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啟德體育園】建制派續轟 問足兩個鐘 盧偉國「寬鬆處理」

【啟德體育園】建制派續轟 問足兩個鐘 盧偉國「寬鬆處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昨續討論319億啟德體育園撥款申請,其財務安排即政府出資、交私人財團營運25年並為落標者提供最多6,000萬的補償續受爭議。多名建制派議員發言質疑,包括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林健鋒、自由黨張宇人,民建聯亦罕有逾4名議員就同一議題發言,建制派共有3人亦進行第3輪提問。主席盧偉國一改過往「心急」通過的做法,3次表示會議會「寬鬆」處理。園區撥款下周三將再次在工務小組討論。

當局建議啟德體育園以 DBO (設計、建造、營運)模式,給予單一財團營運園區25年,政府將承擔全部建造開支,而當局又稱為增加投標吸引力,將提供最多6,000萬或投標成本的一半補助予落標者,計劃在上週六工務小組4小時會議上受連番質疑。

在昨早會議,民政局找來顧問公司畢馬威諮詢 (香港)有限公司「助拳」,以近30分鐘解釋為何其研究報告選取 DBO 及設立落標者補償,不過論調多重覆民政局的立場。民主派及建制派續質疑安排,建制派議員更有多達10名議員發言,其中民建聯劉國勳、張宇人及何君堯均第3次發言,情況罕見,多名建制派議員亦要求當局提交更多文件。會議過程中,主席盧偉國一改作法,3次表示今日會議會「寬鬆」處理,給予充裕時間予議員發言及政府官員解釋,其中田北辰與當局的答問超時逾3分鐘,項目最終未有表決,留待下週三再討論。

6,000萬落標者補貼 局方稱曾諮詢潛在投標者

多問議員續質疑提供最多6,000萬補貼落標者的做法,民主黨林卓廷認為啟德體育園位處九龍區中心地帶,經濟潛力高,商業營運下可以穩賺,質疑當局的評價太悲觀。劉國勳認為政府提出的提案誘因只是「紙上談兵」,質疑提供6000萬予落標者的理由是否充足。民建聯柯創盛則認為當局可準備兩輪投標,第一輪不設補償,在第二輪才提供誘因,他指「市民感覺不安」,認為當局應向立法會披露更多資料。

顧問公司代表稱,如由投標者全數承擔約1.2億投標成本是「Hugh ask」(高要求),又指啟德體育園並非「normal asset」(一般商業投資),而是「social infrastructure」(社會基建投資),故須提供誘因。

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指如設立兩輪投標,一旦流標會影響香港國際聲譽,重新招標亦涉及額外的12至18個月。對於落標者補償,馮程淑儀指投標者如落選會「斗零都無」,他們曾與潛在投標者商討,指收到的意見為「標書好難做」。對於當局的說法,曾在元朗橫洲事件上「被摸底」的民建聯梁志祥,笑稱當局「摸左底」,但他仍是難以決定是否支持採用 DBO 模式。

當局在上一次會議時曾稱提供落標者補償,其中一個原因為當局會將落標者部份良好設計納入最終設計,陳振英在會上詢問將由誰作決定,並指當局補充文件中的營運假設中有一條為「承辦商由有經驗的國際和本地機構及人員組成」是「奇怪」。馮程淑儀回應稱更改設計會是由政府提出,而該條假設則是十分「基本」。

DBO 模式續受質疑

對於政府採用單一財團的 DBO 模式,林健鋒詢問可否由政府自行營運。馮程淑儀則回應指由政府營運有其限制,例如採購準則須符合「價低者得」原則,又稱如整個園區由不同公司負責,「幾廿份合約」會有爭拗,認為應「俾個機會試一試(DBO)。」

田北辰指當局想食「九大簋」,但擔心投標公司只會「求其炒一碟星州炒米」。田北辰指商業世界寫計劃書「寫到識飛都得」,但認為不應只看承諾而是承擔。他以自己經營的,因招標計劃書都總會如競選承諾般寫得很美好,認為應看重入標公司的承擔零售業為例,作為租客的他有兩間分店,一間只設有分帳條款,另一間則有「保底」條款,即要繳交一筆固定款項,「你估邊間舖我會巡多點?」田北辰指自己一定會多巡後者,他認為園區必須設有「保底」條款,他又批評當局不懂做生意的邏輯,指合約期不一定愈長愈好。

姚松炎續指園區 DBO 做法「非常罕見」,他指外地例子中,中標財團均須承擔部份甚至大部份建造費用,例如北京奧運場館採用的PPP模式,政府僅承擔58%開支。馮程淑儀則回應指園區不是興建單一場館,須「起埋社區設施」。

公民黨郭家麒申明自己支持體育,但項目再次「倒香港人米」,擔心是「巧立名目」、「攞體育政策過橋 」,指私人營運商「利潤至上」,必定會將立法會批准的319億建造開支「用到盡」,未來亦會多辦盈利較豐的演唱會而非體育活動。

劉國勳則指由中標者負責設計,是否意味「永續俾佢用」。何君堯要求當局提交風險評估的資料,張宇人亦指中英文文件內容不相符,英文是指轉嫁營運風險,而中文則僅提及轉嫁風險。工聯會郭偉強則擔憂日後公眾能否使用,指中標者會認為「最好日日都開P。」

園區與體育政策有關?

有議員亦質疑園區如何與體育政策配合,劉小麗擔心項目太過貪心,將多個訴求集中在一個場地。她指如政府都對項目缺乏駕馭信心時,如日後項目成為「大怪獸」要另找「白武士」時,條款將變得更「喪權辱港」。劉小麗亦擔心項目過份商業化,不符運動員實際需要,要求提交向體育界的諮詢文件。

工黨張超雄則指根據顧問報告,「政府咩都唔識做」,他要求當局交代啟德體育園如何達成體育政策的(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關鍵績效指標),確保項目對本地運動發展有益。

當局在會上多次重申園區三項主要設施除主場館亦包括兩項公眾設施,即副場館及公眾運動場,故此較為複雜。公民黨譚文豪則認為不如將公眾運動場交回康文署管理,體育專員楊德強則指當局認為園區整體設計及管理較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