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芳華》 - 用溫柔撫平殘酷

廣告

廣告

或許「那些年」都係甜酸苦辣來交織,但未必每個「那些年」都值得去追憶,馮小剛這樣告訴你。

《芳華》(Youth)講的青春,係比《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更前 - 一九七五年至八零年代。翻查一下講過這時期的,總會出現瘋子:謝晉的《芙蓉鎮》、張藝謀的《歸來》,到這套馮小剛也叫何小萍(苗苗)發瘋一陣子:這些年的確係會叫人發瘋 - 對內昨日被批為反革命罪該萬死的,今日也會被平反;對外昨日並肩作戰的兄弟國,今日也會調轉槍頭反目成仇。對中共而言,沒有甚麼永恒不變的道理,可是人民總有戇居居,認真說誓死跟老毛向左走,可是老毛真的一走,黨又叫你向右走,你腦袋轉得不快的話,豈會唔亂,豈會唔瘋?

這種青春係殘酷,就像劉峰(黃軒)- 文工團中的雷峰,卻被流放到戰場上變成殘廢,最後作被城管欺負的小販,好人老實人都唔會有好收場。唔止劉峰,文工團也是這樣 - 文革時係軍隊中的精英,忠實表演歌舞。文革完後,鄧麗君的歌聲傳入,只會唱紅歌的文工團反是軍中最沒用的一群,甚至比國民黨的「軍中樂園」更不如。即使他們仍表演得不走樣,這回講實是求是的中共也是要拋棄他們。你會說不止中共殘酷,社會也是如此用完即棄,反過來你太信賴社會而不相信自己,係你愚蠢的自取。

但馮小剛也不叫電影要殘忍到最尾:劉峰沒得著愛的林丁丁(楊采鈺),卻也得到愛他的何小萍。最後火車站相依的一幕,如同《東京夜空最深藍》:既然你在東京自如微塵,你唔戀愛有何出路?那你被殘酷的時代壓迫,你唔戀愛又如何度過?故你最後都戀愛了,或黨或社會總算待你不薄吧。馮最後還算成功用溫柔撫平一個殘酷的時代,只因看準這世間觀眾都係太膚淺。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