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博物館學者丁穎茵:博物館應是屬於公民的

廣告
博物館學者丁穎茵:博物館應是屬於公民的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爭議未解決,時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一直被指先斬後奏,未就興建博物館作公眾諮詢,更繞過立法會硬上馬。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更在沒有招標下,便直接委聘建築師嚴迅奇作設計顧問。「文化同行」一直透過行動,令公眾思考和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的關係。他們昨日舉辦「博物館日」,討論〈西九一定要故宮嗎?到底香港需要怎樣的博物館?〉,博物館學者、獨立研究員丁穎茵分享了多年來在博物館工作的經驗,又強調博物館應該不屬任何一個人或管理部門,而是屬於公民和社會大眾。

丁穎茵指出,香港有多間博物館,但港人對博物館「其實是做什麼」,博物館和香港的關係都很模糊。她慨嘆博物館和港人的關係很遙遠,又舉例指M+展亭最近展覽的「曖昧:香港流行文化中的性別演繹」,同樣未能給人「曖昧」的感覺。

博物館是故事的寶庫

丁穎茵在中大歷史系畢業,後來到英國修讀博物館學,期間在布里斯托巿立博物館、巴斯東亞藝術博物館和樸茨茅斯巿立博物館等工作;回港後在大專任教和擔任策展人。她認為博物館是故事的寶庫,因為當中紀錄了前人的故事、文化和娛樂等。她提到,博物館是歐洲的概念,指香港人「很叻,很會抄」,但卻沒有想到如何讓博物館在香港落地生根和繁殖:「只抄了別人的制度,但卻沒有想像。」

她曾到英國克羅伊登博物館 (Museum Of Croydon) 參觀和了解,當中沒有太多展品,間隔如同旺角潮流特區的「格仔舖」;大多是市民借出的展品,並隨時間而有所轉變。

丁穎茵分享了在克羅伊登博物館的展品中,一條珠鍊的故事:「兩名青年因為偷竊而殺死了一名警察,十八歲的 Derek 和十五歲的 Chris 闖下彌天大禍後,警方覺得要殺一儆百。Derek 的姐姐 Dorothy 用了超過四十多年作上訴,期間發掘了不少故事,原來弟弟在小時候曾跌壞了腦袋,智商不超過12歲。後來更發現 Chris 才是主腦,Derek 是在誤會下開槍;市政府在1992年承認錯誤,而 Dorothy 當時已經過身。」

丁穎茵曾親身向策展人理解,發現博物館是要從「克羅伊登」的本地人角度看這宗案件,而倫敦市博物館同期從國家角度(law and order)理解死刑和治安問題。策展人向丁穎茵分析,這展覽是要講述故事的另一面,因為倫敦博物館不會這樣表述。「如果我們都不講,那誰講?」丁穎茵表示,聽到的時候十分震撼。

IMG_0188

圖:時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先斬後奏,硬推故宮文化博物館上馬

博物館的「功能」:收藏、修復、研究和教育

「博物館應是思考和社會甚至整個世界的關係。」丁穎茵曾在多間海外博物館工作,有多年豐富管理及統籌經驗。她認為「博物館」應該是永久和永恆,有四方面尤其重要:收藏、保存修復、研究和展示與教育。

丁穎茵嘆道,西九的 M+視覺文化博物館明顯不屬於本地,因為不是在說港人的故事。她笑言港人可考慮踩上 M+ 大鬧策展人一番,重申博物館不可以和社會和社群沒有任何關係。

博物館收藏展品是正常不過,但「收藏甚麼」才是關鍵。落戶西九的故宮文化博物館則將會展示北京故宮文化博物院的文物,博物館建築造價更高達35億港元。丁穎茵強調,不是對有趣的東西沒有興趣,但博物館的展品必須要和當地要有一定關係和意義,讓人從中思考城市在過去和未來的關係。

IMG_0124

此外,西九管理局更會成立一間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負責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興建、管理和營運。丁穎茵便提到,博物館應盡量不應參與藝術市場,認為收藏要很小心。

她分享了巴基斯坦博物館在90年代的例子,因為一次地震而「發現」木乃伊。巴基斯坦在地理上是古代波斯帝國,木乃伊擁有者向博物館索價一億美元。館方更確認符合「古代波斯帝國」多項條件,但後來收到美國的情報,才知道幾乎誤墮騙局。

那真相是?原來有人已曾在黑市售賣該具來自盜墓和後期加工的木乃伊。丁穎茵認為博物館很容易觸發人類黑暗的慾望,不少走私犯罪集團藉此得益,強調博物館需要有嚴謹的採購制度,不然會無意中踩了入黑市市場。

香港科學館將在下月舉辦命為「永生傳說─透視古埃及文明」展覽,展出由大英博物館借出的多具木乃伊。對的,木乃伊,那間博物館會不喜愛?

再者,保存和修復同樣不可或缺。銅鑼灣維園內的英女王銅像在修復後因塗料太厚成為「臘像」,康文署的「馬馬虎虎」一直遭人詬病。丁穎茵曾在英國的布里斯托巿立博物館工作,其間發現清朝乾隆時的玻璃有損毀,仔細檢查下原來是因為西南部近海,令古物有很強的鹼性。她續提到,該堆古物原來不單是裂了,更染有指紋;最後要重新檢視和整理庫存和保存方法。「專人用顯微鏡看用了三年,來找出指紋。」

IMG_4956

除了收藏和修復外,丁穎茵認為,研究如何與社群聯繫都是重要的一環。丁穎茵不但是博物館達人,更是說故事的人。法國西昂的鐵作鍛造博物館的故事發人深省,人類學家發現這群工匠原來不是「真法國人」,而是來自摩洛哥「新移民」,在百年前因為走投無路,而從事相關工作。

這群人類學家後來用了九年做協調和聯繫工作,但初時不太順利;因為工匠認為工錢低,而且除此以外不會做其他工作,更有感學者是竊取他們的勞動成果:「一年就吸收了我們的百年手工。」

後來,人類學家表示想紀錄的是「工匠的故事」,所以做了口述歷史的訪談,並協助他們把工場改建成博物館,工匠在2009年退休後成為博物館的管理人員。

博物館不應該是少數人自high

然而,展示和教育同樣重要。丁頴茵引用溫哥華博物館「變裝女王」的例子,講述從女兒的角度認識父親是同性戀者。事緣女兒在整理遺物時,看到父親的「變裝女王」樣子,遺憾沒能以親眼見到爸爸這一面,唯有透過展覽;和加入專家看同性戀和當地夜總會文化,做到展示和教育的功能。「從女兒的角度,係會較易入口。營運博物館,是要將不同課題變成不同人的故事,這十分重要。」

最後,丁穎茵指出只有全民參與,博物館才能有效地推動文化,發揮創造力。但丁慨嘆:「博物館需要觀眾,但觀眾是否需要博物館呢?」她認為博物館如何發揮交流平台的作用同樣重要,因為博物館不應該是「少數和幾個人的自 high」。

IMG_4962

立法會拒辦公聽會 楊雪盈感失望

根據西九管理局與故宮博物院所簽訂的《合作備忘錄》,雙方要在6個月內簽訂合作協議取代備忘錄,並列明詳細合作條款;預料正式簽約日期為6月22日前。

文化同行的楊雪盈提到,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完全零公眾諮詢,一直希望立法會的監察西九文化區計劃推行情況聯合小組委員會能舉辦公聽會,讓公眾參與發表意見。她表示,近日收到業界代表馬逢國的通知,認為現階段沒有需要。楊雪盈續稱,委員會共有18人,但民主派只有8人,對未能成功舉行公聽會感到失望。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