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劉小麗:慢讀是要彰顯誓詞的虛妄

廣告
劉小麗:慢讀是要彰顯誓詞的虛妄

廣告

關於昨天的宣誓儀式,我想說一個故事。

一個哈維爾說的故事。七十年代的捷克,一位菜檔老闆在檔口掛上一條橫額:「全世界工人團結起來!」任誰都察覺得到,菜檔老闆並不真心相信那句口號,他之所以要展示橫額,只是因為他害怕招惹麻煩,於是虛與委蛇,維持「社會和諧」。這句顯然是當權者授意的口號,最考妙之處在於,菜檔老闆無須明言對政權的恐懼,他甚至可以誑言掩飾:「『全世界工人團結起來』,有咩問題?」

一個極權社會,依靠謊言維繫,人們活在謊言與虛偽之中。他們未必同意謊言,但只要假扮同意,或至少保持沉默,就可以在體制中生活。選擇順從的人,甚至可以主動迎合體制的要求去得到好處,以滿足自己的權力慾。

昨天在會議廳,全體立法會議員作出宣誓。有些西裝骨骨、代表特權階級的愛國愛港人士,堂而皇之宣讀誓詞,完成行禮如儀的劇本,彷彿他們真的「謹以至誠」,許諾為人民服務。由此,他們成為尊貴議員,為權貴打手欺壓港人,還可以誑言掩飾:「做立法會議員服務市民,有咩問題?」

謊言的核心,正是特區政府的整個政制,表面上有合法性,其實一點都無!整個基本法,整個政制連特首,都未經過港人民意授權,所以根本非法!

一個公平公正的議會,本來是民主自由、人民意志的彰顯。但在香港,我們只有鳥籠式半民主;今次選舉期間的種種操控、取消候選人參選資格,踐踏僅餘的程序公正。立法會主席選舉上,梁君彥及秘書處在梁的國籍問題處理兒戲,竟然到投票日仍然疑點重重,最終梁君彥在混亂中「當選」,亦難以服眾。

昨天,我將官方誓詞逐字宣讀。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沒有任何組合、連結及意義,令聽眾無法聽到任何句式及語氣。這樣,一切意義就純是觀眾自行分句,主觀判斷造成的憶測而已。這個做法是為了彰顯行禮如儀的虛偽。包括梁君彥在內的建制派,妄言任何阻撓梁君彥順利當選主席的反對派議員都是「搞事」、「破壞議會」,我卻要傳達一個訊息:流暢鏗鏘的宣誓是虛偽的,和諧的議會也是虛偽的。

哈維爾說,要對抗極權,最根本的就是要瓦解維繫極權的謊言與虛偽。只有每個人都堅持不隨俗表態,說出自己真正所思所想,高牆才有被打破的可能。昨天只是一個開始,今後我將會在議會內外,與香港人同行,努力對抗各種體制要求的虛偽,做到哈維爾所說的活在真誠磊落之中(living in truth),共同開創民主自決之路。

最後,我在宣讀官方誓詞前的那一段說話,是更真誠的版本:

本人 劉小麗 謹以至誠,向香港市民承諾:
本人由街頭進入議會,定必秉承雨傘運動命運自主精神,與香港人同行,連結議會內外,對抗極權。我們要活在真誠磊落之中,打破冷漠犬儒,在黑暗中尋找希望,共同開創民主自決之路。推倒高牆,自決自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