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伊拉克生死場》讀後感

廣告
《伊拉克生死場》讀後感

廣告

看完這本書,我看到宮崎駿《風之谷》裡的娜烏西卡公主:一個在戰爭中堅持放下武器的人,最後奇蹟地停止了蝗蟲對巨神兵的攻擊。

可是,世界真有奇蹟嗎?

書中張翠容在序說:「2004年,高遠菜穗子與另兩名日本人質一同出現在電視熒幕上。。。她不隸屬任何組織,只一直以個人名義幫助巴格達的街童。。。有人可能認為她太天真、太濫情,但反過來我卻會質疑,我們是否太冷漠、太無知?」

本書頭半部記錄高遠菜穗子被綁架九天的細節。在她被釋放前的一天,她跟聖戰者說:「看看地球!你的國家在哪裡?我的國家在哪裡?你說神創造了一切,但我也是住在神創造的地球上呀。傷害這樣美麗的地球好嗎?我非常理解報復的心情。但是,結果又要死多少人呀!憤怒是無可奈何的。我也生氣呀!但是將憤怒變為武器,得到的只不過是多餘的痛苦。不要憎恨美軍,別理他們。找找其他的路。」

聖戰者回答:「找不到其他方法呀!我們只有拿起武器戰鬥。為了保衛這片土地,為了保衛家庭,只有戰鬥。」

直到現在,似乎都沒有其他的路。

本書除了記錄了她被綁架的事情,也紀錄了她被綁架前在伊拉克的日子。高遠親自到防空洞和流浪街童做朋友,每次和他們一同上街,大人們都對孩子皺眉搖頭,孩子們只要稍稍碰一下商品,店主就會變臉,怒喝。被周圍的人用這樣的充滿鄙視和惡意的眼光來看待。高遠明白了為什麼他們回到防空洞就去吸食辛納,正是為了早一刻忘了不痛快事。

有一次,街童打架,高遠把一個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吉阿德抱到自己的公寓救回。吉阿德洗完淋浴後,對著鏡子不斷撫平自己的頭髮,對於乾淨的自己感到快樂。於時高遠為街童租借公寓,做了「洗刷街頭流浪兒活動」,洗澡後街童打架少了,有幾個不再吸食辛納。

他們只需要洗澡,被接受。流浪是家人全在戰爭中死掉、屋全毀,是他們的錯嗎?

在她遭到綁架時,一位被高遠菜穗子拯救過的街童,在阿拉伯電視台的攝影機前,苦苦哀求武裝分子說:「你們要人質,就把我抓走吧」。

正如高遠菜穗子所說,「我也要進行我自己的反恐戰爭,不管處於任何狀態,我都不會使用武器,而我要全心全力來面對對方。若有人身處苦難與仇恨的深淵,極有可能參與恐怖活動的話,那我會做的事,乃是不要給他武器,而是給他可以勞動的鏟子,這就是我的反恐戰爭。」

最後離開伊拉克的一天,街童們邊哭邊送給高遠一條伊斯蘭教唸珠。這是其中一件寶物。另外兩件,一件是從德蘭修女的修道院裡得來的基督教的玫塊唸珠。一件去聽達賴喇嘛說法時,得到的佛教唸珠。在她的的口袋裡,三個宗教融為一體。

「生命裡沒有語言、宗教和國界。」她在中東的烽煙裡單打獨鬥進行和平工作,她告訴我們,一個人,即使只有一個人,也可以做出很多。她也帶給我一點希望,或者 世界 會有奇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