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禁書發燒友點諗?

廣告
禁書發燒友點諗?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內地「強力部門」要封殺香港禁書業,獨媒專訪禁書專賣店之一1908書社,近年已因政治氣氛令生意大跌。那麼仍在購買禁書的發燒友,他們會買什麼書、在想什麼?

佩索亞長居內家,住在一座僅有兩層的小樓,他家不大的地方,立著六個及牆高的書架。他身兼作家、詩人、資深編輯,是香港獨立書店的內地常客。他常常光顧旺角序言、樂文、1908書社等,與書店經營者們都交情不淺。五人被失蹤的銅鑼灣書店,其創辦人林榮基甚至代售過他的書。問佩索亞會買什麼書,「喜歡就買,書嘛,看緣分的。」「大陸不能出版的,能帶就帶。」

滿滿一室的藏書,會否給佩索亞帶來麻煩?「我是個作家,我不能單純在新聞沒有自由、人們沒有上街權利的國度裡邊,我總要了解這個世界,要看硬幣的兩面。」他把看禁書與上網翻牆類比:「上網不翻牆,腦袋豬一樣。你要看清楚這個世界,才能對這個世界發言。」

帶書過關,自然是每一位禁書發燒友的難題。佩索亞說,中央黨校、社科院等機構的人員買禁書,被查到後可以機構證明開脫。他說曾有一名大陸教授到台灣作訪問學者,帶回3000本台版書,先送到香港,然後再每一次8本、10本般螞蟻搬家。幸運的是,該教授找到一位在海關工作的舊生,為他開了通行條,才能一整批車順利過關。佩索亞自己則曾用大背囊裝了10本六四藝術、攝影作品集《血色仿徨:1989年的政治和美學》。背囊過安檢機時,海關人員要求開包檢查。佩索亞被帶進辦公室後,他趁對方不留意時往外狂奔,奔了十分鐘,這才把十本書帶回來。

內地來港的學生自是禁書目標讀者群之一。尤金正在香港修讀博士,熱愛政治的他,剛剛來香港便迫不及待地上Youtube觀看與六四事件相關的影片,並到訪旺角的二樓書店。看到滿目的政治八卦類書籍,他感到滿心新奇,還一本本地拍了照。尤金說自己買禁書,是出於「分享欲望和八卦傾向」,他最愛購入歷史類和學術類禁書,多年來買過多少已數不清,但仍記得購入的第一本是趙紫陽的回憶錄《改革歷程》。另一本印象深刻的則是於建嶸、秦暉、陳志武等大陸學者所著的《中國大呼吸——十大學者論國家戰略與民族使命》。此書出版時正值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書中提出大膽的改革建議,尤金稱此書「嚴謹、學術,對於幫助理解改革和時局有啟發性」,因而記憶猶新。

雖然大部分時間身在香港,但尤金仍不時帶書過境,為的是放假時在內地閱讀,以及帶給家人和友人。除了因為他們有興趣外,另一方面是「因為內地買不到,幼小的心靈裏覺得很珍貴,是個特殊的禮物。」尤金每次過深圳海關,他都只帶兩三本書在書包裏,不需要過安檢機,因此從未被發現。不過尤金也曾遇到一次小麻煩,有次他為大陸某高校的老師因研究需要,代為購買了一本關於疆獨的禁書。尤金在過關後交予順豐快遞郵寄,「快遞小哥看到封面後很警覺地說『不能寄』,我就換了隔壁一家,進入就問『順豐不寄的書你們寄嗎?』,他們直接就接受了。」 後來尤金扮作客戶詢問深圳順豐客戶服務熱線,服務員表示規定中明確了有關政治、國家的書刊不能郵寄,並列出了禁止郵寄的書單,但順豐拒絕透露禁書清單。尤金笑笑說:「有趣的是,老師購書的經費是研究機構提供的。」

尤金坦言,閱讀過的學術類禁書間接有助於自己的學術研究。「比如《中國大呼吸》,裏面有些作者有些新左,而不單純右翼,觀點有深度,建議有可行性。」他認為這本書讓他不會變得偏激,反而能對內地的一些所謂不符合自由民主的制度安排能採取一種持平的態度,讓論文寫作顯得比較學術和客觀。

記者:李贊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