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回顧澳門與北韓逸聞

廣告
回顧澳門與北韓逸聞

廣告

原刊訊報

與妻兒久居澳門、北京的金正男,今年二月十三日情人節前夕,不幸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遇刺身亡。隨著有關遇刺金正男事件的熱烈討論,許多文友撰寫文章或出席論政節目評論事件,提及許多有關澳門與北韓關係和金正男的話題。由於文友早已評論太多事件的分析,一些學者撰文提及許多澳門與北韓關係秘聞,筆者就不去重覆記述和評論。本文就想從舊報紙的當中,回顧曾經刊登在報章上,但現在還沒有太多人知道有關澳門與北韓關係的逸聞。

澳門與北韓關係,也可以指澳門與朝鮮關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雙邊關係。熟悉澳門與北韓關係的人士,應該都認識朝光公司。劉頌傑在二零零七年於《鳳凰週刊》刊登文章《朝鮮人在澳門》文中提及朝光貿易公司在澳門一九七四年起,是一間北韓駐澳秘密機構,承擔在澳門總領事館的角色,也承擔其他一些重要任務。

奇怪的是《亞洲華爾街日報》在一九八七年二月十七日報道說,很多在澳門的北韓商人介入諜報工作。香港《大公報》在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日報載,澳門朝光公司副總經理金成昊則在一九八七年二月十九日否認《亞洲華爾街日報》一項報道,而且指責該指控嚴重破壞中國、北韓、葡萄牙友好關係。

不過據澳門《市民日報》在一九八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刊登報道,報道載韓國國家安全部門在一九八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宣稱,在日本、澳門被收買蒐集情報,替北韓平壤政府作間諜的五名韓國人在韓國被捕。觀察以上報道所見,澳門的北韓商人有沒有像時任澳門朝光公司副總經理金成昊所說,完全沒有介入諜報工作,就不太清楚了。這是由於澳門報章曾經有報道有韓國人在澳門被收買蒐集情報。同時由於年代久遠,難以查證當時的北韓商人在澳門做過什麼活動。至於有沒有,請讀者自行判斷。

澳門《市民日報》和香港《香港工商日報》等報曾經在一九七八年七月五日連續幾天報載,三名澳門少女神秘離奇失蹤。三名澳門少女神秘離奇失蹤之後,一直沒有消息。她們曾經工作的公司,曾經暗花萬元找尋她們,但始終找不到她們。直至一九八零年代才有消息,按照新加坡《星洲日報》在一九八八年二月七日報道「據日本《朝日新聞》引述韓國權威晚報《東亞日報》報道說,一九七八年六月在澳門被朝鮮特務綁走的三名中國女性已被確認是住在朝鮮。這是該報從有關方面獲得上述三名失蹤女郎的相片,然後拿給曾經被朝鮮綁走的韓國女明星崔銀姬對證。崔銀姬也是同時被朝鮮綁走,直至一九八六年二月才從朝鮮逃往美國。」這件事直到二零零五年再度成為焦點。

需要這麼久才知道三名澳門少女神秘離奇失蹤的下落,可見北韓人綁架他人的手法非常神秘。其次令人不太明白的是,為何三名澳門少女當時這麼主動地,與不太認識的自稱日本客人約會。感覺這件事上,當時的澳葡當局對邊防工作做得不太好。當時北韓人可把三名澳門少女拐帶走,葡萄牙對澳門社會這樣管治實在有害。希望這三名澳門少女未來能與澳門家人團聚。

澳門與北韓於一九八零年代,曾經在世界盃亞洲區足球賽交手過。據新加坡《星洲日報》在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報道「宣稱是派國內的冠軍隊——牡丹峰隊代表他們出席世界盃亞洲區第四組足球對圍賽的朝鮮,前晚在香港舉行的編組賽中,雖以三比零輕取澳門,但表現未見突出,沒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能夠擊敗,可以說是意料中事,因為這是澳門第一次在國際上亮相。」原來一九八零年這次是澳門第一次在國際上亮相,不過可惜世界盃亞洲區足球賽表現未見突出,而輸給北韓。希望現在的澳門足球隊能夠爭取更好成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