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伊力盧馬 - 《巴黎的約會》

廣告
伊力盧馬 - 《巴黎的約會》

廣告

三段吉卜賽賣藝藝人的歌曲,三段你追我躲的愛情追逐,伊力盧馬《巴黎的約會》(Rendezvous in Paris,1995)有其後輩占渣木殊的短篇結構和節奏玩味,只不過酒吧的煙熏,全換成巴黎的陽光,暗黑的吧檯全換成公園的長椅。

三個故事之中,以第一個故事最為伊力盧馬的典型,兩個男生在城市中交錯兩個女生,是《愛情追蹤》(The Aviator’s Wife,1981)或者《我女朋友的男朋友》(My Girlfriend’s Friend)之格局,只不過兩個男生中,一個明顯是典型的玩女玩家,另一個最終都不會知道,他是無賴的小偷,還是一見鍾情卻欠運的偷心者;兩對男女命運之交錯,始源於女主角在市集中失去銀包,帶著籐籃到市場買菜的少女,聲稱要等牙醫的搭訕男(無獨有偶,占渣木殊在《咖啡與煙》(Coffee and Cigarettes,2003)第一個故事,主角都聲稱等看牙醫),還有另一位少女在樹下拾回銀包物歸原主,在無比童話的情節,伊力盧馬輕輕一筆,便把她們帶回現實殘酷的負心男。

第二個故事,則有點像法國新浪潮高峰期短片合輯《6 個導演眼中的巴黎》(Six in Paris,1965),以遊走巴黎不同角落為主題,只是伊力盧馬將二人偷情遊走的地方,由市中心塞納河,慢慢擴展到巴黎市郊,在巴黎市郊依然看到鐵塔,有人覺得鐵塔很近,有人卻覺得鐵塔離自己太遠,反映著這段偷情關係在心中期望和進展的落差;最後二人重回舊地,打算入住蒙馬特一間曾路過的酒店,在進去之前見到女方的丈夫,女方便狠狠的說要跟男主角分手,因男主角永遠只是她一個偷情的對象,他們永遠存在著市中心和市郊的距離。這一節我覺得拍得相當之好,拍得出縱然偷情可如熱戀般浪漫,但當男的只是一廂情願,女的刻意保持距離,那男的就如他們路過的場景,那些公園的長椅,只是短暫停留依附的存在。

最後一個故事相對比前兩個故事弱,畫畫的男主角遇上兩個新相識的女子,他對朋友介紹從瑞典來的金髮女子興趣欠奉,但看上一名離開他所討厭的畢卡索美術館時碰上的女子。雙方很自然的對大家有興趣,但女方是來渡蜜月的,這段故事算是會否為一時浪漫而有所越軌的摸索,二人在男主角Studio看畫,不禁教人猜想女主角那刻的心緒,但最後她還是離開了閣樓,不留一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