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阿積士隔靴搔癢 曼聯老謀深算

廣告
阿積士隔靴搔癢  曼聯老謀深算

廣告

曼聯成功奪得歐霸盃,但過程絕非比數2:0所顯示那般波瀾不驚,而暗湧處處的原因除了阿積士青春無悔的孜孜努力之外,亦與摩連奴略嫌過猶不及的戰術有關,值得分析。

曼聯今場以較為進取的陣容應戰,放棄偏重防守的卡域克,中場以靴里拉、昔巴、費蘭尼控制中場,中場三人輪流交替令比賽早段曼聯獲得中路優勢,亦能搶得更多控球,先在中路佔領根據地;

阿積士開局則顯得有點緊張,早段多次吊高球挑戰曼聯防線但無功,而由於曼聯穩守中路要塞,阿積士在幾次嘗試後開始運用邊路突破尋找缺口,但受制於米希達恩及馬達回防甚深的配置下,即使閘位經常後上疊瓦,早段仍甚少成功創造出空檔,進攻上乏善足陳。

隨著開局一段急攻過去,曼聯漸漸讓出更多控球,而防守方面紅魔普遍不採用高位迫搶,三人中場及兩翼皆縮後退守,專注地追蹤對方攻勢線路,而一旦成功斷球則不作中後場的慢慢組織,而選擇當機立斷的快速反擊,透過普巴及靴里拉等迅速放出直線或長傳,讓拉舒福特快放一程尋求機會。這種快速的攻守轉換解決了紅魔今季進攻拖泥帶水的老毛病,不過阿積士的中堅也頗快速靈活,拉舒福特單騎難以突圍。

踏破鐵鞋無覓處,信奉穩守突擊的曼聯卻由高位反搶取得入球,足球幽了摩帥一默。在一個接近敵方底線的界外球壓上前場施壓,對方神使鬼差下直接扔了給馬達,再由普巴射入有折射成份的幸運入球,這個入球彷如仙人指路,幸運得連摩帥也懶得慶祝。
入球後阿積士更落力施壓迫搶,而曼聯則進一步全軍退守,把防守10人幾乎都全積壓在defensive third之內,米希達恩及馬達更全面收縮至彷如閘位球員,過半場也少見,整體進攻企圖虛弱得不值一提,僅餘拉舒福特在前場等候零星的長傳反擊機會,又或多等兩秒再放樂觀的長傳予後上的費蘭尼企圖衝散對方防線,當然無功而還,此後控球維持在30%,24分鐘後曼聯上半場再無射門;

這種全面退守,僅依賴大腳長傳的戰術令人聯想起曼聯對利物浦時的情況,摩帥因受制於紅軍的中場迫搶餓狼群而以長傳繞過對方中場,那麼現在是否因為阿積士的中場太強橫而故技重施呢?似乎又未必,阿積士中場迫搶並不太突出,覆蓋面亦非十分廣闊,摩帥更似是故意退守,是否因不信任防線應付反擊的能力或是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但無論如何,這種保守的確邀請了阿積士重返比賽,因為當阿積士擁有愈多控球後,這夥青春班明顯重拾了決賽開始後遺失了的信心,終於站穩陣腳下向紅魔施展陣陣攻勢,尤其查奧爾及Ziyech等愈扭愈有信心,而阿積士所用的套路亦甚為特別,雖然以邊路2過2的配合為引子,但找到空位後不會傳中,而是傳到half space再尋求施放致命一傳,細膩的組織令曼聯防線疲於奔命,故摩帥過度保守的戰術也許太早開始,畢竟從第20分鐘開始便想守完全場實不容易,而變相邀請阿積士重回比賽亦有點放虎歸山之感。

當然你或會從比賽結果說這是杞人憂天,因為米希達恩在下半場開段便在角球得手,這個「逆勢球」(與比賽形勢相違背的入球)的時機可說是對阿積士最壞的失球時間,亦狠狠打擊了阿積士的士氣,當然更牢固了摩帥繼續穩守的決心,終點在望而燕梳球在手;

而阿積士的攻擊模式則有明顯轉變,與之前主要透過邊翼疊瓦再滲透中路相比,下半場注重了更多中央突破,意圖透過盤扭及短傳能力在曼聯中路打開缺口。可是這個主意的效果比上半場的邊翼模式反而差很多,因為曼聯不但囤重兵駐守中路,摩帥注意到此轉變更命兩翼時而向中路收縮以進一步壓縮空間,令查奧爾之流空有盤扭之能,但幾次也出現一過二、一過三之後還是被源源不絕的守將清走皮球的場景。

另一角度看,阿積士也缺乏了中場創造者(Playmaker),這除了令阿積士的組織經常在防線及中場之間大塞車,來回倒腳也久久未能傳至final third之外,亦令幾個善於盤扭的球員只能靠個人能力希望扭過一個又一個,但沒有一個中場大腦替他們解鎖防線及閱讀大局,沒有新意之下重複又重複,令曼聯只見愈守愈穩,最終鎖定勝局。

今場是青春與老練之戰,比賽過程相當摩連奴,取得入球後穩守,再在死球成功「偷雞」繼續穩守完場,現在從結果論固然有效,但從20分鐘便開始完全沒有野心的主守實太冒險,若果阿積士進攻更立體或更冷靜絕對有機會在上半場扳平,這種態度能否經得起歐聯級別的對手(如摩納哥)考驗頗成疑問,當然無論如何,毫無疑問的是紅魔現在能先好好慶祝享受這場勝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