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共同體音樂會】逾500人雨中參與 聲援獄中政治犯

廣告
【共同體音樂會】逾500人雨中參與 聲援獄中政治犯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昨晚(9月24日)支援早前被判入獄的十多名政治犯組織「守望前線」,於中環愛丁堡廣場對開皇后碼頭舊址舉辦「共同體」聲援政治犯音樂集會,逾500人冒雨出席。

活動於下午3時開始,各個支援在囚抗爭者的團體均有在場擺放攤位,包括星火同盟、法政匯思、工學同行、大專政關、毋忘垃圾等。同場亦有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和社民連梁國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和香港眾志常委林淳軒舉行座談會。音樂會於下午六時開始,何韻詩、黃耀明、周博賢等到場支持。

場內設有「寫信信舍」攤位,籲市民寄信予政治犯。攤位有留言板供市民寫上打氣短語,又提供信紙予市民寫信以及擺放「公義」填色板等。負責人陳可凝指現今的抗爭門檻越來越高,希望能提供一些門檻較低的方法,吸引更多人參與。她指現時社會充斥著無力感,不少人都認為已沒有空間反抗,認為在此氛圍下,社工有角色帶來改變,希望累積每一個人的小小力量,盡可能向在囚戰友送上溫暖和支持。

DSC_0809

DSC_0783

DSC_0793

音樂會於下午6時開始,首位表演嘉賓為何韻詩,獻唱《光明會》及《千千萬萬個我》,她指音樂有凝聚的力量,望市民在各自的崗位上盡力。

何韻詩:音樂凝聚力量 「立誓要剷除 沉悶領導層」

DSC_1050
圖:獨立音樂人黃衍仁曾在現場參與留守皇后碼頭抗爭,入獄政治犯中亦有他的朋友,直言出席心情複雜

音樂會又安排政治犯的家屬及同伴,讀出他們的感言。香港眾志常委黃莉莉指,16個在囚良心犯令16個家庭相聚一起,這個時代的不公義令大家聚首一堂。她指各人都帶著不盡相同的背景和故事,其實難以真正地感受到他人的感受,但當知道大家都在努力堅持的時候,便會有更多力量撐下去。

黃莉莉又提及與在囚友人、香港眾志常委林朗彥的書信內容,林朗彥表示囚犯間有一術語,就是喜歡以用餐次數來比喻自己的剩餘囚期。現時林朗彥身處的監獄一星期有一餐的配菜是牛肉球,林朗彥常笑稱「食多三十幾粒牛肉球就走得」,希望大家能在此期間凝聚力量,活得更好、更積極,用最好的自己來迎接他的釋放,屆時再一起攜手為香港奮鬥下去。

朱偉聰媽媽 Lily 表示,兒子由「反國教」到現在都全身投入社運,而她亦十分支持,因為她深知這個社會將來是屬於年輕人的。她提到聰仔自小與外婆同住,外婆經常都會收看新聞和收聽批評政府的電台節目,在此薰陶下,聰仔年紀輕輕已有一顆改變社會的心。Lily 指兒子為人「懶散」、「怕熱」,但在參與社運後卻漸漸克服,加入學民思潮亦為他帶來更多的磨練和人生經驗,例如連夜留守公民廣場、在炎炎夏日下擺街站和派單張、到旺角「洗樓」宣揚不能「袋住先」等。她又憶述後來聰仔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大專政改關注組,雖然不太有名,但她稱這群年輕人在背後付出很多,朱偉聰的初衷一直沒變,就是幫助被忽略的弱勢社群,她希望香港市民可以繼續支持在囚社運人士。

DSC_1040
圖:黃莉莉、Lily

周豁然的丈夫郭永昌憶述,在判刑前一晚豁然已深知最少刑期不短,故她已整理好一堆書本打算「K書」,又向友人表示自己無懼、坦然。事隔三天,與一街坊去探訪豁然時,郭永昌形容豁然的表情仍是喜樂多於哀愁。後來與豁然的爸爸去探訪她時,她的反應變成是責備,稱被探訪要被「押黎押去」,十分辛苦,而常被探訪亦會被質疑是對工作「詐型」。三天前郭永昌再探訪豁然時,郭指豁然向他表示「我唔想坐監」,又提到監獄的環境難以讓人安心地看書。郭永昌指沒有人希望受牢獄之苦,惟豁然的犧牲是為了香港的自由和和平,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製造一個能夠讓人開心地生活的香港。

DSC_1079
圖:郭永昌(左),羅冠聰同伴袁嘉蔚(中)亦在台上引述羅冠聰的信

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亦有上台發言,他指「好灰」、「唔開心」是一眾民主運動朋友共同的感受,我們並無需要去逃避這些感受,相反要正視自己的軟弱、不安、孤獨,才能在未來更艱難的時刻一起走下去。

岑敖暉又提到在威權政府下,我們必需共同承擔所有苦難,一起面對,不要讓任何受壓迫的人獨自承受所有壓力。他認為每一個人都一定會有不同的故事、難處,但在現時的政冶氛圍下,香港人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在共同承受社會無處不在的壓迫。他相信若每一個人都能夠勇敢地行出多一步去訴說自己的痛苦和軟弱,這個由分享編織出來的網絡將能夠支撐我們無法想像的困難。縱然港人相信多年的司法制度未必可以再成為一個保護權利和自由的後盾,但只要大家有一份相同的信念,定能阻止香港被權貴糜爛。最後他引述獄中女友何潔泓在獄中寫的一句說話:「如果人生終究不能逃離戰場 ,讓我們一起沉住口氣向前行,緊靠在一起。」

DSC_1323

音樂會的壓軸表演喜賓為黃耀明,他指香港最好的機遇和資源均被上一代人「攞晒」,現今年輕人所身處的逆境,成年人是責無旁貸,要與他們一起同行。

黃耀明獻唱《親愛的瑪嘉烈》 「唔可以俾下一代孤單去承受香港將會嚟嘅苦難同逆境」

音樂會約於晚上八時半結束,期間多次下起驟雨,惟人群未有散去,高峰時期逾500人參與。

DSC_1194
圖:嘉賓之一雄仔叔叔籲港人「抬起頭」

DSC_1110
圖:周博賢唱出為政治犯而寫的《後備》一曲

DSC_1068
圖:Boyz' Reborn

記者:李巧兒
攝影: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