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從狼英棄選看破局理論

廣告
從狼英棄選看破局理論


廣告

梁振英宣佈放棄連任,震動全城。此人搞風搞雨,四面樹敵,自是死不足惜,但對一眾尋求破局的人來說,卻是失去了一個大好時機,

人類天性短視,未到火燒眼眉,永遠不會主動求變。正因如此,推動任何制度上的改革都是極其困難。面對雙非嬰、搶奶粉等即時問題,政策一經推行,立即見效,人人支持;但說到政治體制,大部份人卻會覺得和自己無甚直接關係,難有熱切追求。

因此,要向短視的人解釋一個制度的壞處,不能只講理論邏輯,而是要找實質例子。例子還不夠,而是要直接影響他們日常生活的事情。說一大輪accountability、checks and balances、judicial independence,對方只會不知所云;但當你告訴他「無普選所以你咪無得睇HKTV囉!」,便會立即恍然大悟。

梁振英對民主運動的作用正是如此。宣誓風波之時,有人指責梁游成了中共的棋子而不自知。其實梁振英何嘗不可以是民主運動的棋子。那些想像力豐富的陰謀論自是不值一哂,但在任何政治博奕中,善用形勢原是常識。有了梁振英,有了國民教育,有了TSA,才能激起大多數人對政權的不滿,有了這些不滿,他們才有動力去追求一個更公義的體制。

就算是真心了解民主理念的人,在安逸之時,往往也會心有餘而動力不足。臨急抱佛腳的壞處大家都知,但當deadline遙不可及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的起心肝,提早完成工作?事實上,近年多了年青人關心政治,與樓價高企等民生問題亦不無關係。至於那些看透世事,認為天下烏鴉一樣黑,「選邊個出黎都係咁架啦」的人,就更加是不見棺材不流淚。有危才有機,壓迫愈大,反抗的力量才會愈大。

如此說來,追求破局,豈非等於支持亂局?這種說法雖然有點本末倒置,但無可否認,兩者也確有相類之處。溫水煮蛙之險,乃是因其不經不覺。所謂破局,就是寧願敵人正面來襲,也勝於慢慢陰乾。破局之目的,當然不在其破,而在劫後重生。熬過了最黑暗的黎明,才能迎來新的一天。有沒有可能萬劫不復,永不超生?破局論者深信如此下去,也只是死路一條。當他們got nothing to lose,不如背水一戰,試圖絕處逢生。

從這個角度看,傳統泛民過往採取的策略,試圖和中共協商談判,都只是將問題掃落梳化底。雖然那些指控泛民和中共打龍通,旨在麻醉港人的陰謀論同樣無稽,但以客觀效果來說,泛民的確令煮蛙的過程變得更加隱晦,某程度上也可算是助紂為虐。他們和新生代最大的分別,在於雙方對香港前景有著完全相反的看法。以前傳統泛民相信香港的民主進程正一步一步向前行(相信現在已很難再維持這個信念),新生代卻認為是在一步一步倒退。這正正解釋了為何部份激進派對傳統泛民恨之入骨,對其攻擊比對建制派更加猛烈。

放棄梁振英,在中共對香港的大方略中,不過是退一步進兩步的策略。梁振英DQ梁游之後食髓知味,又想再奪四席,敢情是在北京沒有明確指示的情況下,揣摩上意、急於示忠的個人決定。卻不知此著過於冒進,連建制派亦擔心會惹來民意反彈,終於堅拒挺梁連任,而中共在不夠票的情況下亦只能棄子。由此可見,中共亦十分清楚破局對其有害無益。你以為走了個梁振英,就等於中共讓步,等於下屆會有普選嗎?別太天真了,他們不過重新調較好火候,回復從前的速度慢慢烹煮而已。

如果梁振英連任,將會是一個絕佳的導火線,觸發新一波抗爭行動,規模甚至可能比雨傘運動還要大。如今狼英既去,就算是第二乞人憎的葉劉當選,恐怕也難以觸發大型抗爭。葉劉當了三十年的公務員,必定比梁振英謹慎,其陰險狡獪甚至可能更有過之。就算肩負廿三條的硬任務,想來也會陰陰濕濕地分拆上市,當年的50萬人難以復見。時勢既變,民主派推動政制改革的工作只會變得更加艱難。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就看他們的政治智慧了。

讚好作者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