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重奪公民廣場參與者:三個被告為我們承受了一切

廣告
重奪公民廣場參與者:三個被告為我們承受了一切

廣告

Horace

(獨媒特約報導)昨晚在公民廣場外的集會,除了是聲援周二被判囚的13名反東北示威者,也是支持今日很大可能同樣判囚的羅冠聰、黃之鋒和周永康。

3人因重奪公民廣場案,去年分別被判罰社會服務令及緩刑,但律政司上訴要求加刑,高等法院將於今日下午2時半宣判。集會彷如一場餞行禮,為了他們,也為了未來更多將被奪去自由的抗爭者。

2014年9月26日闖入公民廣場的行動,掀起雨傘運動的序幕。當日在前線參與的學生,今日退下火線,但仍深受這個結果打擊。

「其實,那3個被告承擔了一切。」Horace當時剛入讀中大,參與罷課委員會,9月26日在廣場外擔當後勤支援。他覺得,3人代當天現場所有人承擔了所有法律責任。

時任中大學生會成員的Jack,則有一同衝入廣場,留守至被捕,但未有被起訴。「如果我當日拎咪講一兩句,或者大聲叫人入嚟,可能我都俾人告」,命運只差一線,「他們為我們承受了很多」。

2017-08-16 10.15.09
Jack

判刑衝擊價值

「當時我們叫的口號是『重奪香港未來』,年輕人想在香港拿回話語權」,但Jack坦言,雨傘中發現公民抗命不能撼動政權,之後他雖會繼續參與遊行示威,但不再走在前線,他形容是「冇辦法下的一種退後」,「已經證明了無用,唔通仲作無謂的犧牲咩」。Jack批評政權現時更很「小氣」,不斷追打示威者,「我已經對香港政府很失望」。

反東北示威中,Jack的莊員參與抗命,他指東北發展充滿爭議,「但當政府如此獨行獨斷,而且對反抗者秋後算帳,我會諗,這個政府還是不是代表人民的政府。」至前日東北案13人被判囚8至13個月,Jack指是「更加大範圍地衝擊我的價值」,「以前你都會信法官會公正、嚴明地判案,但今次的判決明顯是過重」。他指自己由本身不相信政府,現在連對法治的看法也改變。他回想當日的行動,沒有造成大損傷,相比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真係唔算係乜嘢」,而台灣學生最後被判無罪。

每個崗位的貢獻,都有不可或缺的影響

Horace得悉東北案判刑後,也覺得很沉重、無力,「連咁樣都要判13個月,你玩晒啦」。他認為,判刑令上前線的代價愈來愈大,「有少少脫離普通集會遊行的任何行動,可能就有更大的風險,的確會令很多人,包括自己,有更多的顧慮」。

那還可以做甚麼?Horace認為,這時更顯得深耕細作的重要。Horace在雨傘運動後、2015年上莊,擔任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對傘後無力感感受尤深,促使他決定轉換位置,落莊後找尋其他自己可以承擔的崗位,推動微小但重要的進步。「一個社會運動不是只靠最前線的人,社會上有沒有支持、配合、諒解,其實都好緊要。」他指的是,要令更多人理解社會需要改變,認識到需要有一定的抗爭行動,「大家要找可以做到嘢的地方繼續做,不可以再當這些是可有可無,我會理解為,是盛載下一次社會運動的必要崗位。」

記者:劉軒
攝影:周滿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