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80sQueen

人格分裂。自卑,但對他人又不見得看得起。迷戀電影,留戀文字,醉心藝術,崇敬哲學,仰慕文人的偽文青。 網誌

媒體

《卡露的情人》:女性解放了嗎?

《卡露的情人》:女性解放了嗎?
廣告

廣告

《卡露的情人》的敗與成

《卡露的情人》沒有想像中的好看,少了點劇情,故事性也不強,就是平平的道出兩個女性如何相遇,然後互相吸引,各自拋下糜爛的婚姻、操縱慾強的丈夫,與過份平淡如水的關係、不令人生起激情的男友,終一起走進覆水難收的不歸路。

雖然劇情稍欠奉,但電影卻成功地展示了那種游離飄忽的情感,抓住兩人互相吸引的瞬間,凝住了那種眉來眼去、眾裡尋她的動情時刻,以及表達內心想要走出主流的矛盾、掙扎與決心。這些感情的元素是細緻微妙的,也是超越了性別的。

社會主流對女性的貧乏想像

台譯《因為愛你》更為準確,因為愛你,愛你如初見,所以忠於自己,也解放自己。世上有否一種純粹的愛,能超越他人的目光、超越性別,更甚的是超越那種社會主流對女性只有愛情、婚姻、家庭的貧乏想像?那種經過社教化而根深蒂固地潛藏在我們心目中的價值觀?那種父權社會對女性塑造的制約、桎梏?

我這樣說,並非要在此推崇同性戀,也非要說婚姻不可以是幸福,而是出於一種女性的自覺以及對生活選擇的自主,也寄予打破女性幸福就只等同婚姻這種狹窄觀念的希望。

還是父權當家?女性解放了嗎?

這種廉價洗腦式的主流價值的宣傳俯拾皆是,正正印證了社會對女性想像的狹隘。近年媒體都愛用一詞 -「人妻」,剛就又在報章的網站看到這樣的標題:胡杏兒影比堅尼照 網民讚「索爆人妻」;又或者是之前有關明星的妻子甚麼A餐B餐的討論等。

「人妻」一詞並不比「剩女」來得好,這些詞彙無疑是對女性自主的枷鎖。男性想要[塑造]出他們眼中所謂的完美女性/妻子,而在時代偽進步之時,這種完美女性的塑造更為苛刻。

過往,人們只把好妻子形容為「賢妻」,「賢」,就是善良與耐勞,而「人妻」為古漢語,指他人的妻子,但今天的「人妻」卻是帶著更多的條件而來,除了照顧好家庭之外,更不要變成「師奶」,要美下去,要多才多藝。任你學識多高、任你是否在外頭工作多苦,更重要的是你能成為男性所塑造的妻子,而最重要的是你能成為其他男性也要羨慕的妻子。

但更可悲的是,不少女性沒有這種自覺,反而對「人妻」一詞照單全收,還以互稱「人妻」而沾沾自喜,完全落入男性所塑造的女性形象。

如此看來,現代女性的解放只在表面,而不在思想上的深刻。這種偏狹不只是關乎愛情世界,而是關乎女性的生活也是生命,更是關於女性的自主與個體。

卡露對當代女性的啟示

電影中段主動的一方-卡露因現實理由而中斷關係,被動的一方覺得難受亦難耐,後來卡露再次出擊,對方還是按捺不住,想重回她的懷抱。

片中的卡露正正是想逃離那種社會對中產女性的典型盼望,美滿婚姻、小孩、高級場所、典雅衣裝及言行舉止。卡露經過一番內心掙扎後,最後願意以探訪權棄撫養權,做回自己,斷絕與丈夫一家的關係,挑戰了異性戀婚姻的霸權。雖然卡露是主導的一方,但亦不見得比她的情人自由,卡露這角色無疑要比她情人背負的更多,因而為愛情付出的代價也更大。

在充滿禁忌的年代,在規訓社會的年頭,一切都充滿強烈的「否定性」,惟有否定他者/主流強烈的「否定性」,「自我」才得以建立。今天在社會漸漸壯大的自由,也許就是前人破格地忠於自己的結果,至於何謂自由,何種自由,自由有否被濫用,有否在公眾地方作過火露骨的舉動,又是另一議題。

甘木 (https://www.facebook.com/earthofkimm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