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何君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廣告
何君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廣告

《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上週日在添馬公園舉行,現場所見,有舞台、主題佈景板,有主持人,有記者,大會還說有四千人參加,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沒有人組織和發起,那有如此的集會出現,誰去組織?誰去發動?那人非何君堯莫屬!很明顯發起人想透過集會,把他們的訊息利用傳媒和公開場合向公眾傳播。

坊間戲言,何君堯視戴耀廷如豬狗雖無不可,這是個人的觀點問題,但不能公開喊打喊殺,因為在香港殺豬殺狗屬違法,殺豬規定要在政府註冊的屠房進行,豬隻無病才能殺,不能隨便,殺狗更觸犯《防止虐畜條例》,何生又不是屠夫那有資格舉起屠刀去殺!

公眾集會上如果有人鼓吹暴力或發出恐嚇性言論時,主辦單位有責任要馬上加以制止,否則大會的組織者就有恊助煽動或鼓吹群眾採用暴力之嫌,當日從所有傳媒的新聞片段中可見,曾樹和對搞港獨者說要「殺」,何君堯不單沒有馬上阻止,還在旁和應他跟上說「無赦」兩字,並重覆多次,這表明何生不止不反對曾樹和的恐嚇言論,還增強其恐嚇程度,如果要告集會發起人觸犯「「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那麽何君堯實不能倖免。

站在中共和香港特區政府的立場,何生所作所為本可向「港獨」施個下馬威,何君堯走到最前,應可記一功,但可惜方法用錯了,香港是個法治之區,任何紛爭均訴諸於法律,文革式的批鬥在香港行不通,不只不會引起社會大眾的共鳴,相反所產生的白色恐怖氣氛,只會令港人更反感,大部分港人原本對所謂「港獨」只會一笑置之,「港獨」議題在香港根本不成氣候,但今次「喊殺大會」反而令公眾對這個議題關注起來,也對惡形惡相的「愛國愛港」人士更加討厭,效果適得其反。

無論律師公會是否會對何君堯召開紀律聆訊,無論警方會否開案調查,相信最終結果均會不了了之,不過今次「喊殺大會」令當權者十分尷尬,為特區政府添煩添亂,何君堯雖則未必能被定罪,但他的魯莽行為,以後他在建制陣營中很難再擔以重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