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許銳宇

沙田區議員,喜歡哲學,但不代表喜歡鑽牛角尖,只是喜歡它的懷疑及思辯精神。 網誌

生活

從「攻殼機動隊」說起:Who am I?

從「攻殼機動隊」說起:Who am I?
廣告

廣告

電影「攻殼機動隊」的英文名稱為「Ghost in the Shell」,恰如其份地指向了電影所牽涉的主題:精神意識(Ghost)與物理軀軆(Shell)如何決定一個人的本質。

一般人這樣理解自己,認為除了物理層面的軀體以外,還存在著獨立的精神意識,而精神意識則定義了自己的本質。我們覺得,某人縱使損失部份肢體甚至面目全非,這也不要緊,因為精神意識才是真正定義了他的本質。不過,若某人不止肢體殘缺、面目全非,就連精神意識都變得異常或遭到極大幅度改變,那麼,我們是否仍視他與以前的他「本質」不變呢?

電影將這種處境推想至極限,女主角原生肢體被割除,僅剩下被視為代表著精神意識的大腦,被植入機械人中,更甚者,女主角原有記憶被抑壓,及被植入虛假記憶。這時,女主角除了存活於人造肢體,更只能憑藉虛假記憶去生活。這時,女主角應被視為以前的素子?還是應被視為新創的另一個人?

遺失記憶及虛假記憶並非只會出現於科幻電影情節。現實生活中,遺忘是一種常態,更被視乎大腦的一種特殊功能,至於虛假記憶也絕不罕見。1995年,心理學家 Elithabeth Loftus 做過一個實驗,成功向志願者「植入」虛假記憶,讓他們堅信自己小時候曾在購物中心迷路(事實上沒發生過)。你或會說,現實生活中的記憶遺失及失真,不足以改變一個人的本質。但造成本質改變的界線在哪?患上嚴重認知障礙症或失憶症能否構成本質改變?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曾說:「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條河兩次。」因為河水恒常流動,上一秒與下一秒的河水已有分別。其實,人的精神意識也不斷創新及毁滅,但在變的過程有相對的穩定性,才有精神意識主體本質不變的感覺(或錯覺),我們似乎能夠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穩定的存在。

因此,我們才每天營營役役,為「自己」儲蓄名利地位及人情,為「自己」所做的事覺得喜怒哀樂。但是,精神意識真如你所想像的那樣真實而穩定嗎?每位認知障礙症患者,都由正常人演化過去的,由一位理性的人變成一位沒有行為能力的人,可能連病者也察覺不到自己的精神意識是如何消亡掉的,精神意識的消亡並不一定只會出現於大腦真正死亡之時。

Who am I?你或會茫茫然給不了答案。但無論如何, 明日仍要記得準時返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