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守護馬屎埔 4 】卓佳佳:導賞交流 播下種子

廣告
【守護馬屎埔 4 】卓佳佳:導賞交流 播下種子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馬寶寶社區農場其中一位核心成員,是「妹仔」卓佳佳。許多人對佳佳的印象停留在《城市論壇》、《十級自由Phone》等節目中,與甯漢豪、侯志強等唇槍舌劍,但在馬寶寶,她是一個親切、愛開玩笑的導賞員,穿著圍裙及水靴,在農田間穿梭,仔細地將她愛的馬屎埔村介紹給公眾。

啟蒙於六四 反高鐵後投身社運

佳佳初中時聽老師講述六四事件,第一次認識到社會公義。到高中時,發生保衛天星皇后運動,令她感受到城市發展並非如市民意願,開始關心社會議題,但也只限於偶爾參與遊行。中學畢業入讀浸大地理系,她當時亦只打算未來當老師,或在非政府組織工作。

佳佳坦言過去對香港政制了解不深,「大學嗰陣先知原來立法會有功能組別,唔係所有議席都由直選產生」。直至2009年參與反高鐵運動,因緣際會認識到馬屎埔村民區晞旻等人,一起成立馬寶寶社區農場。

毅然投身社會運動,她開始思考除了反對東北發展,還想達到甚麼目標。答案就是馬寶寶一直實踐及推廣的永續生活,為香港社會提供另一個選擇,「一個城市應該容納不同選擇,土地理應一同享有,係公眾利益」,而不是誰有錢買地便能決定土地用途。

IMG_1024

在城鄉邊緣實踐自主生活

6年來,馬寶寶已成為反東北發展的重要對口之一,農場自負盈虧,現時更已有四名全職職員,靠的是農墟和導賞團等收入。與馬屎埔相隔一條馬路,就有幾個私人屋苑,佳佳想過接觸法團和區議員,擴大網絡,但奈何已接近全面染紅。但也有居民到村中晨運及跑步,更有會來農墟買菜。

佳佳認為面對面的交流非常重要,平常她主要負責導賞團,帶市民到村內走走,了解城鄉共生、自主及永續生活。她表示,六年來帶了無數導賞團,由大學、中學、小學和公眾人士,當中不少人為她們打氣,有人開始在天台種菜,甚至在反東北集會現場重遇。「雖然我哋嘅力量未必能撼動核心,但我相信個網已經織緊,我哋做嘅事一定有用。」

IMG_1001

採訪當日,她帶著導賞團在田間遊走,介紹各式各樣的農作物,龍眼、香蕉、豬乸菜,又講解製作肥料的過程、每塊田的灌溉系統以及村民的故事。

佳佳笑說,導賞團是最好的「洗腦」方法。她向參加者講解城鄉共生,指根據馬寶寶6年來的數據,倘若善用農地,香港蔬菜自給率可達3成,4成半廚餘能在本地解決,參加者聽後都頗為驚訝。

六年來社會一直在轉變,她的導賞內容亦有所改變,由最初只拿著政府文件,控訴規劃不當及地產商霸道,到現在多談村內生態及故事。她說不想增加參加者及自己的負面情緒,希望多談村內的開心事,讓更多人喜歡這個地方。

她強調自己不是絲毫不提有關政策和技術上的爭議,如中港融合等問題,只是她認為問題在於整體規劃,根本不需要開發。她認為應花更多時間講在地的議題,如處理廚餘和永續發展。

IMG_0898

佢要抬我就由佢抬

導賞團沿途經過每戶,佳佳都與村民打招呼,她表示不少導賞內容是與村民閒聊累積以來。除了人,她亦十分熟悉村內的動物,喊得出每戶養的狗的名字,看見在草間跑跳的羊群,便開心地大喊「羊咩咩」,然後蹲下身餵牠們吃草。

佳佳言語間流露的感情和驕傲,感染參與導賞的人。經過一棵檸檬樹,她摘下一片樹葉,說「你哋傳嚟聞下,好香嫁」,又介紹生態,「香港大約有廿種青蛙,其中十種可以係馬屎埔搵到嫁!」

恆基逐步向這片土地動刀,佳佳稱「我會繼續企係村唔走,佢要抬我就由佢抬。」有一次她坐在地上阻止收地,工人在她手邊鑽洞,嚇得她失去理智咆哮。那是她最激動的一次。

但她坦言如果推土機駛到面前,她也不知可如何面對,亦擔心在緊要關頭,守村的人卻很少。有人可能會問,「大台」有甚麼行動目標、有沒有底線,她只表示不會主動攻擊別人。佳佳慨嘆,「破壞可以好快,而且不可逆轉」,希望她愛的這片土地不會被改變用途,農地可繼續發展。

【守護馬屎埔系列】
抗擊滅村20年
Zoey:唔做就一定無得改變
區晞旻:農村,真的很好

記者:陳凱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