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子聰

香港青年協會首屆青年大作家招募計劃獲選作家,獨立出版作者、兒童及家庭服務社會工作者、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曾為《有種責任叫堅持》編輯,著有散文集《在台灣我曾遇見過的》及《慢遊小店》,文章散見於評台、立場新聞、香港零一、輔仁文誌、香港獨立媒體、SPILL及《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上電影評論雜誌。 https://www.facebook.com/cyrus.tccheng 網誌

生活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隨著時間流動的共病文庫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隨著時間流動的共病文庫
廣告

廣告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為同名小說所改編的電影,講述志賀春樹大學畢業後回母校任教,他因為學校圖書館即將拆卸而被安排到圖書館整理藏書,這令他憶起十二年前與山內櫻良的戀愛故事。當年志賀春樹在校園裡極為被動,不苟言笑也甚為拘謹,但他的同班同學山內櫻良卻活潑外向,就是因為他們性格的兩極而催化了彼此的親密相處。

有一次,志賀春樹在醫院無意中撿到同班同學山內櫻良的日記《共病文庫》,櫻良得悉自己患了胰臟癌後,開始在這日記寫下病後每天所發生的事情與感受,它曾經暫時被遺失,而就是因為那刻的遺失,讓志賀春樹得悉櫻良的病情,那時它發揮了連接彼此緣份的作用。再者,雖然志賀知道櫻良的病情,但在這段感情關係裡櫻良對志賀的諸般感受也是難以表達及啟齒的,而正好《共病文庫》只是一本只能被書寫卻不懂說話的日記,所以它成為櫻良最可靠的聆聽者,當櫻良承諾在逝世後讓志賀閱讀《共病文庫》,意味它即將成為櫻良與志賀人生中最重要的寄情信物。

《共病文庫》在電影中象徵著「時間」,它除了可以被擁有、被書寫、被遺失、被拾回、被閱讀的獨特個性外,也可屬於過去、現在與未來,過去的人可於共病文庫裡記錄,就像櫻良患病後在日記裡寫下紀錄病後感受,而它也可屬於現在,櫻良可透過當下的書寫以抒發對志賀的感受,而它的未來就是為了被志賀閱讀及作感情寄託。

導演不斷刻劃「時間」的重要性,就是為了提醒我們要珍惜當下,他利用櫻良的胰臟癌去告訴我們未來是可以被奪去的,可以是隨時失去而不存在的,與其我們花時間去承諾,不如先擁抱確實存在的現在,而現在也不值得被浪費,因為時光一去不復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