以毋須請示中央,按照港人意願修改或取消協定,把公安人員驅趕出城嗎?莫非曾主席此舉是曲線鼓吹北京承認香港主權,除非雙方一如美加簽訂對等協議,否則一地兩檢免問?

其二,無論在法律上如何限制內地公安的權力,他們在港境內執行的是大陸法律而非香港法律。大陸法律包含行政法規,本質上是長官意志的體現,完全黑箱作業。例如加拿大世界小姐冠軍林耶凡被拒入境,沒有人知道她犯了那一條法。這種黑箱法律隨著大陸官員的政治需要而轉變,所謂「局部執法」可以無限擴大,在香港境內實施但港人無從監管。

其三,大陸邊防管理局和出入境管理局均屬中國公安部系統,將來駐守西九總站的邊檢人員,徹頭徹尾是內地公安。今年十月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在泰國傳被大陸公安擄走,至今下落不明,另三位店員同告失蹤,究竟在香港還是在深圳被帶走亦無從稽考。大陸公安貪污濫權的消息幾乎無日無之,容許他們在港執法跟容許他們在港無法無天,有何差異?

「一地兩檢」最致命的地方,是為公安入城建立「法理依據」。今天特區政府自然會說公安執法只限於高鐵西九總站,但若果這種違反基本法的安排被扭曲為符合基本法,將來公安擴權和擴大執法範圍便只需本地立法。換言之將來公安執法要增加逮捕權力,或擴大至紅磡直通車站、西環中聯辦大樓或香港任何一個角落,都只需特首提出,交由立法會過半數通過。一如創科局撥款或高鐵撥款,無論有多少市民反對,惡法也可在保皇黨議員支持下行禮如儀,香港人完全喪失制衡的權力。

由此可見,高鐵一地兩檢是大陸公安屠城的木馬,一站失守便全城失守。

既然政府已承認高鐵沒有一地兩檢會變廢鐵,為今之計停建高鐵是捍衛一國兩制的唯一選擇。可幸停建高鐵是除笨有精,因為已建資產不會白廢,西九地下空間改建商城後50年收益逾1800億元,比營運高鐵的經濟效益780億元還要高,更可利用石崗菜園村地盤大量興建公屋居屋。

高鐵不停建,兩制不能保。

原刊於《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