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國際

中國威脅論

中國威脅論
廣告

廣告

台灣大選的結果,在某個程度方面,反映台灣人民對於國民黨親中立場的不滿,由服貿的事件開始,到國民黨的內部矛盾加劇,形勢均對民進黨參選有利。然而民進黨選舉的背景,以及環球政治的形勢,或許正正是由於「中國威脅論」的成立,因為中國的霸權掘起,促進了亞太地區反中國的政治勢力及政治聯盟。觀乎世界的形勢,作了一些觀察及分析,希望可以在此分享,並希望促進香港社會就面前的形勢可作討論。

台灣總統選舉

從黃安舉報台灣歌手周子瑜支持台獨的事件,或許有人形容是小黃安影響了台灣的選舉,但是真正影響到台灣人民的,是小黃安,還是以中共為首的「境外」勢力,到底台灣民眾只是因為憤怒而影響了選擇,還是他們是認真理性地投票予台灣的泛綠陣營呢?黃安的事件可以是憤怒的觸發點,但使台灣人的憤怒加溫的,卻是台灣本土的政治經濟問題,因為這些因素,增加了民進黨的得票。台灣的總統大選,並不如香港的選舉般來得情緒,人民進行選擇是基於理性的分析及評估,而這些環境因素就是因為他們對社會經濟有不滿的狀況,因此台灣的民眾在選舉中選擇一個能代表他們的政府,一個紮根在台灣土地的政黨。

再論國民黨的敗北,很多分析也指出泛藍陣營的取向是較為代表台商的利益,亦由於國民黨與中共已化敵為友,在四年前這是促進馬英九當選成為台灣總統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可惜經歷了這些年的統治,台灣的經濟與及社會結構有了不同的變化,在台灣加強與中國進行經濟貿易之後,台灣的失業率接連上升,本土的工業農業亦由於要與中共的低廉生產進行競爭,台灣的情況猶如1980年代的香港,大量生產線及專業人才流向大陸,大量的年青人失業,社會亦逐漸依賴服務業維持,經濟結構因此變為單一化。

台灣選舉民進黨當選,一方面反映著國民黨的施政失敗,但另一方面亦是反映著台灣民眾對於失業及中國遊客大量湧入所帶來的破壞及問題,從台灣青年反對服貿引發的社會抗爭,到經濟方面從事工業生產的大量工作人口被中國大陸取代,台灣民眾在面對中國大陸文化及經濟方面的威脅之下,是次選舉可以反映台灣民眾對中共統戰的一次反抗。

南沙、釣魚台等領土問題

自習近平上台開始,中國就海上島嶼主權問題立場強硬,與東南亞各國及日本出現了不同的衝突,中國出動配備武器的海警艦隻,以及在南沙群島的島嶼上面進行軍事建設,關於領土問題的爭議,此文並不進行討論,然而中國的這些行動給予世界什麼訊息,這是值得我們去思考觀察的問題。看到一些愛國人士表示中國大陸的行為是「捍衛領土完整」、「展示國力」,內心感受到恐懼之外,亦隱約看見了將會擦槍走火的危機,特別是在南沙諸島建設軍事設施,與其說是為了中國的防衛,更使人懷疑這些設施的作用,這些軍事設施建造的位置,距離東南亞各國的領土近於中國的國土,以東南亞各國人民的角度去看,他們直接威脅東南亞各國的安全。

釣魚台的爭議與及中國海上主權的行動,在日本角度而言,亦是威脅其國家安全的,中國的軍力擴張以及中國在釣魚台與日方的不同衝突,這些行動看在日本人的眼內,中方的行為恰恰就如他們指責日方的「軍國主義」行為,而且每次衝突,每次入侵巡邏,也是一次實質的行動。中方的行動帶來的結果,或多或少影響了日本2014年的眾議院選舉,使自民黨成為眾議院的大多數,亦由此導致解禁集體自衛權的事件發生。

香港問題

中國的威脅,感受最深的莫過於是香港人。雨傘運動前後,中港矛盾已然非常劇烈,香港人對政治制度不滿的情況與日俱增,而近日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被矮化為「市長」,香港政府的行政讓香港人感覺到,他們連自己的決策也不能做到,事事只能聽命。而「李波用自己方法返中國」的事件,更是對特區司法系統的獨立性的一再挑戰,這情況除了是由於特區政府的自甘墮落之外,亦是由於中共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不斷地強調對香港的「主權」,香港的內部事務一而再地被中國侵犯,而香港人更感受到中國的勢力已滲透在香港的不同領域,特別是傳播媒介沒有一個能反映香港人的心聲。

雨傘運動的發生,是香港向全世界發出的一個控訴,並向台灣說明一國兩制的不可能,香港的社會情況,香港人的憤怒,是中國霸權的一個反映。中國的自我中心,正不斷地促使世界相信「中國在威脅」全球人類,並勢必使美國為首的同盟合作更為緊密,由日本、台灣、菲律賓等東南亞各國組成的島鏈,今後將如何影響中國的「掘起」呢?香港在島鏈及一帶一路的大環境之中,又可發揮什麼作用呢?香港人可以如何爭取全球其他地方的人民支持呢?或許就如電影 <十年> 之中「自焚者」帶給的反思,香港社會需要積極思考,及早討論。

中國內部的問題

中國的經濟危機已經爆發,產能過剩與企業撤資得情況已觸法新一輪經濟危機,一些地方的工業生產線在2015年年中的時間突然消失,到2016年初股市的大幅下跌,反映企業在提取在中國的金錢,並為下一步的撤離作準備。撤離反映的是對中國未來前景的觀望,另一方面卻是在反映中國掘起的困難,中國的自我中心將為中國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從以上的情況再去思考,中國在過去的時間不斷製造外部的敵人,這些敵人來自日本、東南亞、新彊、西藏、香港… 或許這個作法就如,美國之於伊拉克,英國之於福克蘭,中國政府以此作為團結中國內部的手段,維持中國內部對外的情緒,以轉移中國內部問題的視線,亦使擁有民眾激情的人士與國內反對勢力對立,當中包括藏獨彊獨。如果以此角度去思考,情況是否反映著內部的虛弱呢?中國內部的矛盾又是什麼?這些矛盾形成的力量是否足以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呢?當經濟問題進一步加劇之後,或許這些問題將更加浮現。

中國的掘起對於不少中國人而言,是一個很希望發生的美夢,但如果中國的掘起代表著向外的擴張,代表著不尊重其他地區及國家,運用民族情緒及仇恨又有如軍國主義下的日本或是納粹的德國,大家又是否希望這樣的國家會順利掘起,成為世界的霸權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