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農業園規劃未明,農夫先被趕走

農業園規劃未明,農夫先被趕走
廣告

廣告

要求抽出農業園收地撥款 立法會的工務小組開始討論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在一萬個項目當中,綑綁了總共5.3億的農業園第一期收地撥款。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綑綁式審議撥款一直備受爭議,上年橫洲的收地撥款、前年的東北石仔嶺安老院收地重置撥款等,也是在爭議聲中被粗暴通過,而農業園第一期的收地撥款更是嚴重違反程序公義。 今日村民到達立法會旁聽及召開記者會,並聯同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朱凱廸及橫洲村民,於會後進行記者會。

農業園撥款違反程序公義

農業園第一期收地撥款以及道路工程刊憲及反對意見處理竟是同時進行,整個農業園的計劃未有在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委員會進行討論,並未與持份者進行商討,而是政府聯同顧問公司閉門造車,炮製出農業園第一期計劃,並匆匆在北區區議會通過,於去年十一月份就道路工程刊憲,而刊憲兩個月內,村民及巿民遞交了四十份反對意見及近二千個聯署反對道路工程。政府按法例需在九個月內處理反對意見,再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通過。另一邊廂,第一期的收地撥款卻已悄悄地夾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18/19年度的整體撥款中 ,在去年十一月份竟已納入立法會議程,意圖搶閘向立法會申請撥款。

興建雙線道路於理不合,顧問報告多處遮黑

蕉徑是香港活躍農區,高峯時期每日出兩萬噸蔬菜,亦只需田間小徑及農機車運輸,得以保存蕉徑良田不受發展及污染威脅。可是第一期計擬建一條雙線道路,政府卻沒有提供任何合理原因,解釋道路走線及規模,例如園區規劃 、交通流量預算等。團體向政府取得的第一期計劃顧問報告,有多處遮黑。我們認為,政府必須公開顧問報告資料,以及提供農業相關原因,解釋道路的走線及規模。 道路工程破壞農地,趕走農夫 農業園第一期範圍中,道路有四成是常耕農地,當中有多戶農民的農地會被破壞,不但嚴重影響生計,擬建道路也帶來發展誘因,有農民因而受地主迫遷,農業園未開始,已有農夫先遭殃,可以想像繼續推行計劃時,會帶來更多迫遷,所以村民農民堅決反對農業園第一期道路工程。 與民商議,真正復耕 蕉徑長瀝村村民在此地建立了生活及歷史網絡,農夫對這裏的水土、耕作亦最為了解。我們認為農業園的規劃必需與民間商討,而非閉門造車式地,找非農業專業的工程顧問公司,完成了「方案」,才象徵式事後地諮詢村民農夫。政府必需以保障蕉徑居民及農民原有生活方式的前提下,真正地協助農地復耕。

蕉徑長瀝村村民重申:

  • 反對政府強行推行農業園第一期道路工程
  • 要求政府從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中抽出規劃未明的農業園項目,不要偷步
  • 要求政府公開農業園顧問報遮黑的資料
  • 要求政府與民間商議農業園規劃

蕉徑長瀝關注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