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銅鑼灣書店全員被捕,林基榮願意挺身而出

銅鑼灣書店全員被捕,林基榮願意挺身而出
廣告

廣告

返港始悉市民聲援,掙扎兩日,決意披露

爆大鑊,拒庇護,拒逃亡。「我係香港人,我想留係香港」

***
林基榮交代他自去年 24/10 進入大陸,過關時隨即遭政府拘捕囚禁。

逮捕他的人不屬國安,不屬軍方。事後林才間接知悉,他們叫「中央專案組」,從不交代身份,究竟屬何部門,權力從何而來。

「中央專案組」抓住林後,即要求他簽下聲明,不得尋找律師,不得知會家人。林被逮往寧波的秘密監獄,自此受長期監禁。

監房約三百平方尺,所有設置均包上軟膠。即使要用牙刷或指甲鉗,器具都繫上繩索,有人在旁拿著,用後隨即收回。種種行徑,都為防範自殺。

12人分兩更,24小時監視林一舉一動。每隔數日或逾旬,林都要蒙著眼睛,押離囚房應訊。審問者只著便衣,不穿制服。

神秘的「中央」指控林寄禁書到大陸,違反中國法律。林自承寄書,但在香港,這樣做沒有犯法。

儘管林強調,「中央」不曾用刑施虐,個別的人還待他甚好,在囚時亦毋須勞動。但一直承受極大壓力,擔心監禁永無了期;「中央」亦派人辱罵林,謂他詆毀領導,造謠生事,是要「被專政的人」,對他不會手軟。林在恐慌下沒其他選擇,唯有無奈接受「中央」指示。

林解釋自己在鳳凰衛視「被訪問」,「有哂導演,有哂台詞」,「冇記性咪俾時間我囉」。台詞的原稿,乃來自認罪的悔過書,經審查刪添,再要求他唸。「冇可能唔承認架」。

「中央」曾安排一眾店東店員,在深圳相會,處理交割書店的手續。林與李波在被捕後首次重逢,惟在監視下不便多言。

林說較早獲釋的李波,已下載了約六百人的客戶名單,交給「中央」。名單以大陸客為主,亦有香港人。「中央」向林展示名單,要求他進一步披露讀者資料,亦要求他交代禁書的作者身份,內容多涉中共高層權鬥和桃色醜聞。

林說自己不清楚,也沒有透露。他既擔心讀者受株連,亦擔心讀者以為自己出賣他們。

迄至今年四月,林自寧波轉往韶關,軟禁於出租房,監視轉趨放鬆,自始有閱讀自由。直到前日,「中央」終於讓林保釋,但條件是要林交出客戶名單的正本硬碟,帶回中國作證。

「中央」著他回港後到警署銷案,別答記者提問,並有陳姓和史姓幹部,陪同他返港。然而抵港之後,他們就不再在林左右,避免被記者拍下。

現在書店已由「陳先生」接手。林先聯絡幹部,陳即得訊,將店內電腦拿到李波辦事處。林就在記者會當天早上,取回自己電腦,並見到李波。

e

林問李波是否被擄。李私下承認,其實是在香港被人帶走,並非以「自己方式」回大陸。

按原定計劃,林本已回去繳交證物。但在回程路上,林在九龍塘出閘。他矢言不會交出硬碟,亦不會重返大陸。

林返港至今不過兩日,完全不知後續發展。他在酒店連續兩日,通宵翻閱報道,特別是六千人上街,「好感觸,好感激」,縱使互不相識,市民願意為他們發聲。

林掙扎了兩日,念及自己負擔最小,亦關乎香港自由。李波被擄,最令他難以接受,「這是香港人的底線」。終決定站出來,儘管很對不起大陸的女朋友。

香港01報稱林涉外遇,林說錄音應該是他太太,但他強調分居之後,才認識大陸的女朋友。林希望中國別加害她,善待書店同事,和大陸的其他親人。

記者一再追問林基榮,此後如何自處,會否申請庇護,出逃他國。林說:「我係香港人,我土生土長,睇住香港由無到有,我想留係香港。」

何俊仁說:「關心這件事,是對林生最好的保護。」

林基榮說:「有咩後悔呢,寄書係香港,本身係合法架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