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芸

哲學博士,獨立學者 網誌

社運

香港保衛戰:常委權爭與民主轉型

香港保衛戰:常委權爭與民主轉型
廣告

廣告

10月27日的漢江泄評論指出,梁振英之所以不等法院宣判就積極尋求人大釋法,意在與張德江聯手,在香港製造台灣「二二八」事件的翻版。11月3日,漢江泄再發評論〈張德江與黨中央抬槓擬釋法亂港 全國人大淪歷史罪人〉,明面上是針對張德江,在我看來卻似乎更是意在警示港人:王歧山不希望北京直接插手宣誓問題,因為深知一旦釋法後患無窮,但他並無把握能在事前阻止張的行動,最多只能在事後追究其政治責任。11月5日的漢江泄評論更直指張德江為「陰謀家」,並將張德江、劉雲山、廖暉、張曉明等稱為「反革命集團」。雖然措辭愈來愈嚴厲,開口閉口「核心」、「與黨中央抬槓」、「顛覆政權」等等,但是,它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習的看法,我覺得是很可疑的。比較能夠確定的是,王歧山不僅借助反腐,而且利用成報這個平台,打擊自己在政治局裡的對手們。

「亂港四人幫」之首至今仍是問號,顯示漢江泄系列評論所圖甚大,大有將所謂江系人馬一網打盡之勢,這是極不尋常的。如果說,前年的法辦周永康,還可看作新世代通過對前任進行政治清算,來樹立自己的權威(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那麼,一位在任常委企圖生吃另一位在任常委,則標誌著權力鬥爭劇烈程度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但是,對於始終未能實現政治轉型的中共來說,這卻又是本性使然:只要權力仍被視作某個小圈子的私產,只要未能經由公開的競爭性程序,對權力更替方式進行規範,那麼,不管是一人獨裁,還是集體領導,都不會改變「宮廷政治」的性質,而與之相伴的各種陰謀(乃至政變的圖謀)也會層出不窮。

一位常委想要生吃另一位常委,當然要極力拉攏習核心,漢江泄處處以習的忠實追隨者和護衛者自居,但習是否願意力挺王歧山,卻很難說。我們所能看到的是,對於王歧山和張德江分別利用《成報》和《環球時報》隔空對轟,習並沒有出手制止。也許,對習來說,不管是以超然姿態看兩大常委相爭,還是拉一派打一派,重點是不能讓其中任何一方獨大,以致威脅到自己的地位和權威。

王、張兩大常委之間的爭鬥,是否與下一屆常委組成及習的接班人遴選有關,目前尚不明朗,但毫無疑問的是,它將大大改變政治局內的權力生態,令派系間的結盟/敵對關係更為複雜而多變。而且,由於其中一方率先利用黨辦媒體(《成報》)製造輿論,迫使另一方通過另一黨媒(《環球時報》)還擊,這意味著高層權鬥開始走向公開化。就此而言,我是樂得坐山觀虎鬥的。

西諺云:一個聖人的統治是暴政,三個流氓坐下來談判就是民主。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它並不保證選上去的都是賢能之人,相反,它對人性的預設很低。它承認統治欲是人類的基本慾望之一,因此圍繞權力尤其是最高權力的競爭是不可避免的。它只是說,當官員只需對上負責,而不是對下負責時,當官員的陞遷取決於長官意志,而非民望時,腐敗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它力圖通過一套公開的法定程序,來規範野心家們對權力的競爭:

它通過有競爭的選舉,來使得權力的獲取具有認受性,而非僅僅基於暴力;

它通過定期選舉來更換最高領導人,使得權力更替取決於公開和平競爭的結果,而非某個人的乾綱獨斷,或一小撮人的密室謀議;

它使得競爭的贏家不能對對手進行政治清算,卻也使得輸者可以體面退場。它令贏家不能為所欲為,卻也使得他們不必害怕失去權力;

它使得不同利益集團的野心可以彼此制衡,而每個集團為了上位都要爭取民意的支持,并且爭相揭露對手的污點,這樣,它就使得出於私利的行為能夠有助於公益,使得權力能來自於民且用之於民。

漢江泄評論曾多次或明或暗提到六四,並將2005年的汕尾事件稱作「六四」以來最大血案,其用意應是爭取胡(耀邦)趙(紫陽)故舊以及香港民主派的支持。作為六四余孽,我當然樂見中資港媒間接為六四公開發聲,並且期待,隨著王張權鬥的深化,其中一方能在內地媒體上公開呼吁平反六四。

我並不奢望能在習的任內實現平反,但,開放言路,讓六四話題脫敏,是第一步。八九學運是80年代政改潮流的最強音,六四之後,公共領域的政改討論嘎然而止,造成廿七年來的「跛足改革」,社會矛盾越積越深,群體事件層出不窮。不平反六四,則重啟政改亦無從談起。而若沒有政改,那麼,且不說制度性腐敗無法清除,中共內部圍繞最高權力的鬥爭,其激烈程度亦會有增無已,輕則政變迭起,重則引發內戰,令三十多年來的建設成果毀於一旦。

這不是危言聳聽。雖然郭伯雄、徐才厚均以受賄罪被查處,但2016年5月25日的《解放軍報》說,這兩位前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要害問題,並不在於他們「貪腐駭人聽聞」,而在於「觸犯了政治底線」,在於未能「堅持党對軍隊絕對領導」、「認真貫徹落實軍委主席負責制」。顯然,後鄧小平時代的中共,既沒有了崇高的政治理念,也不再有能夠一錘定音的政治強人,軍中也和黨政系統一樣,分裂為不同派系,各自支持不同的黨政要員。在這種情況下,每一位有實力角逐大位的政要,都可能會想到利用軍隊暗算競爭對手,也都需要防止對手利用軍隊將自己肉體消滅。

軍中當然也會為了能將自己支持的人選送上大位而內鬥不止,而由於中共在名義上是「黨指揮槍」,那就保不准哪天出現個「挾天子而令諸侯」的軍事強人。近年某些軍中少壯派例如劉亞洲等屢屢就中國內政外交公開發表看法,顯示干政思潮已在軍中抬頭,未來前景委實堪憂。要避免高層權鬥害人害己、禍國殃民,唯一辦法是開放言路、平反六四、重啟政改。

雖然我樂見中共高層鬥爭公開化,不過,由於雙方選擇了以香港作為角力的主戰場,而香港建制派在我看來過于軟弱,不敢在這緊要關頭堅決捍禦香港的根本利益;非建制派又對大陸情勢疏於研究,對西環佈局缺乏預見,只知見招拆招,被動應戰,渾然不覺正一步步走進對方設下的陷阱。因此,我覺得必須出聲警告港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