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2)關兆倫

廣告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2)關兆倫

廣告

「連有些朋友也說會請假去追(曾俊華)車啊!」談起周五曾俊華落區巡迴港島和晚上的造勢晚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建築師關兆倫說。「預計一千人?一定唔止啦!放工時間仲唔多人到爆!」

數天前民主300+開會後,宣佈大部份票傾向投予曾俊華。勢似「All in」,但內裡有多少暗湧和無奈。泛觀300+內多個已稱會投曾的團隊,都在facebook詳述投票理據。「有人說:就算All in,我地個聲明都要寫得好點、詳細點,不要好像我們很滿意咁。我們投給他,不代表支持他的政綱,只是這環境下,投他是最適合。」匆匆放工趕來、「CoVision 16」成員關兆倫說。「算啦,『戴頭盔』嘢都是令自己好過點,我覺得不會有市民記得。他們只會看到:『民主300+ All in John Tsang』。」

當文字是刻下唯一能自由地持守的東西時,一字一句所包含的邏輯、原則和願景,就其重量絕對重於泰山。這反覆雕琢的聲明說,無論選舉結果如何,他們都會繼續監察未來特首,包括重啟政改和落實831框架外的政改方案;堅守一國兩制及防止內地干預香港事務;捍衛司法獨立及言論自由;以及保障住屋權和實踐可持續發展。

聲明最後一句,是「感謝與我們同行互勉的香港人」。

他自言沒有感到十分無奈,因為現實就是,香港現在的確是沒有民主。「要有民主,就要一步一步行,好明顯一定跳不到胡官那一套。若是真普選,當然係揀胡官啦!」他說。「無就要揀一個人令你達到那一步,胡官好明顯一定唔係。大家要接受這個現實。我會視為一種手段和過程。」

而他們的確盡力在提名期時,啟動了「民主政綱先決計劃」,把46張提名票給了胡官,成功令政綱不及胡官的曾俊華,在政改和23條這兩項核心議題上,有所修改。「他說了後,很多市民都覺得接受到,所以是關鍵。」

「(計劃)是一方面迫John Tsang,一方面持守返我們的價值。」他說。「很多人會說是已放棄了原則,你講完又係提名,但也沒法了,不能please所有人。」

環顧三個候選人,他認為胡國興的政綱最貼近民主派和基層市民,絕不「離地」。「我覺得他是勇敢的。」關笑說,很想跟胡官作「深情對話」。「他也估到勝算如何,加上這樣採納我們這邊的政綱,也預了對面會『砍纜』,831被搞到零,跟叫『我要真普選』沒甚分別。我很想問他:到最後還堅持去拉票,但又不再加碼推自己的理念。你是想達到什麼目的?689管治太差而想發聲、有個希望?還是真的預了會輸?都幾樸朔迷離。」

關兆倫估計,即使有很多「林鄭過票」陰謀論,胡官應第一圈會被淘汰,感覺上,他認為林鄭很可能會當選。「因為又無特別有人出來撐曾俊華,我又不覺得(建制派)會私底下聯絡,去一起投票與曾那邊,最恐佈是人心惶惶的環境,對建制來說,你不知誰是鬼是人,每個身邊朋友也可能是鬼。」

即使不完全認同曾俊華的政綱,不很滿意他全民退保、標準工時和房屋等政策,但他要承認的是,「薯片叔叔」又真是吸引到不同光譜的人支持,示範了如何把兩極化的社會重新連起,雖然是先去除了最極端、敏感的題目,讓不同光譜的市民有所認同。「整個選舉工程真的很成功,他是第一個當普選玩的候選人,迫使林鄭也要跟從,如開facebook和落區。」

說到這裡,自言非常悲觀的他說:「心情有點灰呀!因為曾俊華機會其實都低嘛。」他分析,就算民主300+「All in」,最多也只是三百多票,而商界會轉投給曾俊華的,「可能性我覺得無。無啦啦掂解要轉呢?如我是對家,生意都在大陸,要靠中聯辦幫我聯絡,我有何必要去逆他意?這是吸引不到我過去,即使是暗票。」他說。「希望這班人有良心啊!」

關兆倫認為民主是要去監察當權者的決定,令他不能權力過大,亦有輪替去作修補,誰當選做法會很不同。林鄭當選,溝通會有困難,也不知點叫她「找數」,她明說不會重啟政改,可能要從她曾提及發展青年議會入手,以及公開土地資料和首次置業方面監察。若曾俊華當選,他稱也要小心,不要以為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就鬆懈下來。

當聽聞有些民主派人士說,若「薯片」勝出會慶祝一番。關兆倫斷言,他是會絕對阻止的。「個人層面沒問題,但對民主派這不是一個勝利來的!只是一小步,而你要的是『真普選』,除非你民主派只是個『朵』,否則有「真普選」或似樣少少是選舉你才慶祝。現在是有一個開明一點的建制令你昐有一絲希望改變。」他說。「但我不敢想會有奇蹟。」

在投票日前一天,他登上了獅子山頂,問了一個問題:「今天有點霧,明天又會如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