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yaka Hizuki

一個隨街可見的八十後沸青 網誌

國際

後特朗普的世界狂想

後特朗普的世界狂想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今日世界應該多了七十四億副眼鏡碎 (包括埋特朗普果副),但既然美國人選擇了他,唯有就是看看四年後個世界會變成點就好。

對於特朗普:成為總統後他的口應該會收斂一點,最少白宮的技術官僚一定不會讓他講到 f-word。大口性格仍在,而且在爆肚期間肯定會滲到不少外交不適當語言而達到一些風波,但應該不會口舌招尤。更大問題是政策,特朗普是一個生意人,他會以營運一盤生意的角度去營運國家,至於怎樣的營運相信香港人絕不陌生,因為第一任和第三任的行政長官就是這樣營運香港的。不過特朗普治下會好一點點,他會說一個政策/對策的大方向然後交由副總統和相關的部長全權負責,而不會將那兩個人形生物般甚麼都要管的,但最少這四年美國人就能嘗到甚麼是長官意志。

對於美國整體:特朗普治下的美國的確會做到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不過那個 “great”不是解強大,而是宏偉。特朗普將會讓基建上馬加速,十數年後東西岸和湖區將會建成大型高速鐵路網絡,稅務優惠會讓更多的以美國內需為主的大型工廠回歸美國(但卻讓那些賣遍全球的品牌加速離開美國),重振美國的第二產業,但對第一和第三產業而言未必是好事。第一產業自然會面對污染問題,而第三產業,尤其是金融業,就要面對政府的法規漸漸會追不上世界科技發展的問題。不過更大的問題是以減利得稅和富人稅項為主軸的扁平化的稅務政策不單會讓美國赤字解決遙遙無期,更會讓貧富懸殊加劇。

對於美國東西岸和湖區等市區和其居民:特朗普的政策會讓大量法移民自行或被請離開美國,同時也會讓成為真美國人難一點,大城市內的廉價勞動力會減少,但讀書人很難屈就去做收銀,故此自動販賣機又或者其他自動化服務將會蓬勃起來。特朗普應該還是會延續奧巴馬的科技政策,且會對金融政策拆牆,不用那麼多的監管來讓讀書人多一點機會投入金融業。但整體而言特朗普治下,對城市的宜居性仍然會下降,因為他不會在市中的政策有任何意見 (除了可能會多一點鐵路和公路,還有紐約可能會有一個新機場外),但污染會嚴重點。

對於美國中西部的人:特朗普治下絕對有利第二產業發展,資源開發更是絕不手軟,更多的低學歷正美白人會有工做,工會會被壯大,但掉轉頭這些工會將會反咬特朗普一口,要他增加工人福利,但特朗普應該唔會聽,最後四年後特朗普將會受到今次最支持他的人的懲罰。

對於西歐,拉美:特朗普的對西歐和對拉美政策將會出奇地和奧巴馬時代相當接近—很大程度的不管。特朗普會將外交政策全面交予他的國務卿負責,並附上一條: “Don’t bring mess to me”。這位國務卿亦會相當醒目的不會自己做事,無論未來英國脫歐,或者巴西出現的危機,也許就一句表示關注帶過。不過特朗普最少會仍會當西歐拉美是朋友,不會怎樣惹他們麻煩。

對於中東和阿拉伯世界:首先對於 ISIS,特朗普當選是絕對的噩夢,相信特朗普很快就會要求各軍上將提交三十至一百萬的大軍名單開赴伊拉克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甚至順便進攻敘利亞的…反政府武裝! 對巴沙爾而言真是莫大喜訊啦。打完 ISIS 後,美軍會迅速撤走,但大家都知道阿拉伯世界各國間都關係唔好,還有庫爾德族那邊的問題,呢D野特朗普不會太管 (他只會管如果戰爭讓穆斯林流離失所漂到別國時怎麼辦),最後呢D 國家的內戰會持續下去,世界和平終究幻想。

對於非洲,東南亞,澳洲:特朗普應該不會像奧巴馬般,而是送他們三個英文字—WFC。管他們自生自滅。或者就是和菲律賓總統杜特會面時會來場 MMA 的這些小插曲吧。

對於俄國:普京當然開心,因為已經無人能阻止他在東歐怎玩。前蘇聯加盟共和國 (除烏克蘭和波羅的海三國) 會加速成為俄國藩屬的過程,克里米亞亦很可能正式成為俄國領土。但他不是最開心那個。面子可能能賺盡但西歐對俄國的制裁將會不減。特朗普雖然不會管歐洲 (應該說不會管其他國家),他也不會在一些大原則下出賣西歐。

對於日韓:特朗普當選,最開心的不是普京,也不是雜總,而是安倍晉三。特朗普將會減少對亞洲的支持,要日本韓國 (不是中國) 負擔維護東亞穩定的角色。特朗普將會支持安倍晉三修憲將自衛隊升格為…帝國軍! 不是自衛軍而是帝國軍! (很重要所以要打兩次),而且會要求日韓 (可能連埋澳洲) 成立軍事同盟取代日美安保條約,而日本的正規航母計劃將會不日上線 (可能特朗普甚至會鼓勵澳洲都整兩隻玩下),安倍偉業達成,雖然代價是因為日本怎樣也按不下匯率而經濟全面崩潰。不過對韓國就不是說笑了,他們面對金三世的襲擊風險明顯增加,不過就算是特朗普都不會讓金三世玩膠成功,佢夠膽玩遷駐關島的美軍亦唔會同佢客氣,只係路途遙遠初期要靠自己和日本聯軍擋一下了。

對於契丹:外交軍事上的繃緊狀態很可能放鬆,南海再不是問題,因為契丹將全面佔據,但尖閣 (頭盔:以國際通用實際管治優先下本人會稱釣魚台為尖閣,他日釣魚台再比契丹實際管治後我會改回稱釣魚台) 或者是東海問題特朗普會默默站在日本一方,主因是怕麻煩。但經濟策略上特朗普將不會讓契丹好過,特朗普會主力將契丹和中南半島的工廠搶回來,而且更會讓契丹生產的產品變得在美國毫無競爭力(中南半島的話可能還會有小利),契丹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對於地球:未來大家會面對的可能是惡劣天氣會更惡劣,極端天氣會更極端。特朗普的反反氣候暖化立場近乎信仰,佢應該會傻到去拆發電風車然後原址起鑽油台,將太陽能發電板拆掉然後原址起燒煤的發電廠。祝地球之友,和地球,好運。

對於火星人:惡夢。世界進入大右轉時代,Baby boomer 全面進場,七八十後全世界都無其容身之所,他們需要新的領土建立新的國家,奈何全世界只剩下南極為無主地,故此絕望的年輕人唯有投身開發外太空,很快地球紀元要由 AD 變成 UC (至於 UC 79 年會發生甚麼事不要問我)。民間主導的火星開發將會以超幾何級數加速,火星人將會被迫遷。但順帶一提,特朗普會幫 NASA cut cost。

最後,對於香港: 最壞的結果。奧巴馬或者克林頓夫人最少會有點口惠,到特朗普後好可能連口惠也沒。香港以後需要獨自戰鬥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