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前亞視藝員楊正軍:員工好快樂無鬥爭 不足為外人道

廣告
前亞視藝員楊正軍:員工好快樂無鬥爭  不足為外人道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亞洲電視再次拖欠員工薪金,管理層紛紛跳船,主要投資者王征申請入稟清盤,更將面臨停播。多名藝人包括蔡國威和袁潔儀等日前使用《僱傭條例》第10A條,主動終止和亞視的藝人僱傭合約關係。獨媒找來了其中一位「前藝員」楊正軍,他表示亞視員工留守到今天已經仁至義盡。

九十後誤打誤撞入行

94年出生的楊正軍表示,自小已喜歡跳舞,《舞出我天地》的電影系列當時大行其道。他在17歲時參加亞洲星光大道的初輪比賽,本來以為是唱歌比賽,和跳舞無關,但最後都報名參加。及後經過一輪篩選,誤打誤撞進入正式比賽。楊表示當時對亞視的認識是《香港亂嗡》和《亞洲星光大道》。

楊正軍後來在比賽中途出局,他指自己是第一屆334學制下的學生,但對讀書興趣不大,自言是常常逃學的學生。星光的監制對他表示,如果有興趣在娛樂圈發展便加盟亞視。楊最後和這間和全球第一間華語電視台簽約,成為「藝人」,簽約時他還未滿18歲。亞視在製作最後一套處境劇《香港GoGoGo》後,2010年更結束了自家拍劇,楊正軍的「藝人」身份尷尬。

螢幕快照 2016-02-07 下午9.36.46

圖:《亞洲星光大道4》中的楊正軍

亞視沒前途?

亞視當時的定位是主力在內地發展,而楊正軍亦和公司一起回歸祖國,到內地不停跳舞。他提到當時亞視承辦很多內地的㓉動如慶典和晚會等,最高峰時試過一個月有近四分三時間在內地。他形容收入不錯,誰說亞視沒前途?

他初時對這個工作模式十分有趣,久而久之感到「跳得太多」,令他要反思前途的定位,遂向公司提出要做其他工作。亞視問他想「點轉法」,楊反問公司最多製作的是甚麼節目,亞視最後安排他作兒童節目主持。

楊認為大部分節目都需要主持,及後在2014年成為另一娛樂新聞節目《星動亞洲》的主持。他表示今天都對「亞視」員工這個身分感到驕傲,因為相信5年來所學到的比在其他地方要多。楊強調由5年前的一張白紙到幾乎「乜都做過」,對此感到感恩。「主持、唱歌、舞台劇同跳舞都做過,算係咁。」

螢幕快照 2016-02-07 下午9.37.35

圖:為《星動亞洲》作外境主持中的楊正軍

唔出糧但個個都返工

楊表示亞視是他的娘家,在上週都沒有打算離開,原定計劃在4月1日被收回免費電視牌照後往工作假期。他認為「亞視不應該這樣完結」,弄到今天的田地,錯的是管理層,基層員工沒有做錯。楊邊說邊嘆氣,提到亞視的基層員工一直上下一心,非常團結和有人情味。「呢度好快樂,無鬥爭。」

楊正軍形容亞視是一個每個人都不介意「做多一啲」的地方,這個兄弟班不是因為電視台積弱而團結起來,而是一直以來的優良傳統。「燈光師會教我企位,整頭姐姐都會問我有沒有需要買gel。」

楊批評管理層不斷刪減資源,在決策上多次犯錯,令公司走向萬劫不復。「電視台不斷要重播,已經好有問題。」他提到亞視的員工雖然較少,資源亦較少,但製作其實不差,台前幕後一直在努力:「唉,這些都是外人不會明白。」楊認為管理層離基層員工很遠,員工也一直希望能捱到4月1日。而他在2月6日提出《僱傭條例》第10A條第10A條,是因為無奈,無奈的是尤其高層的集體跳船,令員工頓失方向。

楊正軍說來激動,表示自己雖然沒有家庭負擔,但很多同事都需要供樓和有「老婆仔女」:「點解可以咁不負責任?要負責的人竟然走哂?」

atv

亞視永恆

政府在去年宣布亞視的免費電視牌照不獲續牌後,楊表示亞視的員工士氣跌至谷底。管理層當時更對員工指,公司有衛星電視牌,可以在內地「落腳」。「當時大家係諗:最多咪講普通話。」

4月才22歲的楊正軍表示在完成追討的司法程序後,希望到外國參加工作假期,並且做潛水教練。他認為主流媒體的偏頗報導令亞視的觀感不佳,如一些惡意批評。楊強調亞視「其實真係唔係咁差」,笑言知道網絡上對亞視有很多「意見」:「亞視永恆呀嘛,哈。」他指無綫其實同樣不受歡迎,因為實情是香港的電視業開始萎縮,年輕人獲取娛樂的方式有所改變。「俾人攻擊,當然不開心,個個我屋企嚟嫁,唯有做好啲。」

亞視的大埔廠房愈來愈少人上班,大門外的記者愈來愈多。楊正軍表示,亞視員工不是無能力和奴性太高,只是不捨得。他提到有一位年資近三十年的導演,兩代都是亞視員工,目前仍在留守:「佢話佢食亞視飯大,點走?走去邊?」

楊表示無糧出真的司空見慣,但最「可怕」是公司沒有人和他們交代,指自己也是在新聞才知道「又無糧出」:「好陌生,對公司一無所知。」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