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永康

以基層角度看社會問題,曾撰香港淪陷告台灣朋友書,在當地廣傳 網誌

生活

「見字勇為」包括知識份子

「見字勇為」包括知識份子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我曾被朋友,科學家叔叔批評為「見字勇為」,閱讀粗疏便下結論。然而,在臉書世界,我看到的,不止我一人。

在數年以前,認識了一個知名退休警察,為我義父多年好友,我視之為世叔伯,他對廉署歷年增加撥款作出批評,認為案件數量減少,情況不合理。

表面上,世叔推斷,有數據支持,但問題係近十多年來,通脹屢創新高,成本上升是必然。此外,每件案件,所用資源和性質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如果是抓低下階層,彼等多數沒有律師在場,自然容易講錯說話,但如果抓的是億萬富豪,必定步步為營,所有步驟,跟足程序,因為一個小錯,整件案件便可以完全推翻,而且,有錢人犯案,不是那麼容易留下證據。富豪可以請得起李柱銘等世界級大律師,基層只能夠請申請法援。

近日,健吾分享了豬場新聞帖子,原帖指限速器只顯示時速72公里,諷刺蘋果記者是否來自大陸?健吾作為公共知識分子,竟然不看內文而分享。

大部分馬路所限時速也不同,橫街窄巷,不可能超過七十公里。而蘋果指的超速,不是「超過限速器上限」,而是「『該段』道路上限」。即使沒有基本常識,也曉得按入連結看內文,整篇文章有清楚說明。而限速器的最大局限,是超過八十公里才會響,但大部分道路時速限制都低過八十。

有些朋友,以為多人飲酒地方,必定交通意外頻繁。然而,看回數據,蘭桂坊反而不見得特別多。因為醉酒駕駛,不止單一因素使然,還有重要一點,就是該地方是否有足夠的泊車位供應。

科學家叔叔的教導,有其用處,我時刻銘記在心,我仍然學習多看所有因素才作結論。盲點謬誤,人皆有之,不過出於知識分子之口,難免貽笑大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