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離開議會前的最後訪問——羅冠聰:DQ不了市民對議員的支持

離開議會前的最後訪問——羅冠聰:DQ不了市民對議員的支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是司法覆核議員資格案裁決後的兩星期,四名被撤銷資格的議員要在下午五點前交還立法會辦公室。獨媒訪問了香港眾志羅冠聰,這是羅冠聰今屆任期,在立法會內的最後一個訪問:「DQ了議員,DQ不了市民對議員的支持。」

羅冠聰的辦公室位於立法會綜合大樓9樓,這個下午,901的房間已空空如也,房內餘下多張屬於立法會的辦公椅,公告板上剩下一張A4紙,上面印有「民主權利不容剝削,選舉結果不容侵害」。

901原本有12名全職及兼職員工,羅冠聰表明,香港眾志肯定無法全數接收,在南區的辦事處亦要縮減規模。羅表示,過去一段時間要處理很多問題,包括香港眾志的財政和資源分配問題,期間帶住不少壓力。

photo_2017-07-28_16-36-39

眾志財政陷困難 呼籲市民支持月捐

羅冠聰強調,DQ事件對議員助理非常不公平。他嘆道,議員助理沒有勞工保障,往後能否說是曾在「議員辦事處」工作也是疑問。「判決話一開始就唔係議員,佢哋係咩嚟呢咁?」

有親中報章日前表示,羅冠聰喪失議席後,黃之鋒和周庭便會一起失業。羅冠聰表示,香港眾志在安排上一視同仁,不會因為他們是「黃之鋒」及「周庭」便優先處理,只會根據崗位及實際情況作決定。他強調即使不是受薪員工,二人仍然是香港眾志的核心成員。

33

DQ4之一的姚松炎日前表明,立法會行管會一旦向他追討薪酬及津貼的話,會入稟民事索償,追討相關的顧問費用,費用高達三百萬元。羅冠聰亦認為追回薪津是不公義,強調他們過往的投票、付出的努力和貢獻都是實實在在。「會議紀錄上,白紙黑字寫住,但而家就抹殺我哋嘅汗水,輸打贏要。」他更留下了一句:「要追討,唔該去搵梁君彥。」羅冠聰呼籲市民支持香港眾志的月捐計劃,包括一人月捐50元做起。「每個月有10萬元,就可以維持現有的工作。」

訪問是在今日下午兩點半進行,距離離開立法會還有兩個半小時。羅冠聰眼前是十多個記者,「等上路」的心情一點也不好過。

羅冠聰表示,用了兩日收拾房間,現時仍未有空去思考自己的路向。「不論補選、上訴和學業都要諗。」但他重申,真正的社會變革不會只是在建制內,自己在當選前後沒有太大分別,所以沒有壓力。「我,作為抗爭者的身份不會改變。」

失去議席後,香港眾志的資源大減,東區的辦事處將會停止運作,目前只能盡力保留南區辦事處。羅冠聰表示只能睇餸食飯,「但香港前途計劃、領展議題及與國際連結,都一定會繼續做。」

IMG_8998

「這是一場政變」

六名議員先後被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羅冠聰不諱言,被DQ的不單是「羅冠聰」等人,而是選民作出的決定和選票受到顛覆,「這是一場政變」,DQ更令立法會的公信力被進一步削減。

建制派得勢不饒人,在DQ4後已急不及待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羅冠聰認為,事件明顯是如出一轍。他解釋指,一群新晉議員自去年9月進入立法會後,帶來很強的批判思維和認真問問題,為一向懶洋洋的建制派帶來很大壓力。「DQ完,就想縮減議事的時間和監察的力度,這是他們的一貫做法。」

兩年多前,學聯五子在佔領運動期間和林鄭月娥會面。傘運過後,周永康負笈英國,岑敖暉轉到幕後,任職朱凱廸的議員助理,梁麗幗專心修讀法律,鍾耀華則貫徹其低調的性格,在元朗辦生活書社。

唯獨是他,硬仗一場接一仗。羅冠聰接過學聯秘書長一職後,隨即遇上退聯,拆大台之聲不絕。去年和黃之鋒等人成立香港眾志,先來記者會甩轆,再有公司及銀行戶口註冊遲遲未獲批。到好不容易拿下立法會議席,又迎來宣誓風波。這名九十後,的確從來未順利遇上好景降臨。

IMG_9003

在離開議會前,回顧九個月來的這段路。羅冠聰認為,自己的身體力行和工作都證明,青年參政是絕對可行,又希望能鼓勵到更多人參政和關心時事。他指出,香港眾志就是要帶著和資深議政者不同的風格,進入議會從而作出革新。「我好肯定,我哋成功做到。」

901不是廢青

901的辦公室成員都同樣是九十後,初生之犢不畏虎。九個月來,羅冠聰在議會上發言多達240次,提出150條動議。他曾經表示議員應該認真議政,包括有質素的發言。他認為,從體育和文化政策都可展現出「901」擁有很紮實的工作和建議。「唔好再當年輕人係唔成熟的公民,佢哋唔係廢青同無所事事。」

羅冠聰形容,901不但對社會變革有憧憬,由搜集背景資料到現況分析和政策倡議,成員們都一絲不苟。「我最欣賞他們的是有紀律。901不但是年輕人辦公室,更成功否定了社會對差的年輕人的偏見。」

DSC_1660

田灣商場、海怡酒店和關注香港體育場地問題的撐場大聯盟,一直都是香港眾志重點跟進和關注的議題。羅冠聰補充說,立法會議員的角色有助建立良好的公民社會,香港眾志過往和公民社會建立了很好的關係及連結:「但法庭一個決定,一下子就斷哂。」

「遺憾是係沒法能繼續全面服務市民,我哋一直耕耘開,而家沒辦法繼續落去。」說到這裡,羅冠聰有一點哽咽。

羅冠聰透露,未來在區務上會有一定程度的參與,但已作好最壞的打算。他分析表示,政府在剝奪參選權上沒有任何標準可言,不排除香港眾志成員可能沒法參選立法會選舉。「議會路線上,係有可能沒法繼續落去。」

建議四人就上訴一起表態

有記者追問,會否考慮再組新的政治聯盟,即由社民連、人民力量、自決派及被DQ的議員組成較強大的力量。羅冠聰只表示,民主派和被DQ的議員未來必須要有更緊密的聯繫,但目前未有具體的方向。

對於補選和上訴的問題,羅冠聰傾向4人一起表態,為補選提供最有利的環境。他強調,六個被DQ的議席都是屬於非建制派,認為如果未能在補選拿回全數的議席,便是如同改寫民選結果。

羅冠聰又分析稱,功能組別的存在已是不公義,立法會在DQ6後更為殘缺,認為政府不應再拖,盡快進行補選。不過,他認為有人作上訴同意重要。「例如是否有追溯力等問題,除咗上訴到終審法院外,睇唔到有更好的方法搵到答案。」

IMG_1311

「進步的一端,必然遭到棒打」

談到林鄭月娥早前新增的36億元新增教育撥款,挑動了傳統及進步民主派的矛盾。業界利益行先,還是民主大原則為重。羅冠聰贈了民主派一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他認為,傳統民主派見到粒糖時要諗食唔食,但進步的一端,便必然會遭到棒打,寄語溫和的一端亦不要習慣安逸,覺得風調雨順就無問題。

在訪問結束後,四名議員收拾好東西,準備正式離開。昨日宣的誓,原來可以違反今日釋的法。還不止,立法會職員在旁高叫:「留意返,記者唔可以同非議員做訪問嫁。」畫面多麼可笑。

羅冠聰一向樸素,出入議會穿的都是素色恤衫。支持阿仙奴的他,連兵工廠球衣都是在季尾有折扣才入手。阿仙奴自2003至04球季後再未奪得英超冠軍,香港有普選先,還是阿仙奴再拿英超冠軍先?後者的機會點睇都高啲。

他又透露,有市民表示「有咩事一定要搵我,我撐你」,令他感到十分感動。「名就唔講了,好多大家都識。」他認為即使只是支持,但要付出的代價都很大,自己有幸親身見證住這些支持更見溫暖。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