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 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政經

當選舉只剩下「告急」和「拉布」

當選舉只剩下「告急」和「拉布」
廣告

廣告

今天之前,我本來不想就補選說些甚麼,因為由身邊朋友的情況也可窺見情況,多說無謂:要投的人就會去投,而出於無力感、憤怒所以不投票的,我都理解當中的情緒源何而來,也尊重他們的意願,亦有一些是出於責任、信念而會投一個自己也不全盤支持的候選人,含淚投票的,我敬重。所以我一早就打算今天留家工作,票站關門前爬過去投票就是了,但結果,我由今早8點開始就被「告急」告醒了。

「大家好,今日係投票日,我係2號候選人鄭泳舜,我嘅選情非常危急……」「大家好,我係立法會議員、民建聯主席李慧琼,阿舜嘅選情非常非常危急……」,一言以蔽之,就是危急危急危急,所以要告急告急和告急;而再聽一下,究竟他們急的是甚麼呢?原來是指反對派過去幾年用「拉布」來禍港,所以要投建制一票,制止「拉布」,令香港重回正路,然後建制派支持者就將理據不斷約化,於是就成了街坊口中的「投建制」=「反拉布」。

果如是,這樣除了政治問題,也是邏輯問題。

因為「拉布」從來只是一種手段,是代議士在議會內能用的一種方法,利用議事程序延遲或押後一些希望反對的議案表決。雖然在香港的立法會內,多由非建制派來使用這權利,但建制派是否從不「拉布」?非也,就在2017年11月審議《能源效益(產品標籤)條例》議案時,建制派就曾經「拉布」,以此來打亂非建制派的部署,所以「反對派拉布禍港」只是印象批評,因為建制派根本也會拉布。

再來就是「告急」。作為一個今早到現在仍然聽着「告急」錄音的人,我確實對此感到煩厭,但其實,問題不在告急,因為告急作為選舉策略之一,並無分泛民、建制所專用,問題在於「未選先急」,對此,我只想到以下幾個可能:

一. 該團隊能在選舉前就充分掌握了選情、票源走勢和數字,知道是確實不夠票,所以未選先急;但何以能有如此準確的數據和分析去支撐這決定,背後牽涉了多少能控制選票的資源,值得再追問。

二. 與一類似,但差別是知道已經夠票,不過希望能穩勝,所以告急。那疑問就要和一的相同。

三. 對自己的選民極無信心,所以決定未選先急,希望選民能看見告急訊息而投下一票給自己。那我想說的是,既然信任度低至如此境界,其實不選比較好,免得傷心。

所以,問題不是「拉布」和「告急」,問題是「拉布」和「告急」的原因、目的和做法。一個「拉布」的團隊以「反拉布」作為攻擊對手的理據,然後在選舉開始前已「告急」,抱歉,我看不到任何值得我對你手下留情的原因;也不要跟我說建制派就是這樣,因為我們愈接受建制派就是這樣,建制派只會在這個標準以下繼續往下移,到頭來,就成了整個社會的墮落。

建制也好,非建制也好,質素還是要有的。對嗎?

廣告