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為何摩連奴再施盯人戰術卻未竟全功?

廣告
為何摩連奴再施盯人戰術卻未竟全功?

廣告

雖然放棄聯賽,但要在殺聲震天的白鹿徑球場告別戰全身而退也極不容易,摩連奴今仗盡出五中堅怪陣應敵,果然又重施盯人故技,最後卻未如車路士一役取得成績,其來有自。

摩帥以鍾斯史摩寧為中堅,白蘭特左閘而遣拜利作右閘,Tuanzebe則人盯人看守艾歷臣。這種針對性配置甚為恰當,因為艾歷臣為熱刺鎖匙人,是英超創造機會及助攻最多的中場大腦,而且此子並無夏薩特般的速度及盤扭嘗試突圍,盯人凍結這位核心選擇頗為合理。

這步盯人妙著成功局限了熱刺的進攻。由於艾歷臣被凍結不能派牌,而簡尼、阿里皆非組織之材,加上在兩閘皆偏重防守、丹比利不在場之下雪上加霜,令熱刺難以在中路組織進攻,攻勢大多被局限於邊路及長傳,摩帥的部署除了被朗尼夢遊的漏人破壞之外其實運作有效。

可是這個部署也算七傷拳,殺敵一萬自損八千。拜利雖然算是速度上乘的中堅,但極少擔任這個位置之下明顯不適應,進攻上多次未能勝過賓戴維斯(倒是有次中路突進單刀卻橫傳),防守上亦多次未察覺收縮防線的時機而走漏孫興民,幸好阿里及簡尼選擇獨食避過一劫;但下半場魯莽侵犯阿里終導致簡尼射入比賽奠勝球。當然收起達米安或為歐霸盤算,但派遣拜利出任陌生的右閘確削弱了紅魔攻守兩端的銳利。

即使早早落後,但曼聯的進攻毫無起色,直至60分鐘也徒具馬斯亞零星的反擊,總體進攻慘不忍睹,似乎摩帥只在防守端作出了針對性部署,卻在進攻端接近交白卷,當然這是摩帥作客強隊一貫的作風,是其在864天作客Top6未進一球的根本原因(對上一次已是2015年1月1日車仔3:5敗予熱刺一役),這種保守態度是否太過,則見仁見智了。

落後兩球摩帥終於換入靴里拉及米希達恩,撤下Tuanzebe放棄盯防艾歷臣而選擇放膽進攻,把馬斯亞放置左路而將朗尼推至前鋒,這調動立竿見影的改善了曼聯的進攻組織,但同時放生艾歷臣亦活化了熱刺的立體攻勢,令比賽節奏加快並進入互攻階段,最終查比亞被劏穿右路而讓曼聯扳回一城。但入球後普捷天奴以丹比利加強中場控制權及獲加穩固右閘位置,曼聯改為長傳急攻亦未能扳平。

曼聯雖兩度失守,但死因只是死球防守太差,事實上摩帥的盯人防守戰術再次收效,似乎現今的球星都對自己被凍結都沒有對策,相信摩帥會繼續善用,甚至掀起英超盯人熱潮;而此役雖在開打前已無關痛癢,但普捷天奴亦需思考進攻過於倚賴一兩位球員或一兩種套路的問題,否則下季又雙線作戰之下,只會被守死或主力踢至累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