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鄒崇銘

任教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專注於經濟社會學的研究。著有《以銀為本:7評香港產業及人口政策》、《用消費改變世界》、《墟冚城市》、《僭建都市》、《住屋不是地產》等書。 網誌

政經

香港家書:政府乏力解決領展壟斷

香港家書:政府乏力解決領展壟斷
廣告

廣告

阿竹:

首先多謝你過去四年來,每星期都風雨不改,將你一手種的有機菜直接送上門,為我的家人提供新鮮和健康的食材。即使其他產品要在市場上買,我們也會到元朗的市政街市,那裡的選擇要較超市多很多,街邊不時還有很多老婆婆在擺地攤呢!

非常諷刺的是,你自己是住在天水圍的,買菜就沒有那麼方便了。例如你家附近的天耀街市,最近就被領展關閉和改建為商舖,天耀邨居民只能老遠跑到對面的天盛街市買菜。最近我亦跑到翻新後的天盛街市去看看,當時真是有一種「大鄉里出城」的感覺!因為那裡裝修的華麗程度,令我還以為置身在尖沙嘴的高級商場,那些賣和牛、長腳蟹和青邊鮑的檔攤,我一走近看看價錢牌,就已經被昂貴的售價嚇得彈開幾丈遠。

事實上,二十年來天水圍居民一直都面對「買餸難」的困局,全區超過三十萬人口,就連一座市政街市都沒有,不少人都要推著車仔、坐輕鐵跑到元朗買菜,「天水圍城」這個稱號實在是當之無愧。記得四年前林鄭月娥當了政務司長,第一件是就是在天水圍設立天秀墟,那時還以為在高官眼中,真是「民生無小事」。不過由於選址偏遠、管理太嚴和貨品種類很有限,多年來天秀墟檔主和居民都怨聲載道,天水圍零售市場壟斷的情況則不斷惡化。

四年之後,林鄭月娥似乎又開始出招了,後事如何真令大家拭目以待。不過從她這本星期三見完領展主席聶雅倫,出來會見傳媒時的一番談話,便很難令人感到滿意。整篇談話中充斥最多的字眼,無非就是「聆聽」、「反映」、「提醒」、「呼籲」之類,好像是「提醒」領展在轉售物業時,新買家也要遵守相關的土地契約,例如以優惠租金給一些教育和社福用途;「呼籲」領展應該主動去回應公共屋邨居民的訴求,滿足他們日常生活上的需要,諸如此類。

高官這一類公關門面說話,大家都早已耳熟能詳;領展主席聽完之後,大概亦會打從心底笑出來,原來政府又一次是隻「無牙老虎」,根本不會對領展構成什麼真正壓力。或者換個另一個角度看,林鄭月娥本來就是想借機會告訴公眾,政府能「提醒」和「呼籲」的都已經做了,大家還是不要抱太多幻想,不要旨望她還是當年「好打得」的林鄭月娥。

個多月後就是立法會選舉的大日子。猶記得在四年前的上屆選舉中,政府是否應該「回購領滙」,曾經是眾多候選人爭論不休的議題。不過由於當時領滙市值已超過一千億,所以在選舉過後,大家似乎都沒有太認真去跟進。我當時還專門約晤過一些政黨,傾談「回購領滙」到底有何具體方案,不過原來大家都沒有認真做過可行性研究。

於是自那時起,我便嘗試聯絡一些草根組織,自食其力地做一些民間研究,探討如何「自己的社區自己救」。四年以來看到成效其實一點也不少,食環署和康文署等部門政策開始放鬆,不同類型的民間墟市此起彼落。最近就連發展局的官員,亦口頭承諾會研究在東涌興建市政街市,令市民看見未來的一線曙光。

現時看來,最食古不化的就只有運輸房屋局和房屋署的官員,或許是早已當上了領展的跟班,失去自己的自由意志,終日耗費大量公帑和人力物力,有時甚至找上警方幫忙,無非就是要打壓民間自發的墟市活動,令領展得以鞏固市場壟斷的優勢。官員經常又會以屋邨範圍空間不足,連大量教育和社福機構都找不到單位,來作為拒絕開設墟市的借口。不過只要想想彩虹邨和坪石邨這些舊屋邨的成功設計,就知道這只是編造出來騙人的神話。

近來這些草根組織的另一計劃,就是要求教育局將超過二百座空置校舍,拿出來作為發展社區經濟的用途,假如一旦成事的話,同樣可以大大紓緩基層市民的民生困境。不過教育局會否「急市民所急」,結果怎樣大家亦可想而知。大量閒置空間不拿來用,卻一直叫嚷香港土地供應不足,可能就是今屆特區政府最成功的一項「政績」吧。

鄒崇銘
2016年7月9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