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支聯會六四橫額為何塗掉自決派議員名字?

支聯會六四橫額為何塗掉自決派議員名字?
廣告

廣告

我是石硤尾街坊,一直都是泛民的支持者,但是在上一次立法會選舉,投了劉小麗一票,並呼籲其他朋友支持朱凱迪和羅冠聰。因為我相信他們比主流泛民,更認清香港的問題在於港人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因此才需要自決。

然後,最近我卻發現一件事,令我懷疑自決派所謂的自決,是否僅是一個漂亮的口號?

我在早上在石硤尾慢跑時,竟發現支聯會那些例牌呼籲人們出席遊行集會的橫額,有一個地方是泛民立法會議員的聯署,呼籲市民出席六四集會。但是右上角的地卻忽然被塗黑,劉小麗、羅冠聰、朱凱迪的三個名字,完全不見了(之前還在)!而附近支聯會的橫額,同一個地方也被塗黑!

究竟是因為支聯會因為門戶之見而拒絕自決派三人聯署?還是自決派三人要求退出呼籲市民出席六四集會的聯署?希望支聯會或自決派能給一個交待!

若果是前者,我倒也不覺得奇怪,因為支聯會一直有排除異見的傳統。但是若果是後者,我對自決派就感到十分失望。

相比起熱普城主張仇恨國內人及推行偽自決的永續基本法,自決派比較認清事實和務實,沒有將國內人當作對立面,對整體的民主運動的方向認知大致正確,因此我才力勸其他朋友放棄熱普城,改投自決派。

但是,如果連自決派都疑似仿效熱普城,竟然將六四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一個對港人有重大民主啟蒙的事件,都置之不理,選擇遺忘,這樣,自決派和熱普城有甚麼分別?

自決派是否像熱普城或「國師」陳雲,以為河水可以不犯井水,只消駝鳥埋沙避敵,就能自決嗎?是否要和中國人民的民主運動割席?

希望自決派三人能解答我這個問題。

編按:下為支聯會回應

你好,Peter,

支聯會的「六四」遊行和燭光集會宣傳橫額,多年以來是借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街板位作宣傳,按路政署規定板位必需有相關議員名字。由於本會未取得劉小麗、羅冠聰及朱凱迪議員同意前,就將三位議員的名字印在橫額上,是我們處理疏忽及程序出錯。因此,我們遂按他們要求删去其名字。本會對於此事引起各方不便和疑慮,深表歉意。

支聯會facebook管理員 代行

編按:下為朱凱廸的回應

謝謝peter,跟大家說明一下
支聯會透過立法會同事借位掛banner
我目前在社區有未用的banner位
按給予同路人方便的原則
同意借位
但同時間我希望對六四給出自己的看法
而不是馬上跟大隊
因此我提出不要落名的要求

後來支聯會的朋友發現弄錯了
便將我的名字塗去
但這裏也有一點誤會
就是我的發言只代表自己
不代表小麗和聰
結果給了大家自決派「集體刪名」的感覺
為此我向小麗和聰講聲唔好意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