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尤里斯.伊文思 -《新的土地》

廣告
尤里斯.伊文思 -《新的土地》

廣告

正在讀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出版的《也斯影評集》,發覺也斯不時提及一位叫尤里斯.伊文思(Joris Ivens)的紀錄片導演,便在網上找些資料,發覺這名20世紀20年代已出道的紀錄片先鋒,我之前亦有經看過他的作品,1967年多名法國新浪潮導演如雷奈高達Chris Marker、Claude Lelouch有份參與的反越戰作品《遠離越南》(Far from Vietnam),伊文思也是其中一名聯合導演;他的短篇作品《雨》(Regen,1929)我亦有看過,但已全然忘記了。

在網上視頻找到不少伊文思的作品,便選了《新的土地》(New Earth,1933)這部短片來試看。《新的土地》是一部有關荷蘭填海工程的紀錄短片,電影早段用上類似蘇聯導演維爾托夫(Dziga Vertov)拍攝機械和工程的手法,細部描寫填海每一個工序和工人的辛酸,同時亦成功部捉工程機械的宏大和美感,更有多個當年難得一見從飛機拍攝的高空土地,仿如一部歌頌填海工程之偉大的詩篇。

當填海工程完成,新的土地上農田種出豐富收成,電影也同時出現為豐收喝采的旁白,鏡頭也由豐收的農作物,剪接至大都市的人潮,電影的調子亦隨之180度逆轉,斥責豐富的收成淪為投資者的工具,大眾沒有因多了土地和食物而得益,反之商人為穩定價格將所謂剩餘農作物銷毀,電影後段以交叉剪接手法,一面拍攝填海之浩瀚和農田豐收的場面,另一面則呈現當時世界各地受到大蕭條和饑荒受苦的人民,作出了大填海對大都市、土地資源過而剩平民生活卻是困苦的強烈對比,電影便以這帶有共產主義色彩抗議資本制度對大眾之剝削作結。

伊文思後來像安東尼奧尼一樣,受到文革時期的中國政府賞識,來到中國拍攝紀錄片,跟安東尼奧尼相反的是,伊文思在中國官方有相當高的評價,除了伊文斯電影乎合中共政府意識形態外,他早在抗日時期完成的《四萬萬人民》(The 400 Million,1939,攝影師是非常著名的Robert Capa),更拍攝了國軍抗戰首場勝仗台兒莊大捷;文革時期拍攝的《愚公移山》總長度超過12小時,相信是規模最大的文革時期影像紀錄。

尤里斯.伊文思

不清楚是否因為伊文斯後來的作品沒跟上世界的政治或風潮,同樣作為紀錄片先驅,伊文斯的名聲今天好像比不上像維爾托夫或者佛拉哈迪(Robert J. Flaherty),但伊文斯拍攝生涯之長,由上世紀20年代到80年代,相信同代之中無人能及,拍攝過大蕭條、二戰、越戰、文革等世紀風波為題材,相信亦未必後有來者。雖則我只是初看伊文斯的作品,單從履歷表來看伊文斯的拍攝精神,承繼者應該首推同樣踏遍地球角落的Chris Marker。網上尚有不同伊文斯的作品,有機會需要再看看。

伊文思《新的土地》可在這裡觀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