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六四、良心與核心價值

廣告
六四、良心與核心價值

廣告

文:Keith

在中港矛盾激烈、本土意識高漲的今天,思考六四問題變得更為複雜。隨著民主回歸的破產,「建設民主中國」不再成為香港人共同的話語,那麼悼念六四是否依然值得?

六四是本土的

即使不再對民主中國抱有期望,我們也不能輕易放下六四,因為這場歷史血案與香港密不可分,六四的抗爭史就是香港抗爭歷史的一部份,它是香港人支持核心價值的一場重要運動,也是香港人抵抗共產黨專政的更要歷史部份。今日我們依然受到中共壓逼,與中國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命運與共。當年六四的理想還沒達成,而今天我們在香港爭取的民主和自由,與當年學運的追求應有共鳴。

六四是本土歷史的一個部份,香港人是這場歷史血案的見證人,支持學運是幾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對很多人而言,從電視機畫面中親眼看着天安門廣場一帶突然熄燈,之後槍聲連連,及後那些披着血的人被送離現場的畫面,沉冤未雪,至今難忘。即使我們新的一代沒有親自經歷六四,但面對在這些血腥鎮壓可以無動於衷的話,就未免太過埋沒良心。

六四攸關香港核心價值

六四過後,雖然中國的公民社會一遍死寂,在官方塑造的繁榮意識形態下,造成了今天道德崩壞、一心逐利的社會。然而,在民間依然有相當的知識份子和民運人士追求民主社會而被打壓,依然有天安門母親尋冤未雪,遭受軟禁,就連拜祭摯親的自由都沒有,每年要向這個奪去他們摯親的性命的政權,請求拜祭的機會。若然自由民主人權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那麼為這些被失語的被禁聲的人發聲,則是最體現這些核心價值的政治實踐。

放下六四,就是放下我城的過去,就是放下我們曾經為自由民主而努力的歷史。點起燭火,才能照出香港與中國的不同,讓那些被禁的知識份子和死難者家屬不再孤獨,展現出香港獨特於中國的核心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