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中國統治二十年——訪問系列(二)Alvin

中國統治二十年——訪問系列(二)Alvin
廣告

廣告

* * *
問:你怎看自己的身份認同?

Alvin:我係香港人。我唔會認為自己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會覺得自己係中華文化圈一員。

* * *

問:你的父輩同輩怎樣想?想法有沒有衝突?

Alvin:相當一致。即使婆婆同姨媽係內戰走難來港,但經過 49 年的分野,定居落嚟,都已經覺得自己係香港人。

媽媽都一樣。當我地係地鐵見到內地人,都意識到佢地嚟自其他地方,有唔同嘅文化和做法。至於大學嘅圈子,更多年輕人咁諗。

* * *

問:97 年出生的你,名義上未曾親歷上一時代,但正好成長於改朝換代的二十年。你有什麼感受?

Alvin:正如你話齋,我冇經歷過港英時代,冇資格比較。但好老實講,真係唔自由。

撇開制度唔講,廿年嚟嘅爭取,已經講到爛喇。我想講嘅係生活方式。

當你嘅生活方式與眾不同,就會受身邊唔同嘅人批評,社會亦有種種規範,迫使你遵循某一方向生活。

比如大學本應提倡思想自由,學術自由--我唔講制度上嘅箝制,又係講到厭喇--係學校主動將自己變成職業訓練局。啱啱考完試,五揀三,三條都係應用題,只有一兩題有學術嘅反思,好多同學直情唔揀。

我喺中大法律學院,本來有兩科牽涉法律哲學,Ethics 和 Jurisprudence,有羅爾斯、 what is law 等學術討論。但學院將課程各減一半,合併成一科,騰出時間教「做 cases」嘅職業訓練。

結果課程由兩個教授教番各自嘅一半。我同佢地傾過,佢地都話唔好,但冇辦法,係學院嘅指令。我唯有自己涉獵補償,今年副修政政;下年到劍橋做交流生,申請左讀哲學。

大家被香港嘅生活方式困住。話就話一個自由嘅地方,但其實一啲都唔自由,只可以行嗰幾條路,大家都先揀「搵到食」嘅科,賺到錢,先可以娶老婆,先可以買到樓,做一世樓奴,咁就完喇。

熱血片咁受追捧,就係因為大家想突破依個框框,但好難有依個勇氣。

* * *

問:香港有什麼出路?

Alvin:制度上係死路一條。悲慘嘅地方在於,困局係香港人 set 俾自己。我最心痛係依度。

問題唔係中共好強硬嘅鎮壓,而在於有冇心練大隻砌低巨人。

曾俊華參選,睇到唔少香港人嘅權利意識好薄弱,有小小效益主義。結果有利就得架喇,有冇投票嘅權利可以暫且放低先。

制度唔係保障結果,而係保障權利,後者先保障我地有自己生活。但喺香港好難講突破,終究係向現實低頭。

我地依代似乎好努力爭取改變,但而家可以見到,就係局限於依幾年。上左岸嘅人唔明;後生嘅就會被依個制度改造,真係唔樂觀。

我只能夠同自己講,唔好順住個勢。明知而家個勢唔啱,唯有喺自己能力內做正確嘅事。

* * *

問:每年政府都會搞些慶回歸活動,找藝人唱歌拍廣告等等。假設你可以上同類型節目,但沒有政治審查,可以暢所欲言。你想對香港市民說什麼?

Alvin:唔好局限自己嘅想像。如果你活得痛苦,你活得不甘,唔係改變自己去遷就制度,而係去改變制度,搵番自己嘅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