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之三:「一二三」事件宵禁對澳門影響

廣告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之三:「一二三」事件宵禁對澳門影響

廣告

圖為:香港工商晚報(1966.12.6)

原載澳門訊報

「一二三」事件的發生,居民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其次就是來澳旅遊的遊客受到影響。這是其中由於澳葡政府在一九六六年尾一段時間,實行所謂宵禁政策。這種宵禁政策的實行,限制市民晚上出行自由之外,也影響各店舖營業的生意。其次就是「一二三」事件帶給市民和遊客的一種恐怖感,這種恐怖感就算「一二.三」事件後,也未能完全解除,這是由於中國「文革」還未完全結束,當時左派示威者在「一二三」事件後的所為,對社會仍存在一定影響。因而在社會上形成一種恐怖氣氛,令居民和遊客聞而生畏。

「一二三」事件宵禁情況到底是怎樣?當時的《市民日報》詳盡記載宵禁實施的時間。根據《市民日報》記載, 宵禁是由示威者發起暴動的一二月三日起。一二月三日下午六時左右頒佈執行宵禁令,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一二月四日下午六時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五日中午十二時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六日下午四時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七日下午四時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八日下午五時半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九日晚上十一時起執行宵禁令。一二月十日淩晨一時半起執行宵禁令。直至一二月十日晚上,澳葡政府發表《澳門省政府秘書處公告》,決定取消宵禁。

到底宵禁令是什麼政策?宵禁令其實是指在晚上於社會實施的一種軍事管制戒嚴令,就是禁止居民和遊客在晚上出行。禁止居民和遊客晚上出行的原因,可能是防止再有暴動發生,希望以這種措施控制局面。從觀察以上數據可見,戒嚴宵禁令長達一個星期實施。試過最早是在一二月五日中午十二時起執行,最晚就在一二月十日凌晨一時半執行。

澳門是個賭城,當時澳門還沒有觀光塔、還沒有金光大道,賭博和夜生活應該是澳門旅遊其中一個賣點。晚上禁止居民和遊客出街,自然談不起旅遊。因為晚上有軍事管制,許多居民不敢出外工作,許多賭客不敢出外到賭場賭錢,在澳門當時可有旅遊空間?至於最終取消戒嚴宵禁的原因,按照澳葡官方《澳門省政府秘書處公告》說法,是由於宵禁沒有存在的必要。個人認為長期宵禁當然沒有存在的必要,只會導致官民關係惡化、人員傷亡財產損失,令澳門社會經濟問題惡化。

香港《工商晚報》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六日載,「澳門在解嚴的時間中,市民紛紛外出搶購糧食,糧食店俱在半掩門中做生意。」另外又載「市面上除食品舖生意興隆外,藥行的生意也不俗,不少在戒嚴令患上頭身暈熱者,都趁解嚴時湧到藥房去搜購應用藥物。」香港《華僑日報》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六日載,「澳門來客說葡兵刺刀殺人,金舖少東遇難,解禁前數分鐘利為旅門前發生慘劇。」新加坡《南洋商报》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八日載,「三輪車幾乎全部出動截客,雖以 千計之三輪車穿梭來往,但車費比往日高昂得多 … 營地街市堆塞著牲口 、肉類、鮮魚的市民,可惜貨疏價昂…」

可見在晚上宵禁期間,社會治安非常惡劣,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由李孝智先生撰寫的哲學碩士論文《澳門「一二三」事件的口述歷史與葡萄牙的殖民統治》,也有記錄在葡兵機槍口前走過的孫姑娘,口述訴說她經歷宵禁中的澳門街道一段歷史。當年的澳門街道情況,應該如當時華人領袖何賢所說,「無事不可出外」了!解除宵禁期間,交通和街市等價格上漲,居民出外購買糧食也人心惶惶。由於人心惶惶,藥房需求劇增。超過五十多六十歲的澳門居民,一定對這段歷史經歷記憶猶新,希望他們道出更多口述歷史給更多年輕人知悉「一二三」事件。

另外,有兩個有關「一二三」事件活動值得推薦。首先就是由澳門公民力量(Macao Civic Power)在十二月三日晚上十九點,於葡文書局地庫舉辦紀錄片放映和論壇,邀請到林玉鳳、黎鴻健、白嘉度和譚志強幾位從研究者方向探討「一二三」事件。其次就是由蘇嘉豪 Sulu Sou主辦,澳門青年動力協辦,在十二月四日(星期日)下午三點至六點,於葡文書局地庫舉辦「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座談會——澳門半個世紀風起雲湧,邀請到李孝智(「一二三」口述歷史研究者)、陳偉智(歷史教育工作者)、譚志強(政治評論員)、鄭國強(歷史文物關注協會理事長)、陳浩東(歷史教育工作者)、林發欽(歷史教育學會會長)。該活動是從不同角度和正反史觀,與參加者尤其是年輕一代共同回顧過去和展望將來。歡迎大家參加,去認識這個屬於澳門人的本土歷史。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之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