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難抵市建局辣招 衙前圍村最後兩戶無奈遷出

難抵市建局辣招  衙前圍村最後兩戶無奈遷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蒲崗衙前圍村村民的搬遷期限今日屆滿,最後2名留守的商戶昨晚與市建局達成協議,願意接受賠償離場,意味逾600年的歷史衙前圍村即將面臨清拆重建。一眾衙前圍村商戶在關注組陪同下發表感言,並向一直支持的市民致謝。他們均表示地政總署條例苛刻,沒辦法承受數以百萬計的罰款及監禁壓力,只能無奈退場,懇請市民繼續關注深水埗、土瓜灣及新界東北等地區的重建項目。

地政總署上月最後通諜 辣招趕村民

地政總署於去年12月15日發出清拆令,指控仍未遷出該地的住戶及商戶「不合法佔用未批租土地」,要求現時的小販、地攤、商戶及居民一律須於1月25日前搬走,違者將被定罪,並有可能面臨數以十萬至百萬的罰款及監禁。清拆令又指,假如村民於限期前不搬走,所有財產將被政府接管及移走,同時亦將會被定罪。首次定罪最高罰款50萬元及監禁6個月。如居民仍堅持不搬離,每日追加罰款5萬元。其後每次定罪的最高罰款額為100萬元及監禁6個月,之後居民若再不搬離則每日追罰10萬元。

DSC_1743
活力士多李先生(左)與刀匠范先生(右)

活力士多李生斥條例太辣 拒絕復業安排

活力士多的李先生解釋決定遷離是為大局著想,亦是為他人著想,「噚晚天氣咁凍,好多人嚟紮營幫手抗爭,如果佢地有咩事,我會一世唔安樂」。他又形容刑責的程度罕見,「條例太辣,又拉人封艇又坐監,冇辦法接受」。他明言自己年事己高,不會接受市建局所提出的「海鮮價」復業方案,亦未有打算另覓工作。期間有街坊與李生閒談,查問李生去向,李生聞言苦笑﹕「70歲仲邊會有人請?做公園阿伯囉,去公園最方便」。

DSC_1781
李先生與熟客道別,客人笑說吃了李生過百個杯麵

李先生在衙前圍村經營超過30年,他於1979購入現時商舖,最初為維修汽車的店舖;及後在1983年轉為士多,經營小本生意。去年8月,李生的「活力商店」於深夜突然起火,大火幾乎燒光他的棺材本。事後他認為起火原因不尋常,並花了逾3個月時間修復才能重開士多。在市建局收購期間,他曾譏諷市建局「做埋地產經紀」,不斷向他推銷附近的商舖及工廈,著他搬到其他地方做生意。

理髮師郭裕家自稱「今日開始失業」

另一留守者為「姜毅理髮鋪」的理髮師郭裕家。郭裕家在衙前圍村經營理髮店逾20年,下鋪上居,年中無休。倘若算及其契爺主理此鋪,前後更達70年。由郭先生接手至今,剪髮一直維持20元,而剃光頭則15元,廿年不變,是附近街坊的廉價選擇。

DSC_1746
理髮師郭裕家多次感謝市民一直以來的關注

作為衙前圍村的最後一戶,郭裕家表示條例刑責令他承受很大壓力,加上村民都相繼離開,唯有無奈決定遷出,「既然人地都接受,我都可以接受」。他坦言賠償金不超過20萬,更自稱「今日開始失業,唔知可以做啲咩」,暫以900元租住市建局核下的物業。郭裕家又補充,市建局願意協助他申請公屋,並為他提供重建後的復業安排,「冇辦法就算啦,到時再睇下點,見步行步」。他認為重建項目與每個人有關,重申現時市建局是條例先行,不近情理,直接剝削基層市民及小商戶的權益,希望大家不要視若無睹,繼續關注市區重建的問題。

DSC_1753
造刀工匠范先生

刀匠范生批市建局復業方案如「爛橙」

已於上年9月遷離的造刀工匠范先生亦表明是在不願意的情況下離開,被市建局「呃呃氹氹」簽下「復業意向書」。他表示今天是「衙前圍村的終結」,全部村民都已被逼離開。他又指衙前圍村的重建項目是典型的官商勾結項目,市建局插手收樓,令私人發展商坐收漁人之利。他又批評市建局提出的復業方案如同「爛橙」,「雖然幾年後可番嚟做生意,但加租都會被迫加價,點解市建局要賺到咁盡?」

DSC_1756
新界東北村民平叔

聲援市民斥市建局強搶民地

新界東北的居民平叔亦前來聲援,他認為村民「交回土地」的說法有誤,因為實情是官商勾結搶地。他認為現時的條例及權益都傾斜於一小撮的權貴手上,小市民往往成為被犧牲的一群,「村民要求好卑微,只想有瓦遮頭」。他續指,現時社會充斥住不公義,政府不斷製造賤民,卻對弱勢社群不聞不問,「長者無法生活,係咪真係要個個都去攞綜援呢?」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的何先生指重建項目是將衙前圍的街坊趕盡殺絕。他強調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只是要求復業,但市建局從未接受過民間所提出的方案,質疑市建局經常強調「以人為本、從地區出發、與民共議」的三個價值,「15年來,毀滅好多舊區,起貴價樓,基層市民冇得留底,冇人住得番喺入面」。

DSC_1715
天后宮得以「保留」,但當中的天后娘娘於重建期間需搬到工廈

有至少400年歷史的衙前圍村,又名「慶有餘村」,是目前市區碩果僅存的最後一條圍村,現村重建於1724年。市區的圍村一直被視為城市發展的阻礙,其重建亦說了幾十年。早在60年代港英政府已提出徵用衙前圍村作徙置區;80年代起長實陸續收購村內的物業,大部份原居民已經搬走,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寮屋居民。2007年10月,市建局宣佈啟動衙前圍村重建項目,與長實簽下合作協議。

長實早前已完成收購近8成業權,並已清拆部分村屋,市建局則佔逾30個業權。2012年市建局正式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限期衙前圍村僅餘的十多戶寮屋居民及商戶搬走。市建局計劃將衙前圍村重建成保育公園,在15米以上興建4幢共750個私人住宅單位,當中僅剩門樓、門樓上方的「慶有餘」石匾、天后廟及8所古屋得以保留。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