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未完場始終唔好慶祝住

廣告
未完場始終唔好慶祝住

廣告

巴塞隆拿在歐聯十六強次回合,在第95分鐘入波,以總比數6比5擊敗巴黎聖日耳門,再一次印證黃興桂的金句。

巴塞在首回合,可是落後4球,亦是歷史上首支球隊在歐聯首回合落後4球可以反勝的球隊。

最值得高興的,是射入反勝一球的球員,叫沙治羅拔圖。

過去十多年的巴塞王朝,總有一位可靠的右閘,在433陣型中承擔防守責任外,其後上助攻亦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較遠的那位叫比列堤,較近的叫丹尼爾艾維斯,後者今季離隊後,對巴塞打法的影響其實遠遠比中場傷患、中堅不穩及恩尼斯達老去的影響為大。

丹尼爾艾維斯可說是愈老愈可愛的球員,年輕的他可以不惜力上上落落,與曾主打右路的美斯的配合留下不少經典。隨年齡愈大,他的打法亦有所改變,變得更有智慧,會在比賽中更多地留力,看準時機才會插上,在防守上亦愈見進步。帶點古惑的他亦不像年少時輕易吃牌,反而是卡位更準,更懂得何時「出古惑」,在隊友疲累的時刻倒地不起、倒地翻滾是其絕招。

艾維斯離隊後,教練安歷基安排的方案有兩套,本來首選的一套是將青訓中場球員沙治羅拔圖移到右閘位置,羅拔圖擅於長途奔襲,在季初確有幾次精彩助攻,不過他防守能力弱是致命傷,幾場過後就開始被對手針對。巴塞的433陣型,對兩閘球員要求極高,面對的對手一般會採用防守反擊,然後長傳巴塞兩閘空位,兩閘必須回防及時、單對單防守能力高。艾維斯勝任、左閘佐迪艾巴勉強可以,但羅拔圖完全不行,歐聯首回合對巴黎是災難的爆發點。

這當然與常規中堅馬斯查蘭奴養傷、防守中場布斯基斯今季狀態下滑有關,令球球隊應對反擊能力大幅下降。

安歷基本來在對巴黎首回合前,已準備實行「Plan B」,把買來後長年擔任後備的亞歷士維度扶正為正選,效果亦十分不俗。可是就在歐聯前一場的西甲比賽,6比0擊敗艾拉維斯的比賽中,完場前遭對手鏟傷,球季報廢。

這亦是為何巴塞對巴黎的首回合中「失常」的原因之一,球員目擊恐佈場面,心理影響之大往往是觀眾難以理解的。

結果 Plan C 出台,便是變陣343,這招在哥迪奧拿年代其實早已嘗試,即是撤下兩名閘位球員,改打三名中堅,這在對巴黎次回合前已經在西甲賽前演練,效果亦不俗。至於 Plan D,則是安歷基宣佈其實早於作出的決定:季後離隊,如今看來這一著是他早預留的,在球隊困難的時刻動員球員。

次回合一如所料,343出台,亦頗幸運的在開賽3分鐘已射入第一球。不過卡雲尼在60分鐘扳回一球後,領先3比1的巴塞要連入3球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球隊亦完全洩氣,不過巴黎球員沒把握機會射入第2球殺死比賽。

第95分鐘,後備入替的沙治羅拔圖建功,這是對他的救贖,他是青訓球員,在巴塞青訓體系能力下降的時刻,巴塞球迷應感到特別高興。這球亦會與恩尼斯達在史丹福橋射入的一球,並列於歷史。

巴塞最終反勝,幸運因素、球證因素當然是有,但不可能因為一句「球證幫忙」就「總結」比賽,我不會視作這些評論的人是球迷,他們根本不懂得欣賞一場球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