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望學界參與反威權遊行 岑敖暉:謊言滿佈時刻,受壓迫的人要企埋一齊

廣告
望學界參與反威權遊行 岑敖暉:謊言滿佈時刻,受壓迫的人要企埋一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香港眾志、大專政關、東北支援組及民陣星期日發起「十一反威權大遊行」,要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下台。港大學生會會長黃政鍀日前表示,遊行側重「13+3」政治犯,表明不會參與。團體下午召開記者會,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指,遊行最重要目的,是要在「謊言滿佈、暴力充斥時刻,與不同受壓迫的朋友企埋一齊」,指如港大學生會及學界朋友願意,歡迎他們一起參與十一遊行。

岑敖暉指,十一國慶對中共而言是歌舞昇平的日子,但對遭受打壓的抗爭者則是必須要站出來的日子。他指今次遊行與上月聲援政治犯的遊行主題並不相同,司法打壓只是威權的一部分,而威權暴力是無處不在。他提到2013年資深傳媒人劉進圖遇襲、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在去年參選立法會選舉時受幫派人士高調恐嚇,而當日對朱凱廸作出死亡威嚇的人,和日前出席何君堯「殺無赦」集會上的鄉坤是同一幫人。

岑敖暉又指,目前西環、建制派、鄉紳及幫派暴力政治的手,已經伸到每一個角落。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一訪港,組織示威的香港眾志及社民連不但受到黑社會的騷擾,更被暴力阻撓示威,今次十一反威權遊行「就係堅持返作為民主運動的聲音」,令提出異見的聲音得以保留下來,對抗何君堯及曾樹和等人擬消滅反對聲音的言行。他指因不同議題入獄的朋友已經達25人,法律已淪為消滅異見者的工具,而律政司司長「對自己唔鍾意既人先會提出檢控、先會提出刑期覆核。」「呢個就係我地面對緊既太平盛世。」

大學校長發表聯署聲明反對港獨,岑敖暉指大學高層被迫表態,「講一啲自己都講唔通既歪論」,禁止校園討論學生相信、提倡的政治理念。他指來年四間大學校長任期屆滿,學界將會出現「大洗牌」,大學將是被威權針對的場所。他們願意與受壓迫的學生、老師「企埋一齊」,反對威權政治。他指遊行最重要目的在「謊言滿佈、暴力充斥時刻,與不同受壓迫的朋友企埋一齊」稱如港大學生會、學界朋友願意,很歡迎他們參與一起遊行,「十月一日見。」

IMG_1546

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盧德昌亦指,今次遊行的主題不是聲援政治犯而是反威權。他重申從近日學界的民主牆事件,當權者要令學生不再相信自己相信的事情,望今次遊行是不分任何派別、有否具本土意識形態的學生會都會參與,目前嶺大學生會、明愛專上學院學生會和社工學聯已表明會參加遊行。

東北支援組成員陳大吉同表示,不同派別都應與遊行。她指立法會財委會在2014年審議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時,學界參與抗爭、為東北村民發聲同樣是不分彼此。她望透過遊行讓其他角落受到迫遷的村民都會知道,在威權打壓下團結的重要。

香港眾志成員袁嘉蔚亦稱遊行目的是團結所有受威權壓迫的人、團結所有民主派的光譜及版塊。遊行除了針對何君堯「殺無赦」言論外,以及逾百名面臨入獄的政治犯,以及學術自由再次受到衝擊的學界。

社民連被DQ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稱要反「最威權的人」,批評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是最濫用權力的人,連同何君堯一唱一和、一文一武。他直斥何君堯是爛仔,兩人的行為證明了威權政治的腐敗。

IMG_1554
圖:梁國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從DQ議員事件和將抗爭者捉入監獄都可見威權統治,他重申抗爭者不是不負責任,而是政權窮追猛打及重判。

立法會議員、專業議政莫乃光指近日很多人對自己稱,「民主派看來不是很團結」,他重申民主派的光譜廣闊,但沒有不團結的空間,必須捍衛香港的公平法治。莫乃光認為低潮就是反彈的機會,十一就是一個開始,將民主派不同光譜的人士團結起來。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指港人難免會有示威疲勞,但重申十一一定要上街,不然社會便會陷入沈默的螺旋:「俾人感覺習以為常,會讓人感覺你沈默,傷害更大。」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指中央正逐步瓦解港人的反抗力量,望港人努力維護一國兩制,讓中央及政府知道港人會為未來奮鬥到底。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今早立法會跟進機場第三條跑道小組被強行取消,「逐層逐層的壓迫早已開始」。

街工區議員黃潤達則稱區議會都有類似的威權情況,建制派多年來都是人多蝦人少,籲港人必須向威權說不。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料兩萬人參與,但強調人數越多越好,已獲警察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呼籲港人用創意自製標語,表達對袁國強及何君堯的不滿。吳文遠提到「威權管治」四個字對香港人來說可能很陌生,但從何君堯的例子可見,只要反政府,即使做正確的事情都一定受到打壓,但支持政府,大奸大惡的事情都不需要負責。「再唔企出嚟,沉默大多數會成為沉默少數,到時就要迫住撐政府。」

IMG_1568
圖:陳大吉、香港眾志常委周庭、社民連主席吳文遠

IMG_1564
圖:被DQ的立法會議員姚松炎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