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蘇寧收購國米:提升中國足球水平?洗黑錢?還是另有原因?

廣告
蘇寧收購國米:提升中國足球水平?洗黑錢?還是另有原因?

廣告

中國資金收購歐洲球會漸成風潮,最新的一宗是中國大陸零售巨頭蘇寧收購意大利豪門國際米蘭,不只引起足球界矚目,連中央電視台也指它不合理,涉嫌洗黑錢。但是,蘇寧集團則指這有助提升中國足球水平,以及推廣集團在海外的業務。

我們請來經常報導及分析中國及歐洲足球的麥馬高來回答以下問題,麥馬高是「香港獨立媒體網」專職記者:

1. 蘇寧是一家銷售家電連鎖集團,它甚麼時候開始涉足足球界,營運國內球會,成績如何?

蘇寧集團在2015年12月21日入主中國超級足球聯賽的江蘇省足球隊。蘇寧電器集團成為球隊冠名贊助——「江蘇蘇寧」。球隊在蘇寧入主的第一個球季,成為國內「三亞王」,分別在中超、中國足協盃和中國超級盃奪得亞軍。無獨有偶,三個賽事都是屈居另一中超豪門「廣州恆大淘寶」。

江蘇蘇寧在2016曾聘請來自韓國的崔龍洙任主教練,但球隊在今年中超聯賽積分榜曾敬陪末席。在季中改由曾執教皇家馬德里、祖雲達斯和英格蘭足球代表隊的意大利名帥卡比路接任,成績仍未見太大起色;蘇寧入主後的成績只可說是好壞參半。

2. 為何國內眾多像蘇寧這樣的民企有興趣經營球會?

國家主席習近平熱愛足球,已不是甚麼秘密和新聞。國務院前年3月便曾發表《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方案開宗明義指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決心以振興足球作為發展體育運動和建設體育強國,內容有五十項政策建議。簡而言之,國家支持全方位大力發展足球。

珠玉在前,廣州恆大淘寶在2013及2015年先後奪得亞足聯冠軍聯賽冠軍(亞洲球會級最重要的賽事)。國內民企均希望透過投資足球,成為另一支「廣州隊」,從中獲得無形的政治實力。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在去年2月便豪言:「三年內奪得中超,五年內獲得亞冠。」他又表明,希望透過蘇寧的投入,帶動更多國內的關注,令更多企業參與和幫助中國足球的發展。

3. 蘇寧的副總裁孫為民說,投資國際米蘭是為「更深入學習國外經驗,引進先進管理技術和訓練體系,提升國內足球水平」。過去也有中國企業或企業家收購或投資歐洲球會,有沒過去的事例說明這能提升國內足球水平?

蘇寧控股在去年6月6日以2.7億歐元收購意甲勁旅國際米蘭的七成股權,中資近年染指各國聯賽球隊的例子越來越多,出價亦越來越高。

先有由浙江商人夏建統在去年5月用上6,000萬英磅收購英冠老牌球隊維拉,再有廣東商人賴國傳牽頭的財團在去年9月用1.75億英磅收購近日訪港的英超球隊西布朗。另一商人李勇鴻牽頭的公司早前亦完成收購國米同市球隊AC米蘭。然而,是否能從中學習國外的經驗和引進先進管理技術和訓練體系到國內,現階段仍然無從得知。

先是中資收購的球隊的和國內職業球隊如何作具體「合作」已成疑,更遑論能提升水平。唯一「合作」倒有點令人尷尬,西布朗早前從荷甲球隊維迪斯引入被喻為中國未來前鋒希望、年僅20歲的張玉寧,但他不符合獲取英超勞工證資格,只能先外借至德甲球隊雲達不來梅。

再者,中國國家足球隊在2018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的十二強賽仍位列榜末,雖然在數字上仍未出局,但球迷均打定輸數,對「世界盃」已不寄予厚望,只希望意大利名帥納比領導國足在2019亞洲盃爭取佳績。

還有的是,在中超球隊動用天價收購及屢創新高的週薪引入大牌球星。中國足協早前便提出修例,規定球隊必須在正選陣容派遣至少一名U23(廿三歲或以下)球員和僅三名非中國藉的外援球員,比亞洲球會賽事的3+1制度,即三名非中國藉及一名亞洲球員;設下更高的門檻。此舉被普遍認為,是要迫使國內球隊發展和重視青訓,同時減少依賴外援球員。提升國內足球水平?目前還是只能「先安內」了。

4. 蘇寧的副總裁孫為民也說,收購外國球會能「把中國製造的產品更有效率地帶到海外」,有沒有過去的事例支持這個理由?

對於孫為民「把中國製造的產品更有效率地帶到海外」的說法只能說是「無從驗證」。

除了上述曾提到的西布朗、維拉和國際米蘭外,心水清的球迷應該記得,國內首富王健林的萬達集團在2015年便用4,500萬歐元收購西甲球隊馬德里體育會的20%股權。他在去年便曾經就馬德里的地標「西班牙大廈」和當地政府就重建問題引起爭論,鬧得十分不愉快。

唯一帶到外的東西似乎是集團的名字和品牌,馬德里體育會的主場球場正進行重建,球隊的新球場冠名是萬達大都會球場。此外,有西布朗球迷早前便不滿,球隊在中資入主後,球衣的心口主要贊助再次被中文「佔領」,名字正是賴國傳的「棕櫚股份」公司。

ddd

5. 國際米蘭欠債累累,虧蝕嚴重,蘇寧還斥巨資收購它,它是否有其他原因?

去年的中國足協盃決賽,筆者在比賽現場。位於南京奧運體育中心內的「蘇寧體育官方旗艦店」同日開幕,意味著國際米蘭正式成為江蘇蘇寧的衛星球會。對,你沒看錯,是堂堂十八屆意甲冠軍成為中超球隊的衛星球隊。旗艦店內不止售賣江蘇蘇寧的球衣和精品,還有國際米蘭的球衣和精品,還掛有朗拿度、辛尼迪和巴治奥等一眾國米名宿的肖像。蘇寧選擇收購國米的原因簡單,國內當時有一句話十分流行:「我要你的虛名,你貪我的錢」。說到底,因為習總的足球夢,令國內集團和富豪不斷出手收購外國球隊;但是否走資的新途徑,國家已心裡有數。

說過回來,其他原因是有一個的。承上曾言,中國足協修例限制外援數目後,江蘇蘇寧便將陣中的澳洲籍球員辛貝利外借至國際米蘭。勉強來說,把球員外借(下放)至衛星球會實屬平常事,但外借至水平較原效力球隊更高的聯賽則有點聞所未聞吧。

6. 是否有證據說明過去中資收購海外球隊會與洗黑錢有關?例如楊家誠收購伯明翰城足球會?

目前來說,在楊家誠以外,尚未有其他罪成案件提到中資收購海外球隊會與洗黑錢有關。針對這個問題,容許筆者多扯遠點說歷史。

而在國內,中超多支球隊中,廣州恆大淘寶、廣州富力、上海綠地申花和河南建業等,冠名贊助的母公司或子公司都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司,相信運作仍受到一定程度的監管。

不過,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目前正身陷囹圄的前重慶市市委書記薄熙來,其「家臣」徐明是國內前班霸大連實德的主事人。留意國內足球的,不可能不認識曾八奪聯賽冠軍的大連實德。但隨住薄熙來在2012年起開始失勢,徐明被指參與洗黑錢和多宗股票內幕交易,實德集團欠債高達120億元。

曾孕育張恩華、孫繼海和郝海東等名將的大連實德最後被收購,國內從此再沒有大連實德這字號,徐明更病死獄中。面對中央電視台今次的點名批評,蘇寧集團難免會有點如坐針氈。

本文由「越界華文答問」製作,為「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項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