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學聯八九樓之爭 3】秘書長李軒朗:退聯後更須改革 認同八樓有貢獻但不能維持現狀

廣告
【學聯八九樓之爭 3】秘書長李軒朗:退聯後更須改革 認同八樓有貢獻但不能維持現狀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屆學聯在7月17日代表會上通過決議案,決定「全面收回」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現自治八樓的金輪大廈單位,並要求自治八樓於9月30日前遷出單位。學聯秘書長李軒朗接受獨媒訪問時指,「退聯」潮後學聯需全面改革,八樓亦須包括在內,他認同八樓的價值,但認為八樓不能維持「自治」現狀。

學聯秘書長李軒朗接受獨媒記者訪問,解說九樓收回八樓的決定。他指代表會在今年7月通過全面收回八樓單位前,經常委會預先決議,並在代表會上獲一致通過。他認為學聯經歷「退聯」後需大幅改革,八樓亦是必須改革的一部份,須全盤檢視。

李軒朗:學生不能使用八樓「點都講唔通」

目前學聯需為自治八樓繳交水電費,但李軒朗指八樓與九樓關係模糊不清,同學不能直接使用八樓,認為「點都講唔通」。他個人認為自治八樓過去的工作能說服他「自治八樓的工作是有影響、有貢獻」,但自治八樓不能說服他為什麼要維持現狀。2006年,八樓宣佈「自治」的自治憲章曾批評學聯 「再無社運面向」 ,李軒朗認同當年學聯傾向福利主義,甚至疑似出現中共滲透,但現時學聯顯然和當年不同,該說法今時今日已不適用。

第二篇 李軒朗 (2)
圖:學聯秘書長李軒朗

黃獾一:不接受自治八樓工作報告反本土

學聯常委(樹仁)黃獾一接受獨媒訪問時指,八樓問題多年未解,而今屆秘書處的政綱有提及希望吸引院校重新入聯,認為要重拾同學的信心就要處理八樓問題。他指樹仁學生會著重的是管理權,他稱自治八樓有自己的憲章、組成方法,學聯完全無權監管,同學質疑為何要繼續讓自治八樓使用學聯的資源。黃獾一又指是「機會成本」的問題,自治八樓繼續使用單位的話,其他組織將不會有機會使用該地方。他又稱曾翻查自治八樓的工作報告,認為八樓都是將場地借給「泛左翼人土」,憲章亦出現反本土的字眼,他認為是不容納其他政治光譜的行為,自己覺得不能接受。

第二篇 黃獾一
圖:學聯常委黃獾一

自治八樓被視為屬左翼的團體,而今年大部份學聯成員院校學生會都是「本土派」 ,自治八樓回應九樓收回單位決定的聲明,其中一段提及「 面對學運及社運低潮,政權變本加厲對人民肆意踐踏,現屆學聯所做的,竟不是鞏固運動基礎,團結互助,反而是急著打壓異己,摧毀一般同學可使用的運動資源,這對於反抗暴政,究竟有何助益?」,質疑學聯打壓異己。李軒朗他承認今年比較多院校學生會傾向本土,但亦不是全部,認為打壓異己的說法是「捉錯用神、無中生有」,「侮辱學聯同學都侮辱自治八樓自己」。他稱相信自治八樓非常反對政治標籤如「 大中華膠」、「左膠」 等,希望八樓不要標籤今屆學聯。

黃獾一則強調自治八樓的政治立場並不是問題,他也敬佩自治八樓過往在同志、性別權益等不同議題的工作,再次重申是機會成本問題,自治八樓和單位本身是兩回事,他亦認為「其他人用八樓單位,都可以做到其他政治上的成就。」 。

溝通平台會議感不被尊重

2014年學聯成立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溝通平台(下稱「溝通平台」),希望促進八九樓之間的交流。李軒朗表示今年召開過3次溝通平台,但大家有根本分歧。他指八樓成員認為彼此的關係應是「平起平坐」,但學聯常委會不認同。他形容後期的會議相當不愉快, 「八樓形容我地好似政府收村民地咁,佢地可能對呢啲議題比較敏感啦」,他稱說法令常委們感覺不被尊重。李軒朗指,如果常委會是絕情的話,「決定後就可以直接行動,或者宜家就即刻收回」。他重申期望學界對未來八樓的狀態有共識,而非單是八樓和九樓。他表示一直希望事件能和平解決,對八樓突然發出聲明表示驚訝。

黃獾一亦指溝通平台氣氛不和諧,雙方各執一詞,學聯代表重申要解決自治八樓認受性和正當性,自治八樓則不斷自己強調過往的工作,雙方無法達成共識,常委會最後決定收回單位。

望和平解決事件

問及如果自治八樓到限期9月30日仍拒絕遷出,學聯會如何應對,李軒朗重申希望事件和平解決,學聯不想有「誇張」 的行為。黃獾一則笑言是一個尷尬問題,自己希望和平處理,常委會亦有初步共識不會報警,不過學聯代表會曾有代表提及可以透過法律途徑例如申請禁制令解決,但最終的決定仍須討論。

學聯計劃在9月30日收回單位後就未來單位用途進行公眾諮詢,12月由常委會決定最終方案,明年1月將場地交予新使用者。至於社運資源中心在學聯架構未來會如何運作,學聯會否廢除中心,他們表示未有定論,會一併諮詢同學。

IMG_5086

資源中心是否繼續存在未有定案

李軒朗表示會在開學後在院校進行諮詢,亦歡迎公眾人及不同團體提交意見,包括自治八樓。他自己認為社運資源中心有存在的必要,學生會成員卸任後亦有責任關心社會,連結學運和社運,這亦是社運資源中心成立的目的。不過他認為現在是時候要問同學「覺得社運係咩;覺得社運資源中心應該係咩地方」,指社運資源中心不一定是一個組織,也可以是一個平台、資料中心等。李軒朗指常委們雖然對社運資源中心未來的運作有不同想法,但他們不希望有前設,希望能「白紙一張拎出黎,讓同學發表意見」, 而不是由常委、或自治八樓自己決定。

李軒朗透露未來學聯常委會期望以三個原則管理八樓單位,第一是建立學生會會員問責制,白紙黑字條例約束八九樓;第二是中心應以學生組織優先使用;第三則是建立定期檢討機制,監察資源運用,日後會址管理權屬於常委會。他稱收回單位後會點算該處屬於學聯的物資, 或者會進行裝修,他強調學聯是有決心,認真地改革。

黃獾一則認為社運資源中心無必要繼續存在,他指學聯在雨傘運動後「一定要搞政治行動」,與當年成立中心的情況不同。他現時希望先收回單位的管治權,再討論社運資源中心未來的方向,他傾向以短期租借的形式如半年至一年將單位借予有需要的組織使用。黃獾一重申未來使用金輪單位的組織,政治光譜不會是常委會的考慮,除非政治理念完全對立,他指自己會從「成本效益論」 出發,將場地借給最有急切需要的組織。

記者:易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