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笑年君

憤中青,愛吃口水雞,口不擇言,饑不擇食。 網誌

社運

工潮下的工會已是強弩之末

工潮下的工會已是強弩之末
廣告

廣告

以往企業家與工人的關係主要依賴隱定與有序的運作,而財團與勞動者能透過這穩定的秩序而有所預期,令兩者有所依賴和保障。而在現今的工人與企業家的關係似乎十分緊張,而這個現象其實是由工會造成。

今次九巴工潮,大眾紛紛將矛頭指向財團。事實上,這一切其實由工會所策劃。現今香港,政客為政治方便,簡化抗爭對象,忽視一切因素,一味利用大眾的「仇富」心態直指財團與官員。這個現象並不難觀察,回帶到碼頭工潮,當時社會輿論不是針對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而工會選擇將球擊向「和黃」;而事實上和黃早於2011年已將「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全部股權出售,由新加坡上市的「和記港口」信託,當時「和黃」股權不足三成。碼頭工人是勞動階層,自不然不會和你想太多,一切以工會為首,工會孫子上身,一於訓練「愚兵」,你班工人咩都唔好理,大嗌「抗議」、「無恥」即可。工會要「做到嘢」,一定要將矛頭直指李嘉誠;料當時工會表面上是爭取加人工,其最終目的還是集體談判權,贏取政治籌碼。

今次九巴工潮事件,工會故技重施,事必要將議題升溫。找個唱大戲的上演一場「六國大封相」,當日人未見影,即先於網上放定消息,演員未上場,先擊鑼鼓。最後卻只有葉蔚林為首的「偽工會」出場,三個花旦演上一場獨腳戲。這個女將在爭取一輪後,就坐等公司回覆,然後在鏡頭前「接聖旨」。最後一招順勢拒絕,大耍功架,直至今日流出錄音,未見半點生硬。事實上,今次社會輿論直指新地是九巴母公司,但新地持有載通股權其實不過也三成多,技術上可以稱為「大股東」,但肯定不是「母公司」。當然,在這個時代,誰在高舉政治正確,然後聲淚俱下,媒體的鎂光燈就為其套上光環。要令公眾對財團政客磨拳擦掌,工會才能贏取掌聲。

然而,當年工潮舞台下的香港貨櫃碼頭,已經面臨營運危機。葵涌是世界吞吐量最大貨櫃碼頭的神話不再。自2011年起,香港貨櫃碼頭處理的貨櫃數目逐年減少,貨船的笛聲已開始弱下來。當香港貨櫃碼頭工人要求加薪的呼聲日漸高漲的時候,不知道有幾多人記得曾任內地及政制事務局局長的譚志源曾經講過,在大灣區規劃下,香港不應經營貨櫃碼頭,跟「祖國」搶生意。我們要承認的事實是,在2011年深圳貨櫃碼頭的吞吐量已超越香港,而在未來一兩年廣州的港口運載量發展也將會超越香港。

香港技不如人,在大陸競爭下的唯一出路,唯有提升效率,研發新技術。由2012年起,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向自動化和遙距的方向發展,引入新科技,碼頭工人在將來可能被淘汰。巴士勞動階層所面臨的問題其實大同小異,所遇到的競爭在近年一樣多,先不說現時的鐵路優先政策。在未來的城市發展中,工會若只繼續為政治籌碼而亂章進擊,章法繼續長久不變,而不是真正為工人謀福祉。香港出現公共交通鐵路全面化和自動化的未來並不遠,最終「蝕章」的還是巴士司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