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長毛DQ感言: 齊心幹,我做起!

廣告
長毛DQ感言: 齊心幹,我做起!

廣告

七月十三日午後,劉曉波彌留噩訊傳來,民主派議員要求以中止待續議案向之致敬不果,計劃在本年度最後一次大會後站立,輪流宣讀《零八憲章》內容,以示抗議之際,忽然傳來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宣佈,將於翌日下午三時頒佈判辭,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我的議席能否保住,又忽然成為大家焦點。然而,稍後劉曉波先生逝世噩耗傳來,我之思緒不由為悲慟主宰,根本無暇細想逼在眉睫的司法逼害﹗

翌日,如常回到立法會的財委會加開會議當值,至下午二時四十五分在作質詢後,判決的陰霾愈益籠罩議事廳,有同事過來安慰我,認為我被禠奪資格機會不大。我向坐在旁邊的「慢咇」(陳志全)議員說:「要就是四個都過關,否則,四人都難逃同一命運﹗」我於2004年當選議員以來,一直都是中共政權及歷任特首的眼中釘,更是破格宣誓的始作俑者,實在想不出任何倖免於逼害的理由﹗

果然,三點十五分左右,就傳來四位議員均遭褫奪議席的判決消息。陳健波喜形於色,宣佈這個建制派的喜訊,下令驅逐我等四人於會議﹗

劉曉波先生死訊來得突然,教人悲從中來,憤恨莫名﹗但在七月十四日頒佈判決,卻是其來有自﹗我等案件於三月三日審結,一拖就是四個多月,與主審法官先前強調之「急切性」互相矛盾。今日之我推翻昨天之我,其客觀效果,竟是宣判時是立法會大會會期已完,又剛巧是「林鄭新政」向立法會財委會「硬闖」,插隊申請額外教育撥款中間……。

如此一來,泛民主派既失立法會大會作政治平台,復又於財委會陷「魚與熊掌」之困局。抗爭則被指罔顧民生;反之則是逆來順受,若說以前狼英跋扈凶狠,亮出硬刀一把,則今日林鄭聽命主子,擲出軟刀暗器﹗

林鄭軟硬兼施,一手大棒子,一手胡蘿葡,並非新鮮事物,而是統治慣伎,古往今來,權貴皆施。觀乎上周最後一次財委會會議內,陳健波及一眾建制議員為虎作倀,改弦更張,與當局的「民生牌」逼宮一唱一和,就是一道分化泛民抵抗的板斧。架勢之狠毒,其實就是習近平念茲在茲,口若懸河的「三權合作」論的現實寫照﹗

這邊廂,特首聲稱不會落井下石;那邊廂,法院就要展開DQ朱凱迪、鄭松泰的司法程序,再那邊廂,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又揚言要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進而限制議員監察政府權力。「麻糖騙市民,刀斧戮泛民」,一榮一損,皆是藉民意施壓,拉攏主流泛民合作,打擊一直被誣為搞局的「少數抗爭派」,從而造就所謂「忠誠反對派」於議會,配合習近平的所謂「締造和諧,依法施政」﹗
以為狼英敗走,天下太平,可謂愚不可及﹗小市民有此心態,表現於早前特首選舉薯粉癥候,乃是中共不惜撕破臉皮釋法,公然濫用司法程序,DQ議員的強心針,今日圖窮匕現,凶相畢露,不過是按部就班,扼殺反對力量使然。

顯然,由去年釋法至今,已先後有六名議員遭DQ,絕大部份都是在去年當選的新生力量,其代表之民意,其實就是雨傘運動的政治抉釋,我固然是梁振英公開揚言要選民用選票踢走的眼中釘,其餘又豈非中共的肉中刺﹖

小圈選舉特首時不肯俯首,我毅然與泛民分道揚鏢而參選,因拆穿薯片騙局而受攻訐,亦因得這生力軍支援而站穩腳跟。到林鄭上台,薯粉消失,我亦不計前嫌,呼籲泛民共濟時艱,重新團結抗爭,結果是林鄭伸出橄欖枝,與一眾薯粉展開和解,而我等則打入另冊,不受「垂青」﹗

到習近平君臨香港,其隨從一邊與泛民虛與委蛇,以接見為餌,消解其公開抗議於無形,另一邊卻將佔領金紫荊廣場的抗爭者拘捕,甚至唆使黑幫力量搗亂其後的抗議活動,撕破和諧畫皮,滛威盡現。最終,習近平卻以一句主要為「回歸廿周年」慶祝,就把先前的「會面安排」一筆勾銷﹗

這一齣又一齣的政治悲喜劇,說明了中共政權在雨傘運動後,一意要打擊由此冒起的政治新生力量之餘,更決心要清除一直在抗爭前沿的抗爭固有勢力,現時陸續在法庭秋後算帳,乃是眾人皆見,毋須多說。至於在立法會這個政治平台上,則先用參選「確認書」剝奪異見參選權利,再而在選舉失利之後,以司法逼害取消異己議員資格,篡改選舉結果,從而削弱其在議會的政治平台,動搖香港市民的抗爭意志﹗

去年八月初,當梁天琦等人遭選舉「確認書」逼迫而被禁參選後,我於星夜改寫競選傳單,提出「昨日八三一,今日確認書,明日廿三條」的競選口號,希望泛民能以此為中軸,於競選運動裡動員群眾上街,形成一個旗幟鮮明的政治運動而不果,但我卻太愚鈍,竟致未有想到中共政權的「依法治港」,原來是借人大釋法DQ議員,變相政變於司法暴力﹗

事已至此,泛民無分裂之理由,亦無分裂的本錢,當務之急,乃是走入社區,面向民間,發動實名聯署及眾籌活動,為四名受DQ議員作後盾,為下一階段的動員作準備,使其司法抗爭得著支援,至於參加補選直接反擊政治逼害,則是自然而然,在在需要從長計議。如此,亦必由今天做起,「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齊心幹,我做起﹗

2017年7月24日
長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