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逆權司機》——從順權到逆權

《逆權司機》——從順權到逆權
廣告

廣告

作者按:文內含劇透

一套電影有著以下的情節,平凡市民幹了不平凡的事情,單親父女的真情流露,緊張刺激的槍林彈雨,真正朋友的拔刀相助,面對暴力,無理和不公義的催淚回應,逆權司機有齊所有吸引觀眾進場的市場元素。然而,這齣電影要帶給觀眾的,是一段在韓國曾經發生過的歷史事件,讓觀者進入歷史,反思歷史,更平空時空地反觀自身國家在地的歷史。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5·18 광주 민주화 운동)或稱光州民衆抗爭(광주민중항쟁)。在華語圈大多稱為光州事件或五一八光州事件。這是韓國民主運動史上,一個非常重要里程碑,同時也是一個最為悲痛的過程。光州及所在的全羅南道是一處被摒除在開發地區之外、並一直受到歧視的貧困地區,但同時亦是民主、思想開放進步人士的孕育地。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當地人民積極投入民主抗爭活動,即使面對無情的鎮壓及混亂的政局,也堅決繼續示威,成為歷史性的抗爭地。根據2017年的最新統計數據,這短短十天不到的時間,造成了218位抗議民眾死亡,363位失蹤,5,088位輕重傷,共計大大小小約有7,200位受害者。而韓國史上數一數二的鐵腕統治者全斗煥正是事件的始作俑者*。

而電影中講述五一八光州事件與一位的士司機串連在一起,告訴我們這事與平民百姓緊緊地扣連,但凡任何地方推動的民主化運動,主角也是人民,運動呈現的在地和散播,是普及而且深入民心的,由下而上的推動正是為極權宰制帶來張力。營營役役的的士司機金四福,這個單親爸爸老實搵食的角色當然是惹人討好,而他不富不貧,擁著家庭問題帶來的生活壓力讓一眾升斗市民特別感到共鳴,也道出了生活無奈營役的心聲。金四福只是一個像你我他的人,在資本主義和個人主義擴張的時期,有誰不會為到自己的前途併博? 主角為了賺多點的收入出術搶客接載了德國來的記者,正是在充滿競爭的環境下一個你爭我奪資源的寫照。因主角的無知令他在進入整件事情時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仍一直認為國家愛人民不會以暴力對待,軍人是不會欺壓殘害市民這種觀念,還人云亦云地去批評年青人參與運動,一句典型對他們的批評 : 「父母幫你付這麼貴的學費,走了去遊行搞革命,你們究竟在大學學些甚麼? 」,反映了成年人心目中對大學生的期望,就是必須跟從社會主流,順服上游不要搞對抗,那你就一定可以平步青雲,而忽視了大學的學習生活正是要訓練我們有著獨立思考,反思主流價值的落後與不濟。

何況在當時軍權統治底下,全斗煥先是禁止了所有政治活動、停止國會運作,同時作為自由言論、思考場域的大學,也紛紛被勒令停課。只要人民發表任何批判國家元首的言論,馬上就會遭到逮捕*。在這種氣氛下,大學生又怎會不進行反抗呢? 今天,在我們身處的社會,言論自由不斷收窄,個人發展空間不斷萎縮,人民被強行接受資本主義所灌輸的自由理念,以恐嚇、監控、懲罰得等方式教育我們要順服掌權者,並以鐵腕的行政官僚手法為裝飾,將充滿謊言暴力的管治包裝得文明起來,而市民卻無暇停下來批判處境,無暇反思生活為何這樣顛簸,在高度密集型的城市裡逼得喘不過氣來,政治無籟的肆虐,為的是要在這苟延殘喘的都市裡拿到更多政治本錢和籌碼。給了這麼貴的學費去讀大學,是為了讓我們可以思考更多這類問題和作出更多不一樣的回應和改變。

有看過此片的,都有可能被當中軍人與平民對歧,鎮壓和射殺民眾的片段尤其深刻,深刻的是這些片段都是真人真事。當真正發生在歷史洪流裡的事情呈現在你眼前,述說著政權殘害民眾的事情,金四福由順服掌權的立場到難以置信地看到真相,在跑往現場途中仍不斷問軍人怎會惡待人民? 認知與實況的相反,顛覆著他對因循順權生活的嚮往,對國家因人民聽話而給予其自由的盼望。

當中過程為他的逆權種下醞釀的種子,但這種醞釀對他來說是不好受的,要協助記者拍攝揭發真相還是歸家與女兒一起野餐,於個人層面和社會問題同時需要你去回應下,他要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同時,還背負著國家逆權背叛人民的傷痛。我們都是可以選擇的,選擇順權亦可以選擇逆權,當沒有得選擇底下主角作出了一個選擇,這可能就是一個真正的選擇,在地的處境裡,我們有否作了一個真正的選擇,共同去實現一個我們選擇的生活方式? 有否選擇讓人有選擇 ? 去尊重彼此的差異。也可以選擇給「選擇」一個空間,讓我們思考何謂選擇? 當那時的獨裁與今日的威權政治,同樣都讓我們是處於一種被壓迫處境下,使大家明白有得選擇,是挺困難但又必須的事,在習慣順權的狀況選擇去反思種種批判順權的逆權思考,不活在矇混度日的人生,有可能是我們需要鍛練的生存技倆。

光州市民的逆權同時亦影響著金四福思考他的順權,司機義載傷者衝擊著他為糊口而接載記者、大學生參與運動與他對學生的看法、市民對民主運動的支持與他只顧自己的利益、大學生具宰植捨己成仁和誓死保護記者發放訊息,與他面對極權的怯懦等等,都成為日後主角逆權的催化劑。還記得進入光州後,他們一眾人走到廣場前觀察集會情況,有婦孺為他們遞上飯糰,主角大口大口滿足地吃,並大讚飯糰的質素,當時他仍然希望與民眾和運動保持距離,害怕自身要牽涉到危險當中,到主角經歷一 晚被極權追殺的過程,因害怕而自行離開光州,到了一間麵店醫肚,老闆娘遞上一件飯糰上前,他凝望著飯糰回想婦孺送上的美食,看到檯頭報章捏造失實的報導,市民誠惶誠恐地流言蜚語,這一刻正義洗滌恐懼,良知擊潰怯懦,主角重拾被壓迫者的本能,他明白他有權選擇逆向回應這不公義的政權,回應這扭曲的謊言。

518光州事件的發生有多兇殘? 除了射殺在廣場裡進行非暴力抗爭的大學生,拷打集會的平民百姓外,回顧歷史,更有一些無辜婦孺牽連其中,有一位婦女名叫崔美愛,是唯獨一位的不幸被殺人士,知道原來崔美愛當年被殺時,原來已經懷有8個月身孕。當天5月21日,從韓國四方八面調配到光州市的戒嚴部隊,收到軍政府的直接命令,向在光州市廣場抗爭的示範者,一律再不容忍,決定以屠城的方式,以機關槍向所有抗爭者開槍殺客,一個不留。她一直未有收到丈夫最新消息,因為擔心丈夫的安危,焦急得結果選擇離開家門,走到門外希望可以第一時間看到丈夫回來。想不到她離開家門時,被埋伏在附近的戒嚴軍人留意到。雖然軍人看到她已懷有身孕,但仍心狠手辣地向她開槍殺害。結果,崔美愛中槍以後,返魂乏術,未到達醫院前,自己連同肚內的孩子,都不幸被殺*。雖然你可以說只是得一位不幸被殺的市民,但亦給我們看到當時的形勢,軍政府鎮壓的目的不只是平息運動,有可能他們是要傾向屠城,殺一警百。

原因是當時擔任中將的全斗煥不管民意高漲,反而宣布全國擴大戒嚴令,同時強力鎮壓這些仍要「被教育」的赤色份子、親共份子。他先是禁止了所有政治活動、停止國會運作,同時作為自由言論、思考場域的大學,也紛紛被勒令停課。

只要人民發表任何批判國家元首的言論,馬上就會遭到逮捕,光州事件讓全斗煥正式開啟他近八年的專制獨裁第五共和國統治時期"。光州事件很自然讓大家想到八九六四民運,因以當時的處理手法,媒體資訊的封鎖,政權的部署亦甚類似,片中軍人射殺示威者一幕,更感到如六四清場一刻的寫照,讓我們從沒有經歷過六四又年年去晚會的人們,更感受當中的瘋狂和悲痛,再看下去,香港的傘運雖沒有死傷的場面,卻開啟了武力鎮壓的篇章,港人看這齣電影未必人人都有相同感受,但宏觀整個政治氣氛都叫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必須關注和保護我們僅有的各種自由,透過不同的渠道去參與更多公民權益的學習討論,鍛練更闊的視野看懂中共政權在本地運作的形勢。

近來有人說要在生活中抗爭,當然,絕對認同從自身生活中深耕細作,認識個人和社會賦了的權利和自由,但不要忘記了,當政權朽壞,運作上失去了它應有的功能時,我們的順權不會為這土地帶來任何的改變,製造順權意識給我們的人更不會想有任何的異見與抗爭,逆權的出現卻要為人民帶來逆向的覺醒,為困局帶來出口。在未來的日子裡,當我們擁有所謂的自由不斷收窄,渴望的人權漸漸泯滅,威權極權勢在必行於此地,選擇逆權抗爭的百姓們必須作好準備,迎戰專權獨裁的欺壓。還記得,當主角與記者排除萬難的走上離開光州的小路捷徑時,遇上製造路障攔截的軍人,他們揭開車尾箱,軍人找到拆了下來的漢城車牌,就是全城都在追捕的主角,軍人卻靜默了一陣子,然後關上尾箱,叫他們離開,主角和記者才有機會偷到一些時間趕快衝過路障。不知道這位軍人為何會有這個決定,個人認為當他看到政權如何對待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大學生時,他的良知告訴他,需要有更多人知道真相,那軍人的逆權成全了主角的逆權,一眾百姓們,司機與具宰植的逆權成就了光州事件被揭發公佈於世,讓後世能有實據為此事爭取平反。

屍殺列車和逆權司權,還有一系列這類型的韓國電影,台灣民主運動等的經驗都告訴港人一件事,爭取民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別人用上了很漫長甚至是一生的時間去爭取,最重要的是運動裡面有犧牲,我們也需要反問自己,願意犧牲嗎? 我們準備好了嗎? 究竟為了甚麼而去爭取甚麼?究竟我們明不明白何謂犧牲? 難道我們當「改變」是傻子嗎? 著實是我們需要認真回應的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