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盧展澄

初出茅蘆的小書憧,民間記者,畢業於中大性別研究碩士,中文系學士,副修政政。 網誌

生活

時代廣場外分手──看「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

時代廣場外分手──看「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
廣告

廣告

才子總是多情,而像畢加索一般的天才才子理所當然地「才」「情」橫溢,雖然曾有許多女伴,但最終情歸處,還是相差幾十年的平凡女子身上──即便外界說她跟這位名留青史的畫家有多不配,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她,可能是因為在愛情裡追逐了半生,最後所渴望的,不過是一個讓自己安舒的人。由二月二十六日開始至三月二十一日,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展出十三張畢加索以積琪蓮為模特兒的版畫,這個展覽一直只在西班牙展出過,遠道離開畢加索所愛的國土,還是第一次。不過對於我這種對版畫或是立體主義沒有太多的認識的人來說,我比較認為它像一個愛情展。

以前在文藝圈裡工作,身邊有許多文藝愛好者,當中不乏作畫之人:「我們去看展覽,喜歡看畫家的筆觸和肌理,也看他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畫畫,以及一切線條和改動。」作畫的朋友如是說。我不才,在這一場展覽中,我只能看到畢加索對積琪蓮沉重而傾倒式的愛。十三幅版畫都是由畢加索的視點出發,以不同的方法刻劃積琪蓮的側面,而他的傾倒在於色彩的豔麗,在幾乎只有深淺和單色的版畫世界,他用不同層次的暖色調呈現積琪蓮不同的面貌,時而溫柔平靜,時而剛毅倔強。

一個男人能不斷摹畫一個女人的同時,了解並掌握她所有的形態、溫度與神緒,如果這不是真愛那到底是什麼?時代廣場的展覽裡,有一設計,就是正對著展覽的焦點畫作《積琪蓮》之處,有一張偌大的畢加索專注的雙目的照片,如此情深,如此愛惜,畫作能成為經典大抵因此。

走出時代廣場的展覽區,想起自我的戀情總是因為愛得過於沉重而分開,愛與被愛,其實都一樣困難。畢加索與積琪蓮能走過的歲月,雖然困苦,但也算是一種幸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